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每年移動6公尺的泥濘謎團不僅找不到明顯的驅力,目前也無法阻止它繼續移動。

2015年,蒸氣從加州沙爾頓湖岸附近的地熱泥溫泉裡升起。PHOTOGRAPH BY GREGORY BULL, AP

當談到加州有關地質和地震的事情時,聖安德魯斯斷層(San Andreas Fault)通常都是矚目焦點。不過這一次,受到關注的卻是在這個聲名狼藉的斷層附近地區上,一團冒著泡泡的神祕泥泉。

這一大團滾動的二氧化碳和泥狀的土壤並沒有待在同個地點,而是以每年前進6公尺的速度在加州境內移動。到目前為止它已經在地面切割出2230平方公尺面積的凹槽,而且正在繼續移動,直到有什麼東西能讓它消失為止。科學家目前並不知道它為什麼會移動,以及能不能被停下來。

那麼,關於它我們知道些什麼?

↑↑↑↑↑觀賞連續噴發10年的泥火山
研究人員可能已經找出印尼爪哇島的泥火山從 2006年5月開始持續噴發不止的原因。

這個奇特的現象就出現在沙爾頓海槽(Salton Trough),那是加州一處被聖安德魯斯斷層和東太平洋脊(East Pacific Rise)之間的板塊運動所拉開的地區。這個獨特的環境裡有從科羅拉多河來的大量沉積物,因為緊密堆疊導致數公里深處的地層溫度上升而且稍微受到擠壓。

這個低度的變質作用將沉積物轉換成新的岩石型態,二氧化碳在這個過程中會被釋放出來,透過既有的裂縫和斷層向上逸散到潮濕的地表。這種被氣體激起的景象就是所謂的泥溫泉(mud pot),要是它們從地表上突出就稱為泥火山(mud volcanoe)。

提心吊膽的加州

泥溫泉和泥火山雖然很常見,但它們通常是固定不動的。這也是為什麼當這個泥溫泉在2015到2016年間開始移動後,立即引起科學家的關注。

這個泥溫泉目前位在尼藍鎮(Niland)的北邊,正朝著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Union Pacific Railroad)的鐵軌而去,讓他們的工程師很頭大。他們挖了一個井想減壓源頭的氣體,可是毫無作用。而將鋼做的牆面打入地下24公尺的方法也被輕易地破解,泥溫泉只是朝下從牆底下通過,然後繼續筆直地走著它詭異的破壞路徑。

「以前沒人看過會移動的泥溫泉,」長期研究此區地熱現象,前來當顧問的物理學家大衛.林區(David Lynch)說。泥溫泉和泥火山通常也不會湧出很多水,不過這一個卻每天源源不絕地排出大約15萬公升的水。林區和其他專家因此改叫它「泥噴泉(mud spring)」。

那麼,它為什麼會移動?「這是個大問題,而我不知道答案。」林區說。它不像某些新聞來源說地正在加速,當然也沒有一天移動18公尺。而且和少數報導所說的相反,泥溫泉的移動和這個區域的地震所引發的變化沒有關係。

「泥噴泉的移動和地震活動變化毫無關係,」任職美國地質調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研究地球物理學家肯.赫德納(Ken Hudnut)說:「這二者並不相關。」他還補充說聖安德魯斯斷層是世界上受到最嚴密監控的地震帶之一, 所以大家可以放輕鬆,確定這個泥濘怪物絕不會是一場大地震的前兆。

幽靈火山和臭味來源

基於類似的脈絡,這個會動的泥溫泉也和火山活動沒關係。僅管最近帝國郡(County of Imperial,位於加州的美國郡)不小心將泥溫泉暗示為它是間歇泉。由岩漿的熱量驅動的地熱系統會有自己的泥溫泉和泥火山,如同那些在黃石國家公園裡的美景。

然而在移動泥溫泉的事件中,「地底已經好幾千年沒有火山活動了,」赫德納說。雖然在過去的1萬2000年間有五座火山丘(Salton Buttes)在沙爾頓孤山出現,暗示這個地區曾有過岩漿活動,但是它們沒有顯出任何噴發活動的徵兆。此外,雖然泥噴泉看起來有泡泡,但是它的溫度和周圍環境一樣,本身完全不熱也沒有沸騰。

這個泉水聞起來也有臭雞蛋的味道,顯示確實有硫化氫(hydrogen sulfide)排放出來。雖然這種情況經常是與火山活動有關,但是在這裡也許是細菌造成的結果。這個地區有一個名叫沙爾頓湖(Salton Sea)的鹽湖,它是在1905年一道灌溉渠道的河堤遭沖毀所形成,湖裡現在仍然灌滿了農業逕流,裡面的肥料導致湖中的藻類數量大增。藻類死亡後,以它們為食的細菌就會排放出許多硫化氫。

也有可能是這個泥噴泉碰到了一個有類似臭味的貯水池,又或許這個臭味純粹是來自地質中的某個源頭,林區說。

這個泥溫泉除了會移動,更是加深了本地由地熱而升的隆起與聖安德魯斯斷層究竟有無關聯的謎團。先前林區和赫德納的研究都認為二者可能有關,但之間的連結仍有待建立。

這個泥噴泉很靠近聖安德魯斯斷層的東南延伸段威斯特斷層(Wister Fault),但不在其上。然而,它看起來是沿者一條和本地區主要斷層成直角的路徑前進。它可能是沿著另一條橫越這地區的斷層,但目前仍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泥溫泉沒有變成一條類似於裂縫的開口,讓氣體能利用地面上的長裂縫逸出。

看來這個泥濘的謎團還會持續一陣子,美國地質調查局或加州地質調查局都沒有很積極的研究這個現像,因為研究所需經費龐大,而且他們也得為自己的研究打算。林區說他正在建立模式來解釋這個現像,只不過結果還「上不了檯面」。

同時,由於這個泥溫泉的路徑威脅著要從底部破壞現有的鐵路軌道,所以聯合太平洋公司採用臨時軌道(shoofly),用繞道行車的方式作為應急計劃。現在最好的解決方式,似乎就是大家閃邊讓路給它。

撰文:ROBIN GEORGE ANDREWS

編譯:蔡雅鈴

延伸閱讀:為什麼很多人還是選擇跟火山當鄰居?印尼一座連續噴發超過10年的泥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