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攝影師拍了一張開啟職業生涯的照片--然後情況就失去控制了。

當攝影師湯姆.帕斯查克(Tom Peschak)的底片只剩下最後幾張時,他終於捕捉到他一直等待的照片:一條大白鯊在研究人員特雷.斯諾(Trey Snow)的獨木舟後方浮出水面。帕斯查克說:「不是科學家在追蹤鯊魚,而是鯊魚在追蹤科學家。」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2017年颶風哈維(Hurricane Harvey)肆虐期間,推特(Twitter)上貼了一張照片,顯示一條鯊魚游到淹水的休士頓街頭--這張照片被轉推了數千次。大約在當時,《國家地理》攝影師湯瑪斯.帕斯查克收到一封寫著「猜猜看誰回來了?」的電子郵件。

帕斯查克對照片中那條大白鯊非常熟悉。他在15年前跟著科學家特雷.斯諾去南非外海乘坐一艘亮黃色獨木舟,拍到了那條大白鯊。自那時起,人們開始修圖,將那條鯊魚加進照片中,偽造出恐怖的場景。

就如同許多吸引我們注意的照片,帕斯查克原本的鯊魚照片是結合聰慧、耐心與緣分的成果。

大白鯊信託基金會(White Shark Trust)的海洋科學家麥可.肖爾(Michael Scholl)在2003年曾通知帕斯查克,南非最南端的海岸線有異常大量的鯊魚正在巡游。

帕斯查克與斯諾兩人乘坐一艘研究船,試圖追蹤那些鯊魚,但發現引擎噪音會改變鯊魚的行為。然後帕斯查克有個主意。他當時剛買了一艘海洋獨木舟,對魚類的干擾較少。為什麼不試著乘坐獨木舟來追蹤牠們呢?

他說:「因為那是我出的笨主意,所以我得先嘗試看看。」

天時地利

結果成功了。「因為獨木舟上安裝了GPS追蹤器,所以我們能追蹤鯊魚到淺水區,並觀察牠們的自然行為。」帕斯查克說:「只要我們開始觀察,我體內的攝影魂就再次甦醒了。」

一捲已沖洗的幻燈片顯示拍攝那張鯊魚照片的時刻,攝影師湯姆.帕斯查克將那張照片稱為「終極鯊魚科學家照片」。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接著他花了幾個月待在研究船上,等待海面平靜時再次出動獨木舟。

那天終於來臨時,帕斯查克已經準備好了。肖爾在「鯊魚灣」(南非語為Haaibaai)附近追蹤鯊魚時,帕斯查克正在船的瞭望臺,待在適合拍攝的位置上耐心觀察。

拍到的鏡頭不錯,但他不滿意。

「然後我們拍到這條大膽的鯊魚,游到獨木舟後方,並迅速上浮。」他說:「我的底片只剩下五六張。」鯊魚的背鰭突出水面時,獨木舟上的科學家往後看,然後帕斯查克就按下快門了。

「不是科學家在追蹤鯊魚,而是鯊魚在追蹤科學家,這是更吸引人的地方。有時最棒的照片並不是我們原本計畫好的。」

超人氣的鯊魚

這張照片首先發表在南非的報刊雜誌上,立即引起大眾的共鳴。

「發表後24小時內,我的網站有10萬名訪客,這樣的人數在2003年代表非常熱門。」他大笑說:「我沒有預料到有人會覺得這是假照片。」

造假理論在線上論壇四處蔓延,評論者從分析陰影角度等一切細節,到比較鯊魚兩側的漣漪以確定牠是否為複製影像。

眾人的關注最終既是詛咒也是祝福。

這張照片讓帕斯查克以攝影師身分聞名,但並沒有讓人們大開眼界,了解鯊魚有多麼驚人,當時所有人討論的都是照片是否太過驚人,不可能是真的。

他說:「我有一陣子出席媒體訪問時,會帶著原始幻燈片作為證據。」

這樣諷刺的事並沒有結束,數年後這條鯊魚開始出現在網路上各個角落--2011年颶風艾琳(Hurricane Irene)侵襲時,牠被沖入波多黎各一個城鎮的街頭;一座水族館爆炸後,牠游過科威特的一座室內商場;牠還在休士頓人心中引起恐慌。

以颶風哈維肆虐期間的假照片為例,通知帕斯查克的就是他線上社群的粉絲。帕斯查克說,每次他們發現一張新的假照片,「他們都比我還憤怒」。

本報導已更新,原發表於2018年7月17日。

 

撰文:Alexa Keefe

攝影:Thomas P. Peschak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你的防曬乳裡可能有鯊魚!空拍視野:令人目不轉睛的鯊魚追逐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