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er
Popper(右)正與伙伴在海上自在悠游,2009年在台中海域拍攝 。照片:台大鯨豚實驗室提供,林思瑩攝影。

撰文:潘佳修

整個夏天,台大周蓮香鯨豚實驗室的白海豚海上調查小組,只要浪況、能見度許可,幾乎每天都在台灣西海岸為中華白海豚記錄數量、拍照,進行檢測水質等科學研究與監測。9月9日這天,正當工作人員收工準備打道回府時,接到苗栗船長的電話:「有隻白海豚在海上載浮載沈!」原本是海上觀察小組的一行人頓時變成鯨豚擱淺人員,急忙趕往現場。經過辨識比對,赫然發現這隻白海豚竟然是9月8日在大安溪出海口北邊見到的雌鯨豚Popper。那時牠還活蹦亂跳地在覓食,怎麼到了隔天就成了一具海上浮屍?發生了什麼意外?

Popper是隻從2008年就開始有拍照紀錄的中華白海豚,是研究人員口中的白海豚明星,很上相,全身白色透紅,背鰭有獨特缺刻、斑點特徵明顯,主要活動範圍在苗栗到台中海域。由於白海豚的身體顏色會從幼年時的灰黑色或有灰色斑點,隨年齡增長而轉變為白色、粉紅色,因此研究人員根據白海豚的身體顏色,將台灣辨識紀錄到的76隻白海豚區分出四個年齡層:老年、中壯年、青少年及幼年,其中老年有5隻,全身粉白的Popper就是其一。台灣從2009年至今已有3隻白海豚擱淺死亡,其中有2隻是像Popper一樣的白海豚長輩。

白海豚驗傷報告

年紀越大的白海豚身上的傷痕累積的越多,Popper身體的傷疤分布在嘴喙和背鰭正後方及右後方;嘴喙上的線性勒痕,推測跟漁網、漁線的纏繞有關。根據研究人員的長期觀察,漁網的細長繩索會割傷背鰭、尾鰭,尖銳的魚鈎會刺傷嘴喙,漁船的螺旋槳更是會在白海豚身上留下如刀割的傷痕。去年研究人員就親眼見到一隻年輕個體,身上纏著網具繩子,在海水裡痛苦掙扎,令人不忍。纏上刺網的白海豚可能會無法脫困,就死亡了。白海豚的活動範圍離岸很近,水深一般不超過20米;台灣2011年台大鯨豚實驗室的研究發現71隻白海豚當中,就有至少30隻身上帶有人為活動(例如漁業行為)造成的傷疤,可見人類行為對白海豚影響巨大。

中華鯨豚協會獸醫李文達表示,Popper背鰭右後方的傷口是沒有癒合的傷口,且這個傷口被觀察到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在表皮下面還有蜂窩性組織炎的現象,傷口癒合如此緩慢,恐怕跟海洋中的汙染物有關。解剖後發現,Popper仍然具有相當厚的鯨脂層,可見牠並沒有因為長久未進食而消瘦,但是胃內也發現一片塑膠異物。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員姚秋如,是負責Popper解剖的人員之一,長期擔任鯨豚擱淺研究工作。姚秋如表示,對這隻白海豚胃內殘餘食物進行分析後,確認有日本海鰶、石首魚類。根據台大漁業科學研究所曾萬年教授及海洋生物博物館研究員張至維等人研究,在日本海鰶的生活史中,有段時間會利用河口及溯河繁殖,河川若受污染即可能導致有毒物質累積在海鰶體內,繼而危及到以之為食物來源的白海豚。因此,姚秋如建議白海豚重要棲息地所在的河口區及其河流上游,亦應納入保護管理範圍,以確保白海豚有乾淨的食源。

IMG_2959
2014年9月9日,Popper在苗栗海邊被發現,擱淺小組與海巡署正將Popper準備運上車送去給專家解剖以調查死因。照片:台大鯨豚實驗室提供。

保護台灣白海豚 棲地劃設應加速

台灣西海岸的中華白海豚僅存70幾隻,相較於中國大陸沿岸仍有2000多隻,生存狀態更顯得岌岌可危。9月初來台灣參加兩岸鯨豚生態保育研討會,研究江豚、白海豚30多年的中國學者王丁表示:「台灣的白海豚數量是不到100隻的小群體,令人悲觀;重點還是在棲地保育。」

農委會於2008年為中華白海豚召開多次跨部會議協商保育相關措施,在2011年「野生動物諮詢委員會」通過「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草案,然而直到2014年4月23日才預告訂定從苗栗到嘉義的「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之類別及範圍」。然而30天的預告期在5月22日期滿後,迄今尚未正式公告。農委會表示:「因為重要棲息環境範圍甚廣,事涉各項開發建設及既有利用行為競合議題、各方意見分歧。」

姚秋如表示:「要如何讓民間與政府、政府跨部門間的溝通順暢,以實際執行白海豚重要棲息地的保護措施?(包括漁業限制、海域開發限制、河口區乃至於河流中上游的開發限制)建議要以更高層級的跨部會組織來執行這項溝通,並有時間表,以昭公信,同時邀請相關民間團體、相關利益團體,進行閉門會議,有效做出結論及能夠執行的方法。」

台灣海域的中華白海豚數量已屬稀少,每一隻個體的死亡,都代表這個物種又離滅絕更近了一步。Popper之死再一次提醒我們,再不有所作為,白海豚很可能永遠從台灣的西海岸消失。

白海豚群體
白海豚群體出現在海中;體色較黑的是較年輕的白海豚。2007年在雲林外傘頂洲海域拍攝 。
照片:台大鯨豚實驗室提供,王俊傑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