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戀愛故事 (12)
在波札那拍到的象群。休貝爾近期新片《大象之魂》(暫譯,Soul of the Elephant)的預告片,觀賞連結在此。/ PHOTOGRAPH BY BEVERLY JOUBERT

德瑞克.休貝爾 Dereck Joubert

何必為了與對的人相戀……卻得花一輩子去找時間陪伴彼此呢?

試想,與某人一同起床、煮茶、一起開車出門迎接刺激的每一天、停下腳步找些獅子、再一起嘗試不同拍攝角度、異口同聲的發出驚歎聲、看著彼此會心一笑、笑到搖著頭。好處就是能一同分享所有重要的時刻,而不必讓命運去篩選相聚時間。

在野外,我們非常依賴彼此心情。一定程度的陰鬱在創作過程中是重要的,因此我不想失去反思那一塊。但跟別人合作能給創作過程更大的空間,感覺就像跟進階版的自己工作。差別在於,我更愛她。

貝芙莉.休貝爾 Beverly Joubert

經歷草原上的生存戰、長期研究大貓與大型危險野生動物,這些都是我少不了德瑞克陪伴的時候。我不想跟他以外的任何人分享這些情感交流時刻。這些是能改變人生的體驗。而我真的想要跟改變我一生的人,一起共享重要時刻。

攝影師戀愛故事 (13)
米特梅爾(Cristina Mittermeier)在夏威夷為避免被海洋激起的滿滿能量翻攪,於是躬身下潛(duck-dives)到巨浪底下躲避。 / 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攝影師戀愛故事 (1)
一群哈士奇在格陵蘭休息片刻。/ PHOTOGRAPH BY CRISTINA MITTERMEIER

保羅.尼克蘭 Paul Nicklen

要我列出沒有另一半,當攝影師無法辦到的一件事情?哈哈哈!大概全部都辦不到吧!克里斯汀娜總是讓我大開眼界。有一次,我差點因為在契琴伊薩(Chichen Itza)開放時間以外拍攝,而被逮捕。警衛走向我,要求我交出數位相機記憶卡。克里斯汀娜卻有辦法說服他們,沒想到20分鐘內警衛反而帶著我們到契琴伊薩頂端參觀。這種事情花兩年申請許可證也辦不到。克里斯汀娜卻總能搞定這種事情。

克里斯汀娜.米特梅爾 Cristina Mittermeier

能跟另一半一起工作最棒的是,常常出差工作也不必感到愧咎。我們倆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家」,這樣在攝影現場也能不顧時間盡情拍攝。

攝影師戀愛故事 (2)
南達科塔州,野馬打鬥中。/ PHOTOGRAPH BY MELISSA FARLOW
攝影師戀愛故事 (3)
沙丘鶴(sandhill crane)在內布拉斯加州伍德河(Wood river)展翅飛翔。 / PHOTOGRAPH BY RANDY OLSON

梅麗莎.法洛 Melissa Farlow

還有誰凌晨三點會跟你一起爬起來,在一片漆黑中塗上防曬,再開車兩小時到沙漠等上一整天,就為拍下那張不一定拍得到的照片?

藍迪.奧森 Randy Olson

有時,我們的攝影任務可說是天差地遠,但仍會依賴彼此提供意見。我2002年在蘇丹拍攝內戰,當時得考慮派遣我雇用的飛機,到鄰近降落跑道載運蘇丹籍傷兵,到底安不安全。

我就打給梅麗莎詢問。她當時在美國肯塔基州萊辛頓市工作──拍攝在石頭蓋的榖倉中長大,值2700萬美元的名貴賽馬,榖倉圓頂還掛有水晶燈的那種呢。

我們都相信不帶偏見或民族優越感去拍攝完整的人際體驗與情感。要是我們都不了解這一點的重要性,可就困難多了。

攝影師戀愛故事 (4)
日本東京鬼子母神堂的銀杏樹。連與黛安的「樹的智慧」計畫在2017年3月號《國家地理》雜誌中有相關報導。 / PHOTOGRAPH BY DIANE COOK AND LEN JENSHEL

黛安.庫克與連.簡謝爾 Diane Cook and Len Jenshel

我們在合作的30年間學到,妥協不僅是好的,更是必要條件。直到2012年,我們的合作模式都是由連拍攝彩色照片、黛安拍黑白照。合作初期,可說是各做各的,只要有興趣的就去拍。一到家相比貼印索引(contact sheet,編註:因底片時代放大照片成本比較高,因此此索引就可用來篩選哪些底片需要放大檢視),才發現我們拍了同一棵樹或同一塊石頭,但拍攝角度卻完全不一樣。

自從進入數位時代,我們會兩個人一起構思,並只拍攝彩色照。我們蠻篤定的是,兩人合作比一人好。透過合作,我們能發揮特長──黛安負責研究與提案,連則負責說服客戶,要拍出好照片需要的時間比想像得久。

撰文:Jessie Wender

編譯:鄭惟心

同場加映>>19歲男孩 成為家喻戶曉的攝影師 / 國家地理空拍攝影大師-喬治‧史坦梅茲空拍攝影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