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攝影:米凱勒.亞度  Michele Ardu

編譯:林彥甫

 

希臘神話中半人半馬的 「人馬」 (Centaur)充分描述了騎師與馬兒之間一體兩面的關係。那一種衝動的直覺遇上了理性的思維所產生的對立密契,亦是「In Re Quieta」與「InReQuieta」的具體表現(拉丁文「In Re Quieta」意指平靜,但若將單字整合成一個單詞,「Inrequieta」則有躁動的意味)。這種關係一旦達到完美的平衡點,便能成就一股透過賽馬文化使全世界顫抖和著迷的力量。

 

亞力西歐(Alessio)是一名在英國賽馬界工作的薩丁尼亞(Sardinia)馬伕。其實我本來就認識亞力西歐,但當我一早在紐馬克特賽馬場(Newmarket Racecourse)的馬廄拍攝工作人員時,我又遇到了他。我索性地請他給我一分鐘的時間,好讓我幫他拍張照。

 

比賽結束了!英國國家障礙大賽(The Grand National)的累積獎金高達100萬英鎊。這場首次舉辦於1839年的賽事是英國規模最大,也最艱難的賽事之一。 40名騎師與賽馬必須在6.9公里的賽道上躍過30道柵欄,跌倒的賽馬與摔馬的騎師也不在少數。這張照片攝於2016年,當時騎師D.歐雷根(D. O’Regan)才剛在利物浦的安翠賽馬場(Aintree Racecourse)完成艱辛的賽事。

 

我不是很確定究竟是因為他們頭上的安全帽、手持的馬鞭還是臉上的神情,賽前的騎師往往會讓我想起沙場上蓄勢待發的士兵。

 

馬伕(groom)不只需要把賽馬領到賽道上或步入展示圈(parade ring)內,確保賽馬能保持舒適涼爽也是他們的工作之一。這張照片攝於紐馬克特賽馬場的展示圈,當時大賽即將開始。

 

我在開拍前與義大利籍女馬伕,愛麗絲(Alice)小聊了一下。我必須承認我拍了好幾張照片後才逐漸突破她的心防,並拍下最真實與自然的一刻。愛麗絲的工作非常辛苦,但能花時間與馬兒相處是她長久以來的夢想。

 

年輕的安德烈亞.阿伽尼(Andrea Atzeni)是一名來自義大利薩丁尼亞(Sardinia)的騎師。他在英國倫敦的雅士谷賽馬場(Ascot Racecourse)所舉辦的「英皇喬治六世及女皇伊莉莎白錦標賽」(King George VI and Queen Elizabeth Stakes)摘下了榮耀的冠軍地位。這個賽馬場與賽事無疑是英國最威望與最具盛名的,而那道從獎盃反射到安德烈亞臉上的光芒也呼應著他煥發光彩的職業生涯與人生。

 

我在英國紐馬克特賽馬場的展示圈內拍下了騎師詹姆斯.杜爾尼(James Doyle )。此時他正望向牠的賽馬。

 

我在英國紐馬克特跑道(Newmarket Gallops)拍下了來自薩丁尼亞的實習騎師馬可.吉安尼(Marco Ghiani)。我覺得這張照片挺有意思的,因為這些為了馬兒而設的柵欄跟馬可幾乎等高。身形矮小的騎師總是能駕馭高大的駿馬,這點始終讓我感到驚艷。

 

琪亞拉(Chiara)是一名在英國馬廄工作的義大利籍女馬伕。我被她的眼神深深吸引。在按下快門的瞬間,一陣微風輕輕地將她的秀髮吹起。

 

戴帽的男人是約翰.戈斯登(John Gosden)。他無庸置疑是全世界最著名的訓馬師之一。我原本想在紐馬克特賽馬場的展示圈裡拍他看馬時的樣子,但眼前這匹馬卻在我按下快門的剎那轉頭望向我。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In Re Quieta」系列作品將會陸續發刊,同時攝影師 米凱勒.亞度也持續在為此系列進行拍攝。

同系列作品:In Re Quieta : 賽馬的美麗境界 / In Re Quieta : 杜拜賽馬盛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