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地斯山的洪保德冰河一直在迅速融化,在科學家有機會徹底研究它之前就會消失。

委內瑞拉安地斯山的洪保德峰保有該國最後一條冰河,但這情況維持不了多久了。 PHOTOGRAPH BY JORGE SILVA, REUTERS

卡斯騰.布勞恩(Carsten Braun)在2009年第一次探訪委內瑞拉境內的安地斯山。當時他和妻子正在攀爬該國的第二高峰洪保德峰(Pico Humboldt),並且決定帶著全球定位系統(GPS)來測量一條小冰河。「那個任務經費真的很少。」他談到那趟前往冰河頗具挑戰性的健行時表示。

布勞恩是麻薩諸塞州威斯非州立大學(Westfield State University)的地理學教授,他後來又造訪洪保德冰河(Humboldt Glacier)許多次,在六年前他最近的一次研究之旅中,他發現這個冰河明顯縮小很多。

「你可以想像一塊薄煎餅垂掛在一個斜坡上。」布勞恩說冰河看起來就是那樣。這「薄薄的一層冰」厚度不超過19.8公尺,繞著它周圍走一圈的長度差不多是1.6公里。

洪保德冰河位在委內瑞拉西部的梅里達內華達山脈(Sierra Nevada de Mérida),是該國曾有的五大熱帶冰河之一。由於氣候變遷,委內瑞拉發現自己在這場比誰的冰河最先消失的沉重比賽中,領先於坦尚尼亞和中國等國家。布勞恩說,我們現在看到的「也許是洪保德冰河最後的身影。」

但由於政治動盪和經費的短缺,這件事基本上被遺忘了。所以可預期在接下來10或20年內,委內瑞拉這條最後的冰河,就會在沒有科學家做過任何詳細研究的情況下融化消失。

快速後退的冰河

若將範圍擴大到全球,與格陵蘭與南極等地的冰原不同,洪保德冰河這種位於山上的冰河大概占全世界冰河的百分之一。美國航太總署噴射推進實驗室(NASA’s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的研究科學家艾利克斯.嘉德納(Alex Gardner)如此解釋,他將自己的專業描述為「關於冰的一切」。所以洪保德冰河消失不會太明顯地造成海平面上升或之類的事情。不過因為許多這種冰河多位於氣溫常高於冰點的地區,所以它們對溫度的變動更為敏感。

地球上超過95%的熱帶冰河都位在安地斯山脈。在某些國家中,例如在秘魯和哥倫比亞,冰河對飲用水、水力發電和農業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水源,失去這個資源會對這國家造成劇烈影響。然而自1970年代以來,這個區域裡的冰河卻是一直快速地後退。

「老實說,我很驚訝委內瑞拉境內還有冰河存在。」嘉德納說。

到最近為止,針對委內瑞拉冰河的實地研究只有已故的卡洛斯.舒伯特(Carlos Schubert)在1971和1992年做過,他也是委內瑞拉最重要的地質專家之一。而在舒伯特發表兩次研究結果的期間,有四條冰河消失了。

在2013年,布勞恩和舒伯特的學生麥斯米蘭諾.貝薩達(Maximiliano Bezada)共同撰寫了一篇對洪保德冰河最近的測量研究。根據2011年時的估計,當時冰河表面積僅約0.1平方公里,從布勞恩2009年第一次造訪算起,減少了約0.05平方公里。在這段期間冰河各處出現許多裂縫,融化的水則在它底下流動。

30年前的冰河看起來還很堅固,貝薩達說,他曾是實驗解放教育大學(UPEL)加拉加斯教育研究所(Instituto Pedagógico de Caracas)的地形學教授,也是委內瑞拉少數幾位研究洪保德冰河的科學家之一。「現在它看起來是病了,」他說:「很快就會死去。」

