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salopek-leading-camels-670f

作者保羅‧薩洛培克引領著駱駝,追隨人類祖先的腳步,穿越衣索比亞阿法爾沙漠。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02-african-migrants-capturing-cell-signals-670f

貧困的非洲移民夜裡聚集在吉布地市的海岸邊,試圖搜尋鄰國索馬利亞的廉價手機訊號,那是他們與國外的親人之間微弱的連結。超過6萬年來,我們人類靠著這種親密的人際關係,遷移至世界各地。

03-praying-for-rain-670f

村民在阿法爾沙漠中祈雨。早期人類可能曾經被一場歷時數千年的超級旱災困在非洲,因為在那樣的情況下移動的風險很高。氣候變遷帶來的溼潤季節很可能促成了人類的第一場遷徙。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11-migrant-corpse-on-lava-field-670f

孤注一擲的旅程在吉布地的熔岩原畫上句點。薩洛培克沿途看到數十個墳墓與屍骨,全都是想要前往中東尋找工作,卻在橫越殘酷沙漠時不幸命喪途中的非洲人民。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08-watering-camels-at-awash-river-670f

只要是有水的地方,就有駱駝和牧民。但傳統半游牧生活的空間已經愈來愈小。這道堤壩在為了把沙漠變成大片甘蔗田的計畫下興建,目的是將衣索比亞的阿瓦士河分流至他處。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12-ethiopian-orthodox-church-670f

婦女裹著象徵純潔的白色袍子,來到阿薩伊塔這間衣索比亞東正教會做禮拜。愈來愈多基督徒從衣索比亞的高地來到這裡的農場工作。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16-djibouti-urban-oasis-670f

吉布地市的中央市場車水馬龍,如同一片城市綠洲。薩洛培克說,搭乘巴士而來的移民,一代之間就從傳統牧民變成了在這個人口50萬的城市裡汲汲營營的打工族。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15-plastic-trash-acacia-670f  

旅人丟棄的塑膠垃圾卡在這顆刺槐上,沙沙作響。阿法爾牧民用「哈海」(風的子民)一詞來形容難民、逃兵、移民工,以及其他在沙漠中飄蕩的人。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17-migrants-waiting-670f

以衣索比亞人為主的二十幾名男子,在吉布地市的一間小屋內苦苦等待。他們大部分在等待親戚匯錢給人口走私販,好讓他們前往葉門。每年都有大約10萬移民為了找工作而離開非洲之角。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18-armed-coast-guard-ak47s-670f 

吉布地市的海巡人員帶著老舊的AK-47步槍,監視曼德海峽的水道。早期人類就是越過這個海峽離開非洲的。薩洛培克從這裡搭船前往沙烏地阿拉伯,繼續追隨他們的足跡。Photograph by John Stanmeyer

 

回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