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退出了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這是怎麼發生的?又代表著什麼?

就像照片中在日本港口被拖上岸的這隻,小鬚鯨已經成為日本「科學捕鯨」計畫的對象之一。PHOTOGRAPH KYODO NEWS, GETTY

經日本政府發言人證實,日本已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並恢復在沿海水域捕鯨。該委員會由89個國家於1946年成立,旨在保育鯨魚與管理世界各地的捕鯨業,並早已於1986年禁止商業捕鯨行為。

日本雖然是鯨肉的主要市場,但消費量依然有限──每人每年僅約28公克,或者說每年消耗3500到4500公噸。這項資料是根據動物福利協會(Animal Welfare Institute)與環境調查機構(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合作的一份報告內容。前者是致力於降低動物疾苦的非營利組織,後者則在追蹤跨國野生動物犯罪上努力。

早在這則消息被證實之前,英國非營利組織鯨豚保護協會(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的捕鯨項目負責人艾絲翠德.福克斯(Astrid Fuchs)便告訴《國家地理》,日本的退出基本上是政治操作,目的是要昭告世界他們可以隨他們高興地使用海洋。

「數十年來,日本一直積極尋求資金充足的捕鯨活動,以反制商業捕鯨的全球禁令,」國際人道協會的主席基蒂.布洛克(Kitty Block)說:「他們不斷失敗,但比起接受多數國家都不想再獵捕鯨魚的事實,日本如今乾脆退出委員會。」

福克斯說,由於日本是贊成捕鯨國家中的領頭羊,它的退出可能會促使其他如南韓、俄羅斯等國家跟進。

而在捕鯨禁令下,唯一豁免的是出於科學目的的捕鯨行為,好比生物學家研究鯨魚的繁衍狀況、胃內容物與環境變化的影響等。但日本長期以來被指控用這種豁免做掩護,捕鯨人僅將部分鯨體部位提供給科學家,並販售其餘肉品以滿足消費市場。

「他們長期藐視禁令與全球人民的呼聲!」布洛克說。

去年夏天,在國際捕鯨委員會年度會議的一場投票中,日本所提出的商業捕鯨許可請求被駁回。

「日本在這一塊投入了許多錢,」福克斯說:「這個政府中有一部分人確實希望能在會議上動搖某些國家的態度。」

會後日本農林水產副大臣谷合正明與國際捕鯨委員會日本政府代表森下丈二說,他們考慮退出委員會──過去日本也曾做過這種威脅。

福克斯預測這次威脅與過往不同。「這次聽起來他們真的可能會這麼做。」她說。

布洛克也同意這一點:「當他們未能在這些國際會議上如願以償時,都會說要離開。日本已經這樣虛張聲勢好多好多年了。但這次似乎不只是說說而已。」

退出委員會後,日本將不再享有國際捕鯨委員會准許在國際海域「科學捕鯨」的豁免待遇,這也代表他們必須停止在公海捕鯨。這是因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要求,包含日本在內的簽署國家必須透過「合適的國際組織」來維持海洋哺乳類保育。法律學者普遍認為這裡的組織說的就是國際捕鯨委員會──不論簽署國是不是委員會成員都一樣。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對日本的其中一項好處,就是他們或許可以恢復在自家後院捕鯨,不必受到任何監管。

這對南極洲的鯨魚來說是好消息,日本在2016年於當地獵捕了超過300頭鯨魚,其中包含了兩百多頭懷孕的雌鯨。但對日本海域的鯨種來說是個壞消息。

這個海域中又以北太平洋小鬚鯨(Balaenoptera acutorostrata scammoni)的日本群體(J-stock)格外受人關注,出沒在日本沿海的牠們也是最常被獵捕的鯨種。小鬚鯨因為數量相對豐富,即使在過去1970年代的捕鯨高峰期也未受商業捕鯨重挫,但也讓牠們成為捕鯨業的目標。

邁阿密大學精於鯨魚法的法學教授娜塔莉.貝爾夫(Natalie Barefoot)說,若日本延續商業捕鯨的意圖坦蕩些,很多事可能就會簡單許多。

「我們的對話基本上是建立在假裝他們有履行科學研究之上,」她說:「而如果日本改變態度,直接表示:『嘿,這就是我們,這就是我們正在幹的事,我們正在商業捕鯨呢。』在某方面來說,這會有點解脫,因為我們終於能針對他們在海域上的行為來場真正誠實的對談了。」

雖然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並不需要面臨什麼法律後果,但其他國家可以自行決議並實施相關制裁──舉例來說,禁止日本在他們的海域捕魚;同時這也代表日本不再是國際鯨業對話的一部分了。

「隨著我們愈來愈成為一個全球社區,比較好的方式是讓大家都坐在同一張桌上對談,即便你持相反意見。接著就繼續努力吧!」貝爾夫表示:「這是我們正在面對的全球議題,而我們需要共同面對。」

根據國際捕鯨委員會發言人凱特.威爾森(Kate Wilson)表示,因應日本將於2019年6月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日方須於1月1日前將正式退會通知書發函美國國務院,國務院再通知國際捕鯨委員會秘書處此事。

美國駐日本大使館代表並未立即對此發表評論。

福克斯說,日本針對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所發表最新聲明的時間點可能並非巧合,日方或許預期,反對聲浪會隨著連假到來而更少。

撰文:RACHEL FOBAR

編譯:曾柏諺

延伸閱讀:鯨魚如何「被自投羅網」?原來座頭鯨的「大翅膀」還可以這樣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