嘉德納認為全球溫度上升是造成如今冰河體積縮減的罪魁禍首。「預測模型都顯示它們會後退,問題是退多少又退多快,」他說。

如洪保德這種低漥的冰河體積較小且較脆弱,可能會最快消失,他補充說。

洪保德冰河的命名

1560年,委內瑞拉安地斯山脈覆蓋著終年不化的冰雪面貌首度被記錄下來。在1941年一次對安地斯山脈的遠征中,既是石油地質師也是狂熱登山者的岡瑟(A. E. Gunther)形容洪保德冰河是「位在這種緯度上最大的」冰河,而且指出它「鋪上新雪後會變成非常棒的滑雪坡。」

冰河所在的這座山的名字來自亞歷山大.馮.洪保德(Alexander von Humboldt),他是19世紀一位博物學者和探險家。洪保德在1799年第一次造訪委內瑞拉,當時他搭船航向有著綠色棕梠樹和香蕉林的海岸,更遠方則是一列被雲層遮蔽的山脈。

↑↑↑↑↑相關影片:尋找安地斯山裡冰凍的木乃伊。

洪保德在當時目睹了西班牙殖民者為開墾農園而砍伐森林所帶來的毀滅性衝擊,因此他轉而成為首位探討人類活動與氣候變化之間關聯性的科學家。

這位博物學者概述了森林基礎生態系的功能──從儲存水分到保護土讓──是如何和更廣泛的氣候系統互相連結。在當時大多數人主張人類為了利益支配大自然是必然時,洪保德卻警告說我們必須先徹底了解人類對自然界所造成的影響。

如安德列雅・沃爾芙(Andrea Wulf)在她2015年出版的洪保德傳記《博物學家的自然創世紀》(The Invention of Nature)所寫的:「洪保德強調人類介入所帶來的影響已經數不清了,而且如果我們繼續這麼粗暴地擾亂世界,就很可能會演變成大災難。」

從1925年的科學家到後來90年代的舒伯特,都一直在建立委內瑞拉梅里達市的人為汙染和它對附近冰河造成的潛在影響間的關聯,這些冰河在洪保德提出警告後的1到200年間不斷在後退。

保持關注

如今只有登山者會靠近觀看冰河,各國的科學家不是被勸阻,就是對規畫一趟前往委內瑞拉的研究之旅興致缺缺,這個國家被認為太危險而不該造訪。

若再加上洪保德冰河不是地球上最吸引人的景色這點──和巴塔哥尼亞(Patagonia)的冰原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就不難瞭解為何研究經費不易取得。

舒伯特生前就呼籲要有一個監測計畫來記錄委內瑞拉冰河的後退過程,他珍藏的物品中就有一本1815年發行的《洪保德遊記》(Humboldt’s Travels)。貝薩達和布勞恩對此呼籲頗有同感,可是這種計畫從來不曾成立。

有些監測冰河的工作可以利用衛星來完成,不過這個冰河如今變得太小了,陸地衛星(Landsat satellites)提供的免費資料已經因為解析度太低而不能從中蒐集到詳細的資訊,布勞恩說。

僅具象徵性

被布勞恩和貝薩達描述成「一個冰河學上的異常」的洪保德冰河,若不是隱身在山陰暗的一面,可能在幾年前就已經消失了。而現在冰河既然已經這麼小,它對水資源的任何影響大概也都變得微不足道了。

「它現在完全就是一個象徵,」嘉德納說到這個融化中的冰河:「這是大氣中CO2增加的影響。」

布勞恩很同意。梅里達市就像是委內瑞拉境內的科羅拉多州波德市(Boulder)1,所以對附近居民而言,冰河就像「他們身分的一部分,」他說:「擡頭看就能看到的高山和冰雪,已經成了他們環境的一部分。」

「但一旦它消失,就永遠消失了。」

撰文: KYLA MANDEL

編譯:蔡雅鈴

延伸閱讀:冰河時期,安地斯山區已現人蹤百年冰河研究即將改寫教科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