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HOTOGRAPHS BY ÅSA SJÖSTRÖM


瑞典的秘密夏令營

作者:Janna Dotschkal

每年夏天在瑞典,受虐女性和她們的孩子會被帶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度過療癒身心的三天,在湖裡游泳,享受音樂和營火晚會。攝影師阿莎‧赫斯托洛姆(Åsa Sjöström)說,她們當中許多是從伊朗、伊拉克或阿富汗等地來到瑞典的移民,現在住在庇護所中,以逃離家庭暴力、榮譽處決或女性割禮。

這些女性需要最嚴密的保護,因為任何有關她們行蹤的資訊都可能讓她們身陷危險。

營地蒼翠繁茂而風景如畫,這些女性的故事也都極為引人,但是要如何為身分必須保密的人拍攝肖像?赫斯托洛姆的「祕密營地」攝影計畫捕捉了女性和孩童休閒遊戲中的畫面,同時利用汽球、頭髮、花朵和面紗等創意方法遮掩她們的身分。

在嚴密的安全措施下,赫斯托洛姆也希望確保自己的存在不會對這些女性帶來危險。「第一次去營地時,我不想被告知我們要去哪裡──我不想背負那種責任,」她說。「我想在和其他人一樣的情況下前往。我們坐上巴士,沒人知道要去哪裡。大家都不准開啟手機上的衛星定位系統。不能用臉書或Instagram。我滿害怕的,因為我不希望任何女性因為我的照片而被找到。」

和一般的夏令營不一樣,這些參加者一開始很猶豫。赫斯托洛姆說,「她們當中很少人彼此認識,而且她們想要弄清楚她們在哪裡。她們不敢走進森林。在那裡她們是與世隔絕的,而一開始很多人並不喜歡這樣。」

赫斯托洛姆知道她必須有技巧的展開攝影。「在營地的第一天,我幾乎沒拍照。我想要讓她們先認識我。我必須知道誰不願意被拍。之後我開始慢慢地拍照──不是一天到晚按快門。這個計畫很不一樣,因為當我看到畫面出現時,我必須繞到畫面的後方,而不是前面。」

「一開始拍小孩很困難。他們會說:『為什麼我們不能露出臉?』聽了讓人心碎。我只好解釋給他們聽。過不久他們就懂了,於是每次看到我過來就遮住臉──像拿著氣球的那兩個小女孩。」

隨著時間過去,營地的氣氛改變了。「母親們看到小孩開始一起玩之後,她們也放鬆了,變得比較開心,」赫斯托洛姆說。「晚上時她們開了營火派對,放音樂,打扮起來,把面罩拿掉,還去游泳。有些人從來沒在湖裡游泳過。」

對赫斯托洛姆而言,庇護所的環境與營地生活的對比相當明顯。「人一多,那裡的情況就變得很艱困,尤其當她們把所有的孩子都帶去,大家共用廚房,一切都共用。庇護所的氣氛有時會非常緊繃。這些女性往往來自充滿創傷的背景,常常哭,其中有些人從沒離開過自己住的公寓。光是她們逃出來的這一點就讓她們非常脆弱,許多人會回到丈夫身邊,因為她們太恐懼再度進入社會了。」

赫斯托洛姆說,這個計畫一開始是她受委託拍攝的專書,後來成為她的個人計畫。透過與瑞典國際女權協會(International Women’s Rights Association)的合作,她本來就以拍攝女權議題而著稱,這讓她成為這個計畫的合適人選。她身為女性這一點也幫了忙──就連這本專書的作者都因身為男性而不得進入營地。他為這本書所做的訪談都在營地以外的地方獨立進行。

隨著「祕密營地」為更多人所知,赫斯托洛姆說她希望夏令營的概念也會在其他地方被採行。「這些夏令營真的很不可思議,所以我希望更多組織能開始籌辦,」她說。「對孩子來說,能到戶外玩,不用想著要躲起來或媽媽一天到晚在哭,尤其重要。」


讀者可至赫斯托洛姆的網站欣賞她的更多作品,或寫信到這裡索取《夏日最純粹的光》(Summer’s Sheerest Light)一書,書中收錄赫斯托洛姆的照片以及由拉斯‧阿貝里(Lars Åberg)撰寫的文字

更多攝影故事收錄在國家地理部落格 PROOF

延伸閱讀
>>探訪世界遺產-瑞典的拉普尼亞
>>面對棕熊攻擊:瑞典男子的逆襲
>>瑞典的荒野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