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號
在古時候的阿瑪納,菁英階層在城市東邊的峭壁高處鑿出精美的墳墓,而平民只能葬在沙漠裡,至今仍很少發現他們的墓碑或陪葬品。這副頭骨上細心編織的辮子,反映出當地居民不管生活有多麼艱苦,仍悉心打理外貌。Photograph by Rena Effendi
2017年5月號
路克索博物館收藏一尊少數臉部未遭擊碎的阿肯那頓雕像,展現了這位法老的面容——嚴厲中帶有自信和神祕氣息。這個砂岩雕像在卡納克的一座神廟底下被人發現,當初似乎是法老自己下令埋藏這個雕像。他不斷改變自己被描繪的風格,並揚棄之前的版本。Photograph by Rena Effendi
2017年5月號
一名開羅小販在2014年埃及總統大選期間,兜售印有候選人阿普杜勒.法塔赫.塞西肖像的面具。這位廣受歡迎的前軍方將領,在政變中推翻了前任國家領導人,又在總統大選中贏得了97%的選票。就任後,他宣布要在開羅以東的沙漠建立全新的首都——這項耗資3000億美元的計畫,讓人想起阿肯那頓在阿瑪納興建的沙漠首都。「當時就是這樣,現在還是一樣,」考古學家安娜.史蒂文斯說:「所有人都追著塞西跑,因為他是一個強人。」Photograph by Rena Effendi
2017年5月號
埃及木材稀少,當地法律又禁止使用珍貴的沖積土製作磚塊,所以石灰岩塊至今仍是埃及平價建築不可或缺的材料。阿肯那頓的神廟和王宮使用的建材是現在稱為塔拉塔的石塊,只需一位工人就可以拿起。這使得建築可以很快完成——但同樣也讓阿肯那頓的繼任者很容易拆毀他所建的城市。Photograph by Rena Effendi
2017年5月號
一名武裝守衛在阿瑪納的穀倉遺跡附近巡邏。這些保存完好的遺跡提供了難得的機會,讓學者得以研究處於特定時間點的古代城市。阿瑪納的皇宮、神廟及主要道路都經過細心規畫,但其他建築則大多顯得雜亂無章。倫敦西敏大學都市設計學教授比爾.艾力克森說,阿瑪納的房舍樣式非常類似他在現代貧民窟和未經規畫的區域所看到的。「這些地方或許有3000年歷史,卻對我們的現代城市具有重大的啟示。」Photograph by Rena Effendi

回到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