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prospecting-for-fossils-890

PHOTOGRAPH BY CORY RICHARDS

在猶他州南部一處沙漠探勘化石的古生物學家喬.瑟爾提克刮去一顆巨礫下的泥土,他在那裡發現了一隻年輕恐龍的皮膚與骨骼碎片。

 

02-walking-ridgeline-utah-badlands-890

PHOTOGRAPH BY CORY RICHARDS

在一個寒冷的5月傍晚,瑟爾提克和志工比利.多蘭沿著山脊線行走——在猶他州南部化石藏量豐富的惡地,稜線通常是兩點之間唯一的移動路徑。

 

04-adult-juvenile-carnivores-890-NEW

PHOTOGRAPH BY CORY RICHARDS.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UTAH

猶他州自然史博物館裡,傑佛瑞.李奧納德為一隻成年及一隻幼年的怪獵龍(Teratophoneus)撢去身上的灰塵。牠們和體型稍大的親戚霸王龍(Tyrannosaurus rex)一樣,很可能是凶猛的捕食者。

 

05-dino-art-end-890-NEW

ART: RAÚL MARTÍN. SOURCE: SCOTT SAMPSON, DENVER MUSEUM OF NATURE & SCIENCE

沼澤又溼、又熱、又充滿恐龍。

7700萬年前,角龍和鴨嘴龍這兩種草食性恐龍在位於今日猶他州南部沙漠的一條河流相遇。一種外觀像鳥、稱為塔羅斯龍(Talos)的肉食性獸腳類恐龍則在樹上觀看。當時在拉臘米迪亞古陸上支持這麼多物種共同生存的地方,樣貌可能和現今路易斯安那州北部的亞熱帶溼地很類似

 

06-cutting-through-sandstone-890

PHOTOGRAPH BY CORY RICHARDS

在大階梯-艾斯卡蘭提國家紀念地,丹佛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卡蘿.拉金用裝有鑽石刀片的切石鋸切開一塊砂岩岩板。她的目標:一隻年輕鴨嘴龍的骨頭。

 

07-hadrosaur-tail-segment-890

 PHOTOGRAPH BY CORY RICHARDS

一隻鴨嘴龍尾部長半公尺的片段因為風雨侵蝕而露出岩層(上),至今仍嵌在凱佩羅維茲組地層的砂岩中。鴨嘴龍在這片沉積岩層太常見了,因此「這一片我們連採集都省了,」喬.瑟爾提克說。另一隻鴨嘴龍的尾巴(下)還包在將其運送到位於鹽湖城的博物館時使用的石膏保護殼中。這根樹枝化石(下右)來自一種和現存紅杉類似的已滅絕針葉樹,這種針葉樹可能曾經矗立在拉臘米迪亞古陸的森林中。

08-tail-and-branch-paired-890

PHOTOGRAPHS BY CORY RICHARDS.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UTAH (LEFT); DENVER MUSEUM OF NATURE & SCIENCE (RIGHT)
PHOTOGRAPH BY CORY RICHARDS

10-carnivore-fossil-freight-elevator-890

RICHARDS.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UTAH, PHOTOGRAPH BY CORY

猶他州自然史博物館內,一隻馳龍科的肉食性恐龍和展場設計師提姆.李一起搭乘載貨電梯。這種恐龍是伶盜龍的表親,身上可能有羽毛——而且絕對有不留情的爪子。

 

11-utah-dinos-footprints-890

 PHOTOGRAPH BY CORY RICHARDS

這些最長達43公分的獸腳類恐龍足跡穿過了卡納布附近的山岬「旗點」。它們是1億年前拉臘米迪亞古陸尚未成為島嶼時的遺跡,也是恐龍曾經在美國西部長期稱霸的證據。

 

觀看完整《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