拿下2016《國家地理》年度自然攝影比賽冠軍的攝影師Greg Lecoeur,為了投入海洋攝影的志業,賣掉了一切家當。以下就是他拍攝此系列作品的心路歷程。

這張照片是在冬季在南非海岸拍到的沙丁魚洄游畫面。上百萬條沙丁魚從厄加勒斯角游向夸祖魯-納塔爾省南部,陣容之龐大甚至可綿延數公里長,但也因此吸引不少天敵上門。

2015年六月的某一天,我們的船與上百隻海豚並頭行進,前方海平面有大批塘鵝俯衝入海捕食的鼓譟聲響,於是我們朝那個方向駛去,腎上腺素高漲,因為獵食沙丁魚的戲碼就在眼前上演。

縱身躍入海中之前,我一點也沒預料到接下來會看到的壯觀畫面:海面下一團混亂。沙丁魚組成的巨大餌球、海豚與塘鵝紛紛衝入魚群大開殺戒,牠們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但我也有辦法用連續曝光拍下不少照片。其他動物如鯊魚、鮪魚、旗魚、海獅、布氏鯨彷彿也都聞訊而來,組成獵殺同盟準備飽餐一頓 。

海豚不只可以帶著我們找到沙丁魚群,還可以藉由聲納和氣泡流互通聲氣、鎖定並瓦解餌球。奇特的是,當塘鵝接收到海豚的訊號時,牠們就明白開戰時刻來了。

信天翁、燕鷗、鸕鶿也紛紛加入戰局,但塘鵝彷彿才是群龍之首。牠們會從三十公尺的高空以時速50哩衝入九公尺深的海中,捕獲沙丁魚後再出水。

由於過度撈捕與全球暖化,每年沙丁魚洄游季愈來愈難預測。身為海洋生態攝影師,直擊食物鏈畫面是最精彩也最刺激的經驗。

我經營公司,日理萬機,空有大把銀子,卻沒時間擁抱海洋。於是我賣掉公司、車子、遊艇、公寓,連愛犬都託人照顧。然後帶著背包和相機就上路了,一開始我的經歷是先登在潛水雜誌上,就這樣過了三四年,我只幹一件事──與碧海藍天為伍。如今的我有幸拿下年度自然攝影大獎,這是我當初賣掉公司時想都不想到的意外發展。

人類一直在尋找可移民的星球,但我們探索海洋之母還不到兩成。海洋生機蓬勃,卻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親近;所以能透過鏡頭和世人分享這難得畫面是極為重要的。

撰文、攝影:Greg Lecoeur

編譯:袁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