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asiatic-cheetah-hidden-camera-670

隱藏的攝影機捕捉到亞洲獵豹瞬間即逝的身影。現在只剩幾十隻亞洲獵豹存活在伊朗一個偏遠的角落。全世界的獵豹數量已經從1900年的10萬隻左右銳減到今日的不到1萬隻。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02-cheetah-cub-walks-through-tourist-maze-670

在肯亞的馬賽馬拉國家保留區,一隻快成年的獵豹穿過一片野生動物旅行車的車陣。觀光業、獅子和逼近棲地的牛群,全都提高了在非洲草原長大的困難度。小獵豹的死亡率可高達95%。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03-koshki-rescued-asiatic-cheetah-670

五歲的科席奇還是幼豹時被人從盜獵者手中救出,此後就在伊朗北部的保護區內長大。目前受到圈養的亞洲獵豹只有兩隻,牠是其中一隻。為了抵擋伊朗中部乾草原上的寒冬,牠肩膀上長著一層厚厚的毛,有別於非洲獵豹。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04-cheetah-mother-scans-serengeti-for-danger-670

被研究人員暱稱為艾塔的年輕獵豹媽媽掃視著塞倫蓋蒂草原,看是否有任何危險的徵兆,而牠四隻12週大的幼豹則在一旁嬉鬧打鬥。一項長期研究顯示,這裡的大多數幼豹都是由一小群超級獵豹媽媽養大的。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05-male-cheetah-lookout-pose-kenya-670

在肯亞的馬賽馬拉國家保留區內,一隻公獵豹站在無花果樹上守望遠方。牠的前景令人擔憂。獵豹天性害羞孤僻,需要遼闊的生活和獵食空間,如今這種地球上速度最快的短跑健將正在進行一場生死存亡的競賽。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