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呂布(Marc Riboud)1923年生於法國里昂,在1943至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法國抵抗運動中極為活躍。1951年以前,呂布一直在里昂的工廠中擔任工程師,後來才成為自由攝影師,並於1952年移居巴黎。呂布受到亨利‧卡蒂埃-布列松與羅伯‧卡帕的邀請,在1952年以準會員的身分加入馬格蘭,1955年成為正式會員。

美軍轟炸過後的古都順化。越南,1968年5月
美軍轟炸過後的古都順化。越南,1968年5月

1950年代中期,呂布開著一部經過特別改裝的路華汽車前往印度,這部車原為馬格蘭共同創辦人喬治‧羅傑所有,羅傑著名的非洲作品就是開著這部車完成的。呂布1957年前往中國,在當時是最早進入中國的幾位歐洲攝影師之一;1965年,他與作家卡羅爾(K. S. Karol)再次訪問中國,並長時間停留。呂布以他對於東方國家的詳盡報導聞名於世,作品如《中國的三面紅旗》(The Three Banners of China,1966年出版)、《北越的面孔》(Faces of North Vietnam,1970年出版)、《中國的視界》(Visions of China,1981年出版)、《在中國》(In China,1996年出版)、《明日上海》(Tomorrow Shanghai,2003年出版),以及《伊斯坦堡1954-1998》(Istanbul 1954-1998,2003年出版)。呂布最重要的著作是《攝影五十年》(50 Years of Photography),於2004年呂布在歐洲攝影館舉辦的大型個展上同時推出。

呂布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攝於1967年美國華盛頓特區的越南和平祈願遊行:一名年輕女子手中拿著一朵花,面對著手持刺刀守衛著五角大廈的士兵。呂布的作品曾登上無數雜誌,包括《生活》、《Geo》、《國家地理》、《巴黎競賽》與《亮點》。呂布兩度獲得美國海外記者俱樂部獎(1966, 1970),而且除了在歐洲攝影館的展覽以外,也曾在巴黎現代美術館(1985)與紐約國際攝影中心(1988與1997)舉行大型回顧展。

攝影史上,有幾位攝影師特別能鼓舞人心。這些攝影師界定了文化,做出千古流芳的貢獻。對我來說,馬克‧呂布的攝影就具有這樣的標竿性。他從事攝影超過半個世紀,一直都表現出同樣一股沉靜的威嚴。

從古董店內看出去的北京街頭。 中國,1965年
從古董店內看出去的北京街頭。 中國,1965年

我原先對於中國的認識,可能就是侷限於呂布自1950年代開始在中國拍攝的開創性作品。呂布長期致力於記錄中國的輪廓形貌,他的努力獲得了絕佳的成果。呂布自文化大革命之前就開始用鏡頭記錄中國,而且一直延續到當今經濟蓬勃發展的時期。

呂布的攝影表面上很簡單。就像所有的優秀攝影師一樣,他讓照片看起來很簡單。但他的構圖中有一股說服性,每一個元素都在完美的位置上。所有場景都既複雜又發人深省。因此難題來了:到底應該把呂布視為藝術家,還是新聞攝影師?

攝影師集體外拍。日本,輕井澤,1958年
攝影師集體外拍。日本,輕井澤,1958年

我想,呂布應該很少吹噓自己能拍出高明作品並準時交付工作的能力。事實上,他最好的作品大多是自發拍攝的,而且讓我震驚的是,他的最佳照片都是我所認為的獨立式作品,也就是說即使從脈絡中抽離,這些照片還是有非常好的效果,因為其中總是有一種視覺或美學上的轉折點,讓人對作品留下深刻印象。我認為,呂布是少數能夠結合新聞攝影和藝術的攝影師之一。

我原本很掙扎,到底要不要選那張1967年女子拿著花站在槍口前的經典照片。最後,我還是忍不住選了2003年呂布自己拍到有人拿他那張照片做成遊行海報的影像。這是一個令人信服的例證,顯示呂布的攝影已成為主流。

撰文:Martin Parr
攝影:Marc Riboud

本文選自《馬格蘭眼中的馬格蘭》(博客來誠品金石堂讀冊,各大書店熱烈販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