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tim-samaras-manchester-probe-drop-670

2003年,提姆‧薩馬拉斯和團隊倉促將一組攝影器材放置在南達科塔州的一場龍捲風路徑上。他開創性的研究推進了我們對龍捲風的了解。Photograph by Carsten Peter

03-twistex-team-tim-paul-carl-670

保羅‧薩馬拉斯為超大胞風暴激烈的美感所撼動,站在追風卡車的車頂上,拍下大自然的神奇景象。卡爾‧楊(中間)和提姆‧薩馬拉斯也記錄了2012年3月在俄克拉荷馬州翠鳥市的這場龍捲風。這個團隊經常長征800公里以上車程,就為了能在對的時間抵達對的地點。Photograph by Carsten Peter

04-carl-young-storm-chaser-670

「他身上流著追風人的血,」楊的一個朋友如此形容:「追風時從來沒見過他心情不好。」專業背景是氣象學的楊,有找到大型風暴的奇妙本領。Photograph by Carsten Peter

05-paul-samaras-670

保羅‧薩馬拉斯還是青少年時就加入了父親的野外研究,這些年來更成為優秀的攝影師。Photograph by Carsten Peter

01-radar-truck-flees-tornado-670

2013年5月31日下午6點26分:一輛研究用的卡車朝里諾市東方的公路出口疾馳,逃離不斷旋攪、難以預料的龍捲風。雷達資料顯示在這個龍捲風的旋轉氣團內,還藏有好幾個子渦旋。它在幾分鐘前逼近最大寬度(4.2公里)時,捲起薩馬拉斯TWISTEX團隊的車子,猛烈摔擲到田地上。Photograph by Gene D. Rhoden, Weatherpix

10-twistex-cobalt-post-tornado-670

龍捲風過後不久,研究團隊的車體殘骸由一名警官在田裡發現後被拖到路邊。Photograph by Gabe Garfield

12-makeshift-memorial-reuter-road-honors-twistex-team-670

魯德路上有一個臨時紀念碑,用以悼念這三名追風人和提姆‧薩馬拉斯所帶領的TWISTEX團隊。Photograph by Richard Barnes

13-tim-samaras-watches-stormy-sky-670

在2012年襲擊翠鳥市的風暴中,即使天空已逐漸轉黑,狂風吹倒了小麥,提姆‧薩馬拉斯仍停下腳步,思忖著大氣的力量。Photograph by Carsten Peter

回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