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泰晤士河(River Thames)畔出土了一名中世紀男子遺骨,展示出他艱困的人生與神祕死因。

倫敦的考古學家正在研究一名三十多歲的成年男性骨骸,他已經在地下靜靜躺了超過500年。 COURTESY OF MOLA HEADLAND INFRASTRUCTURE

考古學家在發掘泰晤士河潮流管道(Thames Tideway Tunnel)——暱稱倫敦「超級下水道」的巨型管道系統——旁的一處遺址,並找到一名中世紀男子的骨骸,他死亡時連靴子都還沒脫下。

「15世紀晚期的靴子極度罕見,更別提還穿著靴子的骨骸了,」倫敦考古博物館(Museum of London Archaeology)的貝絲.理查森(Beth Richardson)說。「而且這款上緣往下折的「大腿靴」在當時很少見。這雙靴子應該很貴,至於這名男子如何得到它們則是個謎。這是雙二手靴嗎?是他偷來的嗎?我們不知道。」

考古學家和倫敦考古博物館(Museum of London Archaeology)的專家在為泰晤士河潮路管道進行探勘發掘時找出一副500年前的骸骨。COURTESY OF MOLA HEADLAND INFRASTRUCTURE

在倫敦的大型工程計畫中挖出屍骨的情形並不少見,土地在漫長時間中不斷被重複利用,許多墓園砌成後又被遺忘。然而考古學家立刻就注意到這副遺骨不大一樣。

骸骨的姿勢——面朝下,右臂高舉過頭,左臂折起——顯示他並沒有被慎重埋葬。他也不大可能穿著皮靴入葬,因為當時皮靴昂貴,可以賣個好價錢。

根據這些線索,考古學家相信這名男子雖然死因不明,但應該屬意外身亡。或許他跌入河中卻不會游泳。又或許他受困潮間帶的淤泥之中而溺斃。

水手、漁夫,或「清溝工」?

500年前,泰晤士河的這段河道——大約在倫敦塔(Tower of London)下游3.2公里處——是個繁忙的水上街區,充滿碼頭和倉庫,工坊和酒館。當時河道兩側立著約4.6公尺高的伯蒙德賽牆(Bermondsey Wall),這是中世紀時為了保護河岸建物免受湧潮水患所建的工程。

專家為該男子的皮靴定年,結果落在15世紀晚期或16世紀早期。 COURTESY OF MOLA HEADLAND INFRASTRUCTURE

依據出土地點判斷,這名穿著長靴的男子可能是名水手或漁夫,且有具體證據支持這樣的可能性。他的牙齒上有明顯溝槽,可能來自反覆咬緊繩索的動作。他也可能是個「清溝工」(mudlarker),這個俚語指稱那些在低潮時沿著泰晤士河泥濘河濱尋寶的人。他那雙貌似防水長靴的靴子非常適合這種工作。

「我們知道他長得非常強壯,」妮亞芙.卡提(Niamh Carty)說,她是倫敦考古博物館的骨骼學家。他胸膛和肩膀上的肌肉附著點非常醒目。這些肌肉來自長時間從事大量反覆的重勞動工作。

從事這樣的工作得付出身體代價。這名長靴男子雖然才三十多歲,卻飽受骨關節炎(osteoarthritis)之苦,他的脊椎也因為多年來重複彎腰與提重物而已經開始出現椎體融合。左髖部的傷顯示他行走跛瘸,而且他的鼻子至少斷過一次。也有證據顯示,他的前額受過鈍器外傷,已在死前癒合。

「他的日子並不好過,」卡提說。「在當時看來,三十幾歲已是中年,但就算這樣,他的生理年齡還是更老。」

調查正在持續進行。同位素分析(isotope analysis)將會闡明這名男子在何處長大,他是外來移民或是倫敦在地人,還有他的飲食內容。

「他的家人得不到任何答案或墳塚,」卡提說。「我們在做的事情是在緬懷他。我們讓他的故事終於為人所知。」

 

撰文:Roff Smith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考古學家新發現惡名昭彰船難的集體墓穴 / 考古學家疑似挖到吸血鬼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