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亞童婚率在歐洲數一數二,有些女孩甚至十二歲就已經結婚。

新娘在家中等著新郎來迎娶。

沒人知道究竟有多少未成年的喬治亞女孩嫁作人婦。

根據聯合國人口基金會(The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的紀錄,喬治亞未達法定結婚年齡十八歲的少女,其中至少17%已婚。但該國家庭有時會靠著延遲登記來規避法律,他們會在偏僻的清真寺或是教堂為小倆口舉行結婚儀式。

生長在喬治亞的攝影記者達蘿.蘇拉考利(Daro Sulakauri)回憶起其中一個同學,十二歲時便結婚了。「我覺得不太舒服,總有什麼不大對勁,但又說不上原因。」

女孩的同學們在婚禮前夕來探望。

當蘇拉考利獲得人權機構(Human Rights House Network)授獎、著手研究喬治亞女性問題後,那些感覺再度湧上心頭。她想起了她的同學,並開始到處詢問未成年婚姻的事情。沒多久她便收到來自一個小村莊的婚禮邀請函;而在婚禮尾聲,少女新娘開始哭泣。

親友們環繞著新娘跳舞,她拿著賀禮啜泣。

「當時的感覺難以言喻,」蘇拉考利說。「她究竟是悲是喜?在我看來,她懵懵懂懂。因此我開始體會到得將這些故事記錄下來。」

UNICEF(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認為童婚「侵犯基本人權」,而喬治亞是歐洲兒童結婚率最高的國家之一。這傳統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不限宗教與地域。雖然每個城鎮和族群都有不同的早婚因素,仍然有些共通點。新郎總是年紀較長且完成學業,並達到法定結婚年齡。一般來說,新郎母親會幫兒子找伴,然而蘇拉考利也曾見識過透過學校或是網路認識而結婚的例子。雖然女孩們不一定會被逼入禮堂,但社會文化的壓力卻不小。

女孩離開娘家準備前往婚禮現場。

「她們也就順應潮流。」蘇拉考利說。「因為曾曾曾祖母、祖母和母親也都在非常年輕時就結婚了,因此她們認為人生就是長這樣。」

蘇拉考利照片中的人們是居住在喬治亞的亞塞拜然裔人,屬於少數民族及宗教信仰族群。其中一個女孩蕾拉(Layla)在十二歲時就結婚了,並和丈夫一家住在一起。蘇拉考利對她印象特別深刻,她回憶起她們首次對話時,蕾拉非常侃侃而談。「她對未來有著許多憧憬,她想成為一個造型設計師,繼續學業並完成許多她仍然想做的各種事情。」

一年之後,蘇拉考利再度聯絡上蕾拉,然而人事已非。「她在十三歲時成了家庭主婦。」她說。「果不其所然,她沒再去學校了。某方面來說,她的一切已經嘎然而止。」

休學只是對這些女孩造成永久衝擊的一部分。該國毫無性別教育可言,蘇拉考利表示,有些女孩直到結婚當天還不了解婚姻為何。一份2010年的生育健康調查報告指出,「十五至十九歲間結婚的女子,約有76.6%未採取避孕措施。」毫無意外的,許多年輕新娘在結婚後不久便懷有身孕,這對她們仍在發育中的身體造成許多健康上的影響。

女孩們會因為結婚而面臨輟學。
這對姐妹花的母親在十四歲時就生下她們了。

蘇拉考利見到這些女孩時,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童年。「我的經歷非常不同,」她說。「妳知道嗎?我在還是小孩的時候就是個真正的孩子。」即使她的努力無法喚回這些小新娘的童年,仍希望這能幫助改變其他女孩們的未來。

「我希望讓世人知道,這種事情仍在我的祖國發生,改變現狀是有可能的。或許人們會開始思考:這種事或許不該發生。畢竟她們還太年輕了。

男方22歲,女方17歲,兩人在清真寺前合影。

 

撰文:Melody Rowell
攝影:Daro Sulakauri
編譯:林品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