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攝影:朱雲瑋

 

將門聯直接雕刻在木門上是澎湖古門極大的特色。

一般來說,門聯都是貼上去的,但或許是澎湖冬季東北季風過於強盛,會將門聯吹走;或許是早年讀書識字的人不多,更遑論寫一手好字的人了;也或許是出於炫技的手法將門聯直接刻在門上。雖然雕刻門聯真正的起源已不可考,但不論是單一或是複合式的原因,這個習俗已成為澎湖古門中最美的一面。

因為澎湖盛行強風,導致澎湖的傳統建築與臺灣稍有不同,在兩旁伸手(護龍)間會建構圍牆並設置外門,和正身的內門共同負起防風的工作。內門與外門的門聯亦內外有別,外門通常寫的是對外人介紹自己或是對大環境的想像,內門寫的則大多是對自家子孫的期許或祝福,這種內外不同的作法也是親疏有別的表現之一。

只可惜澎湖自然條件嚴苛,木頭極易毀壞,許多古門在拍攝初期時看到的狀況還不錯,但是隔幾年再去看時卻已經倒在地上或是換成鋁門了,因保存不易,這個澎湖的特有文化就這樣漸漸的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光天化日」這扇門是一切古門追尋旅程的起點。初看到這扇門時想到的都是負面的形容,直到查了資料之後才知道,原來這詞代表的是政治清明的太平盛世。也開啟了探查其他門聯意涵的好奇心。

 

「鳳毛」及「麟趾」均是出自詩經。鳳毛是比喻後代子孫有文采,麟趾則是子孫多賢孝。此對句常可在神明燈、祖先燈上見到。一般人時常將之與鳳毛麟角(意為稀有珍貴的事物)搞混了!

 

這就是典型的外門形式。另一扇門寫的是穎毓,「川睛」、「穎毓」頭文字組成穎川這個堂號。堂號為穎川的姓氏大抵上有陳、鄔、賴、鐘四姓。雖沒有明白告知這是哪戶人家的房子,但是也是將堂號大方的宣告了。

 

這一扇門始終無法尋獲另一扇,更加令人好奇另一扇門要寫上什麼字才能對應?因為一般門聯是不太會用負面或是中性情緒的字眼。但是「聽天」怎麼查都接著「任命」或是「由命」。是有一說為順應天時,總算是比較正向的一個解釋了。

 

澎湖古宅可以欣賞的不只是古門,除許多精美的窗花,也有石刻的對聯。這兩對聯寫著「利己利人真公益,同心同德大共和:人群團結平等果,道德養成自由花」。個人非常喜歡這副對聯,在當年充滿著時代意義,現在來看則是濃濃的思古幽情。

 

紅、黑、金三色是古典配色的要件,這扇門真的是將古典味表達的淋漓盡致。黑門搭配著紅底金字,加上優美的書法寫著行道有福、與德為鄰,看的真令人心有所嚮啊!

 

在門上刻字的不只是大門喔!連臥室的衣櫥上也有刻字,不過刻的當然就不是什麼義正辭嚴的句子,而是一些風光旖旎、小情小愛的生活情趣。先人的生活也是充滿著生活情趣的呢!

 

同樣出自詩經,形容多才多藝、才德兼備。依這個意涵來看,當然是內門才會寫的門聯。很喜歡這扇門簡單但俐落的模樣,無奈經過此門幾次都是外門深鎖,只得從外圍的縫中拍進去,有種意欲一探究竟的感覺。

 

這是非常可惜的一扇門,門上的漆還很新,但是不知為何竟放任它躺在地上?另一扇「豐年樂太平」還站得好好的。幸好多年後再度探訪,兩扇門均已移至旁邊的小屋中保存。但仍衷心期盼這對門有再度使用的一天。

 

這對門聯會讓我驚奇萬分的原因是因為一張從馬來西亞寄來的明信片。明信片裡面的門聯雖是寫「福海」、「壽山」,但字體與澎湖這對門聯居然近乎相同。這令人產生一種奇妙的連結感,幻想著馬來西亞那扇門的主人會不會就是從澎湖這邊移居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