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瓦年科沃鑽井隊的一名成員在他和其他至多三名男性共用的拖車裡休息。鑽井工人大多是國營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的契約工。他們在室外溫度可低於攝氏零下45度的冬天也會持續工作。Photograph by Evgenia Arbugaeva
博瓦年科沃鑽井隊的一名成員在他和其他至多三名男性共用的拖車裡休息。鑽井工人大多是國營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的契約工。他們在室外溫度可低於攝氏零下45度的冬天也會持續工作。Photograph by Evgenia Arbugaeva
博瓦年科沃位於偏遠的雅馬爾半島,是俄羅斯最新的天然氣田。在漫長的極地永夜中,探照燈取代了太陽。這裡的巨大礦床發現於1970年代初,但一直因為開發成本過於高昂而未受重視,直到俄羅斯總統普丁將其列為優先要務才改觀。Photograph by Joel K. Bourne, Jr.
博瓦年科沃位於偏遠的雅馬爾半島,是俄羅斯最新的天然氣田。在漫長的極地永夜中,探照燈取代了太陽。這裡的巨大礦床發現於1970年代初,但一直因為開發成本過於高昂而未受重視,直到俄羅斯總統普丁將其列為優先要務才改觀。Photograph by Evgenia Arbugaeva
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在博瓦年科沃的工人正在檢查管線——這條管線所屬的網絡會將天然氣運送到亞洲與歐洲各地的城鎮。利潤與政治會決定北極地區將有多少資源遭到開採。Photograph by Joel K. Bourne, Jr.
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在博瓦年科沃的工人正在檢查管線——這條管線所屬的網絡會將天然氣運送到亞洲與歐洲各地的城鎮。利潤與政治會決定北極地區將有多少資源遭到開採。Photograph by Evgenia Arbugaeva
2010年,梅朵班克金礦礦場在加拿大礦藏豐富的努納武特開始營運;這個廣袤的區域有3萬7000名居民,其中約有400名在礦場工作。凍原在夏天融化成湖泊和充斥著昆蟲的沼澤時,圖中這道堤防能避免礦場淹水。Photograph by Joel K. Bourne, Jr.
2010年,梅朵班克金礦礦場在加拿大礦藏豐富的努納武特開始營運;這個廣袤的區域有3萬7000名居民,其中約有400名在礦場工作。凍原在夏天融化成湖泊和充斥著昆蟲的沼澤時,圖中這道堤防能避免礦場淹水。Photograph by Evgenia Arbugaeva
在俄羅斯的科古葉夫島上,一名油田工人檢查一座儲油槽的液位;這座儲油槽現在由烏拉爾能源公司所擁有。海灘後方就是巴倫支海。這座油田自1980年代中期便持續生產高品質的輕質原油。原油從海上被抽送到在一旁等待的油輪裡。Photograph by Joel K. Bourne, Jr.
在俄羅斯的科古葉夫島上,一名油田工人檢查一座儲油槽的液位;這座儲油槽現在由烏拉爾能源公司所擁有。海灘後方就是巴倫支海。這座油田自1980年代中期便持續生產高品質的輕質原油。原油從海上被抽送到在一旁等待的油輪裡。Photograph by Evgenia Arbugaeva

回到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