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攝影:Justin Hofman
捉迷藏
攝影:Justin Hofman

撰文:Tanya Basu

賈斯汀.霍夫曼就是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拍到這隻露脊鯨(right whale)。

在這張照片裡,龐大的露脊鯨和小船之間的對比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不過諷刺的是,世界上最溫和生物之一的露脊鯨,卻因為人類的獵捕而瀕臨滅絕。

霍夫曼搭乘「國家地理探險家號」進行海上之旅,在阿根廷巴塔戈尼亞海岸的布宜諾烏斯懷亞之間下潛拍攝南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

他帶著一台單眼相機和一台水下攝影機,盡可能地接近這些好奇、沉靜又害羞的動物。

「幾乎每張照片的距離都不到2公尺,」霍夫曼在接受訪問時表示。

拍攝這些照片需要經過縝密的規畫。

「我每晚睡前都在想著該怎麼拍,」霍夫曼解釋著,因為全隊的潛水許可證只有一天的效期。「我滿腦子都是露脊鯨,因為我知道我們只有一次機會。」

「因為瓦爾德斯半島Valdes Peninsula,位於阿根廷外海,此照的拍攝地點)的風大到不行,隨時都可能禁止進入,對於只有單日許可證的我們算是賭了很大一把。」

而在這張照片傳到網路上後,有人開始質疑它的真實性。

「我收到很多詢問這張照片到底是真是假的電子郵件和留言,」霍夫曼說。「我向大家保證這絕不是合成照,完全是靠技術精良的船家把小船停在對的地方。」

認識你真好 攝影:Justin Hofman
認識你真好
攝影:Justin Hofman

露脊鯨也是全世界最稀有的一種動物,牠們的名字是早期捕鯨人所取的,因為露脊鯨正是(right)他們獵殺的對象。

南露脊鯨生於南半球的溫帶海域,牠們會在每年的這個時候洄游到瓦爾德斯半島繁衍後代。

(閱讀《國家地理》雜誌篇章〈露脊鯨〉。)

不過,露脊鯨在最近過得並不順遂。

近幾年露脊鯨的數量大幅驟減,幼鯨的死亡率將近90%。而假設的致死原因可能是食物短缺或是幼鯨攝取到有毒的食物。

但這些鯨魚還有希望,因為保育的力量日漸強大,並且研究也指出露脊鯨的數量正在回復中

在這張照片裡,霍夫曼的友人並且也是「國家地理探險家號」船上廚師的馬克斯.魏斯特曼(Max Westman),正在靠近一隻露脊鯨。

「跟鯨魚一起潛水有點讓他嚇壞了,」霍夫曼回憶。「但我要他相信我,然後跟著我。他做得很好。」

媽媽都知道 攝影:Justin Hofman
媽媽都知道
攝影:Justin Hofman

霍夫曼到現在已追著露脊鯨好幾年了,但這些海洋巨獸還是不斷帶給他驚喜。

「有次水肺潛水(SCUBA [self-contained underwater breathing apparatus])時,我們坐在一隻露脊鯨媽媽旁邊,牠就像一支立在沙子上的巨大三腳架,」霍夫曼說。

「我們坐在那看了好幾分鐘,確定沒打擾到牠後才游過去拍照,」他繼續說。「因為能見度不高,所以我們離得很近。」

「我坐在距離鯨媽媽不到半公尺遠的地方盯著牠,牠也對著我看回來。」

「接著,牠閉上眼睛,」他說。「牠拒我們於眼皮之外。我不敢相信帶著幼鯨的鯨媽媽會這麼信任我們,就這樣去打牠的盹兒。」

睡美人 攝影:Justin Hofman
睡美人
攝影:Justin Hofman

霍夫曼並不是受過訓練的攝影師,但他有天分,結合了對旅遊與野生動物的熱愛,他已能夠超越一般的野外影像,創造出耐人尋味且令人驚艷的作品。

這趟海上旅程就給了霍夫曼一個展技的機會,也給了他一個與追尋已久的露脊鯨親密接觸的機會。

「我知道該怎麼和野生動物互動,因為我在這輩子已經摸得很透徹了,」他表示。「但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去真正拍攝鯨魚。」

霍夫曼對於露脊鯨的熱情,源自於參與林布雷德探險隊Lindblad Expeditions)的行程而起。

「我們幾乎在每個行程裡都遇到了鯨魚,」他回想。「簡直可以說一段戀情就此展開了,我把握住每個可以拍攝這些迷人生物的機會,大部分都是在船艏拍的。」

在上圖中,一隻南露脊鯨媽媽停在海面下,上方剛好有群多明尼加鷗飛越。這群飛鷗看似無害,不過其實牠們會攻擊鯨魚啄傷牠們的皮膚,留下的傷口可能導致幼鯨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