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church-bombing-victim-scars-580v

15歲的珍妮‧達尼楊身上傷痕累累,那是2012年一場由伊斯蘭武裝團體博科聖地發動的教會炸彈攻擊所留下的。Photograph by Ed Kashi

02-sabon-gari-christian-district-670

在卡諾城中大多數基督徒居住的塞本迦利區,居民隨時生活在對攻擊事件的恐懼中。週日時,警察會將高壓水柱車停在教堂外保護禮拜會眾。Photograph by Ed Kashi

03-scavenging-among-trash-kaduna-670

卡杜納市的居民在垃圾堆中拾荒。奈及利亞是世界第五大石油出口國,但有近三分之二的國民生活於赤貧中。在長期遭到中央政府忽視的北部,生活特別艱困。Photograph by Ed Kashi

 

04-kano-bus-station-bombing-survivors-670

這些2013年3月科納巴士站爆炸事件的生還者在城中的醫院接受治療。許多死者被燒成灰燼。死亡的預估人數差距甚大,但很少有人相信政府所說的22人。Photograph by Ed Kashi

05-soldier-checkpoint-sokoto-670

在索科托市的一處檢查哨,軍人命令這些男子臥倒在地。在奈及利亞北部,保安部隊和博科聖地一樣令人聞風喪膽;他們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騷擾並扣押人民,而且殺害的奈及利亞人民可能與這個反叛團體一樣多。by Ed Kashi

06-bridesmaids-evangelical-church-wedding-670

在塞本迦利的全勝利福音教會,伴娘於婚禮前翻閱儀式流程。雖然卡諾的基督徒是衝突環伺下的少數,他們仍以強烈的自我風格敬拜禮讚。by Ed Kashi

09-number-3-sharia-court-kano-670

易卜拉欣‧尤拉法官在卡諾三號伊斯蘭教教法市級法院審理土地爭議案件。2000年時,奈及利亞以穆斯林為主的北方各州成立了與州級法院並行的伊斯蘭教教法法院,審理刑事案件。by Ed Kashi

10-islamic-emir-of-kano-670

自從1月遭人暗殺未遂後,卡諾的埃米爾,也是備受崇敬的伊斯蘭教精神領袖,便鮮少離開他的宮殿。英國推翻奈及利亞的這個哈里發王國已經過了一個世紀,但它的奢華與儀典依舊。by Ed Kashi

11-kano-street-scene-670

科納歷經了數十年的種族宗教暴力。這裡就如同北部其他地方一樣,長久處於關係緊張的狀態,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之間的新仇舊恨,迎頭槓上。by Ed Ka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