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耳垢中的荷爾蒙濃度透漏了捕鯨和戰爭等人類活動,在超過一個半世紀時光中有多讓鯨魚「壓力山大」。

想在座頭鯨之類的大鯨魚身上測量壓力賀爾蒙可說相當困難,因此科學家在鯨魚的耳垢中發現荷爾蒙濃度紀錄時顯得相當興奮。PHOTOGRAPH BY FLIP NICKLIN, MINDEN PICTUR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人的耳垢通常在被哪根犯癢的手指,或隨便一根棉花棒掏出來後就會被丟到最近的垃圾桶。但可別小看這坨在耳道隨時間堆積的黏物,它可是藏著與健康息息相關的線索──就連在鯨魚的大耳朵內也不例外。

幸運的是,超過一個世紀以來世界各地的博物館長頗有先見之明,保存了從鯨身屍體上取出的粗大耳垢栓。

拜這些耳垢所賜,科學家現在從中發現在過去超過一個半世紀以來,人類活動是如何讓鯨魚感到壓力的紀錄。這項成果由貝勒大學的比較生理學家史蒂芬.川波(Stephen Trumble)與他的團隊,發表在11月的《自然通訊》期刊上。

研究成果顯示:人類真的是超級壓力製造機。從捕鯨、戰爭到氣候變遷,我們的行為不斷影響了鯨魚,就算我們沒有直接和牠們互動。

耳垢紀錄

這些長可超過50公分、重達1公斤的鯨魚耳垢栓,不僅包含了大量鯨魚生活周遭的環境條件資訊,也囊括了鯨魚一生的健康狀況。

由於這些耳垢是如同年輪一般層層疊加起來,因此研究人員可以從中得知從殺蟲劑汙染到生殖週期等一切資訊的時間序列。

但其中川波與團隊最想追查的還是鯨魚對人類活動的反應,而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測量像皮質醇這種在動物感到壓力時會釋出的荷爾蒙。

從鯨魚身上取得長期的荷爾蒙濃度資料極為艱難。基本上,不可能從某隻動物身上追蹤和採樣到牠一生所有的資訊。像鯨魚用來濾食的鯨鬚就僅含有約10年的資訊,對於這種可以活上50到100年的動物而言,10年不過是牠一生的一瞬。

不過,鯨魚的耳垢栓可以留下數十年的資訊。

然而川波表示,想要從中汲取資訊可得費上一番功夫。每一層耳垢都含有大約六個月的鯨生資訊,但光是分離並分析一層耳垢就得花上數天精密的作業。

但成果卻是值得的。「過去從未有人能將鯨魚的壓力來源和牠們的反應放在同一張圖表內,尤其這還橫跨了鯨魚一生的時間。」川波說。

尼克.凱勒(Nick Kellar)是加州拉荷雅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西南漁業科學中心的鯨豚生物學家,他也同意這一點,並說:「這不僅是關於捕鯨造成非致命影響的最佳可行科學研究(best available science),也是這個領域的重大進展。」

長鬚鯨的族群在20世紀遭到濫捕,且在瀕臨滅絕的今天依然遭到捕鯨手鎖定。PHOTOGRAPH BY TUI DE ROY, MINDEN PICTUR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戰爭與全球暖化

在這份新研究中,來自長鬚鯨、座頭鯨與藍鯨共計20隻鯨魚的荷爾蒙變化曲線圖,揭露了自19世紀末到1970年代立法大幅遏止捕鯨之間,捕鯨活動與鯨魚壓力間的密切關係。

「這份研究最讓我們驚艷的便是其中的關連性了。」川波說。研究人員雖預期捕鯨會增加鯨魚的壓力,但並沒有料到荷爾蒙濃度也會隨著獵捕行為減少而同步遞減。川波補充道:「這些鯨魚真實反應了周遭環境的變化,這種現象類似金絲雀在煤礦中的用途1。」

但研究人員也發現,捕鯨並不是鯨魚唯一的壓力來源。在1939年到1945年之間上升的皮質醇濃度說明這段時間鯨魚承受相當大的壓力。儘管捕獵捕鯨的行為已然減少,但這段期間有另一個壓力來源:世界大戰。川波說:「我們推測飛機、炸彈與船舶產生的噪音,導致了鯨魚的皮質醇分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增加。」

↑↑↑↑↑鯊魚、鯨魚與海豚的盛宴:南非沙丁魚風暴。

研究人員還看到在1970年後──特別是1990年後──有一波讓人擔憂的趨勢:皮質醇隨著水溫上升而快速遞增。這代表著氣候變遷也造成了鯨魚壓力。

溫度上升會從許多層面影響鯨魚,例如更溫暖的水體會改變獵物出現的位置與數量,更會直接影響鯨魚的生理。(畢竟當家裡熱的不舒服時,鯨魚可沒辦法開冷氣)。川波提及他與團隊仍持續試著縮小範圍,找出究竟是氣候變遷中的哪一個部分導致鯨魚壓力增加。

基於與溫度的關聯僅建立在6頭鯨魚的耳垢栓上,這些推論還需要更多研究來佐證。此外,凱勒說他希望可以見到其他變因也一起考量進去──好比說鯨魚的死因,因為自然老化的過程也會影響荷爾蒙濃度。

儘管如此,這不代表就鯨魚的壓力與氣候變遷毫無關聯。凱勒說:「這項研究的缺點,只是反映了試圖在這種尺度下處理歷史問題時,本來就會碰上的難處。」

把這一切弄清楚的最佳方法就是研究更多的耳垢栓──幸運的是這恰好在川波的計畫之中,他們還有好多耳垢栓有待分析。川波說:「敬請期待吧。」

撰文:CHRISTIE WILCOX

編譯:曾柏諺

延伸閱讀:心痛!鯨魚誤食80個塑膠袋,命喪泰國南部為什麼鯨魚體型這麼大?原來跟這件事有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