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生活與攝影工作的攝影師情侶,告訴你為什麼一加一大於二。

攝影師戀愛故事
羅德里格茲(Cecilia Rodriguez)與舞伴卡瑟(Emmanuel Casal)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拉博卡區艾爾卡米尼托街頭上大跳探戈。 / PHOTOGRAPH BY IVAN KASHINSKY AND KARLA GACHET
今年的情人節,我們訪問了一些另一半也是攝影師的國家地理攝影師,請他們說明彼此合作時的優缺點。他們欣賞對方的哪些作品,以及什麼時候少不了對方的陪伴。無論是攝影還是愛情,兩個心靈總是比單打獨鬥好。

 

艾凡.科辛斯基 Ivan Kashinsky

卡拉的觀點與我不同,儘管如此,我們仍能結合創作出毫無違合感的作品。我們在年輕時較難合作。當我們遇上了兩人都想拍攝的題材,有時難以互相退讓,往往可能導致口出惡言或產生反感,造成反效果。現在,我們懂得分享,同一主題也會從不同視角切入。這樣我們就能有雙倍的產值。

卡拉.葛切特 Karla Gachet

我15年前在大學校刊社團遇到艾凡,那時我還是他的編輯。我熱愛他的構圖、配色方式與拍攝主題中透露出的溫柔。也許照片中顯現的,就是他個人的溫柔特質。我就愛上了能夠捕捉如此美感的男人。

拍攝過程有能夠體會自己經歷的人作伴,比自己摸索好多了。當我們遇到困難的攝影任務,能夠回到家跟艾凡分享心情,很棒!

攝影師戀愛故事 (5)
這名貝都因(Bedouin)男孩與他的驢子從西奈山(Mount Sinai)走下來。/ PHOTOGRAPH BY MATT MOYER
攝影師戀愛故事 (6)
澳洲北領地阿拉夫拉海,月光照射,呈現人物剪影。/ PHOTOGRAPH BY AMY TOENSING

麥特.莫耶 Matt Moyer

我們經常開玩笑說,在外拍攝時的相處比居家生活好。我們倆算是很有主見的人,畢竟做這一行,勢必得這樣才能成功。但在拍攝現場,我們會有默契誰該「主導」,因為這些攝影任務,誰想認領都行。這時,另一人就會盡其所能地擔任輔助、支持的角色。

艾米.滕辛 Amy Toensing

當攝影記者其實不只是一份工作,更像是一種生活方式。因此,我們倆共享的真的就是攝影人生。我不認為少了麥特我就什麼也做不來。但我確信,他的成就與工作上給予我的回饋,深刻塑造出我身為攝影師的價值。

攝影師戀愛故事 (7)
潛入被太陽照亮的古巴紅樹林水域,有一隻美洲鱷正悄悄靠近珍妮佛.海斯。 / PHOTOGRAPH BY DAVID DOUBILET

珍妮佛.海斯 Jennifer Hayes

很多人看完這張照片都說:「你的另一半(老公)怎麼能拍下這張照片?你可能因此沒命!」了解當下狀況的我,則有非常不一樣的想法:要是大衛看到這個畫面,卻沒當場拍下來,我就會殺了他。

我跟大衛都很熱愛海洋。我們在目睹一頭檸檬鯊生產時,在海中遇上了彼此。我們在水下十分有效率,當有好戲上演卻出現相機故障時,其中一人就會出水維修,另一人則繼續拍攝。我們是拍攝好搭檔,因為遇到困境,我們總是能互相cover。

大衛.都必烈 David Doubilet

另一半可說是最棒的觀眾也是最難取悅的評審。我們在完成一整天的拍攝後一起看作品,我或珍妮佛都會說:「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們並不一定能在故事主軸、水上水下動線方面達成共識。所以,是的,我們會在水下透過紀錄板吵架。不過,多元性會增添創意。分享時,會發現樂趣會加倍,合作活力與願景則能讓故事更有力量。在水中,兩個腦袋、兩雙眼睛就能觀察到兩倍的海洋範圍。

攝影師戀愛故事 (8)

攝影師戀愛故事 (9)
以上兩張照片都攝於哈瓦那,一張1993年、另一張2008年拍攝,同時收錄在韋伯即將出版的書籍《斜韻》(暫譯,Slant Rhymes)。/ PHOTOGRAPH BY ALEX WEBB (上) AND PHOTOGRAPH BY REBECCA NORRIS WEBB (下)

艾力克斯.韋伯 Alex Webb

感情世界是複雜的。而攝影師通常會有執著、好勝與四處奔波的特質,使得他們難以共處。然而,我們發現由於兩人都是攝影師,對彼此的需求、焦慮與考量都特別能理解。分享人生讓合作經驗因此而更加豐富。

我們認識已經將近30年了。甚至在合作前,兩人攝影作品就已開始進行某種特殊對話。在我們最近期的合作案──《斜韻》(暫譯,Slant Rhymes)中,這樣的默契更加明顯。所謂的斜韻就是兩個字部分字母發音相近,卻不到完全押韻的地步,像是blue與moon兩個字就是。於是,我們就會把兩人照片當做視覺斜韻,也就是以相似色調或幾何形狀或光源品質去看待兩人作品。

蕾貝卡.諾立斯.韋伯 Rebecca Norris Webb

我們的創意節奏跟我們的看法一樣歧異。艾力克斯深受視覺上複雜的畫面吸引,而我則會深受情感複雜的吸引。艾力克斯身體不大舒服時往往能拍出最棒的作品,我卻是情緒狀況不佳才有好成果。這些差異會激發出創意火花。我一直都喜愛詩人嘉露蓮.D.萊特(C.D. Wright)與攝影師黛博拉.露絲特(Deborah Luster)合作寫出的句子:「合作者之間必定有裂痕,這樣光才透得進去。」

攝影師戀愛故事 (10)
穆杜國家公園(Muddus national park)中一座被森林圍繞的湖,有如鏡子映照天空景色。/ PHOTOGRAPH BY ORSOLYA HAARBERG
攝影師戀愛故事 (11)
北噪鴉 (Siberian jay) 在瑞典斯多拉蘇弗雷特國家公園(Stora Sjoefallet national park)展翅飛翔。 / PHOTOGRAPH BY ERLEND HAARBERG

奧莎莉雅.哈柏格 Orsolya Haarberg

除了跟最親的人分享美好經驗,一同努力達成共同目標,能讓感情更加茁壯。

埃蘭德.哈柏格 Erlend Haarberg

在荒野之中,成雙探險總比單獨前往安全。

撰文:Jessie Wender

編譯:鄭惟心

同場加映>>2016年搞笑動物攝影獎 / 為了攝影,你可以放棄多少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