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平常那些可愛動物的報導,這些小變形獸、同類相殘和「吃人夠夠」的傢伙,將讓你的萬聖節坐立難安。

蟻獅,像是位於雲杉岬生物站(Cedar Point Biological Station)的這隻,一如牠們的外表,真的是凶猛的捕食動物。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人類小孩會為了萬聖節打扮成怪物,但有些動物寶寶本來就像怪物一樣。

當然,牠們不過是按照自己的天性罷了,但這並不代表不恐怖。所以本週我們的問題是,哪些動物寶寶不是走可愛好抱路線的?

鋤足蟾蝌蚪

有些美國東部的鋤足蟾(spadefoot toad)蝌蚪在剛孵化時是雜食性的,專吃藻類或底沙裡面的碎屑等植物性食物--直到牠們咬下另一種鋤足蟾蝌蚪的一大塊肉……然後,牠們就變了。

這些蝌蚪會變成變成擁有「較大的口器」與「體型大很多」的肉食性變體(carnivore morph),洛杉磯郡自然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Los Angeles County)兩生爬行動物學門的負責人葛瑞格.波利(Greg Pauly)說。

這種肉食性幼體會不吃植物,只愛吃豐年蝦(fairy shrimp,又稱仙女蝦)、自己的蟾蜍親戚,甚至自己的同類。

蚓螈

蚓螈(caecilians)是會挖洞的無足兩生類,牠們的幼體會生吞活剝媽媽身體的一部分。

蚓螈媽媽會長出一層富含油脂的外皮,但這本來就是要讓寶寶用特化的牙齒剝下來吃的。這有點像蜥蜴、或曬傷的人在脫皮時的樣子。波利說,這點其實跟「其他會為幼獸哺乳的哺乳動物」沒有多大不同,一樣是把自己身上的養分轉移給寶寶。

蚓螈媽媽會長出一層特殊的皮膚,是寶寶的第一餐。蚓螈是一種無足兩生類,這隻貝氏魚螈(Ichthyophis beddomei)在聖安東尼奧動物園。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奇異多指節蛙

奇異多指節蛙(paradoxical frog)的蝌蚪並不兇猛,不過非常大隻,可長到約25公分長。可是,成蟾卻只有不到8公分長。

這種怪獸尺寸的寶寶怎麼會縮小啊?

蝌蚪的身體有一大部分都是尾巴,提供了蝌蚪在變成青蛙或蟾蜍這段「重大轉變」中所需要的能源和燃料,波利說。

人類馬蠅

當這種生長在中美和南美洲的物種想要把小孩送進我們皮膚底下時,根本連靠近都不必。

人類馬蠅(human botfly)成蟲會把卵黏在蚊子身上。蚊子叮人時,人的體溫會觸發馬蠅卵孵化,之後幼蟲就會鑽進皮膚。

幼蟲接下來便以我們的白血球維生--但不足以造成傷害。多倫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館(Royal Ontario Museum)的昆蟲學家吉爾.威森(Gil Wizen)說。

威森曾兩度把自己的身體當成馬蠅的育嬰房。他說,牠們鑽進和鑽出皮膚時,你都幾乎都不會注意到,因為「牠們會分泌某種化學物質,麻痺整個區域。」

不過他決心要看到第二隻馬蠅成蟲「出生」。

「這是一種很美麗的蠅類,並不是因為牠是我兒子喔。」他說。平心而論,這種有藍色金屬光澤身體的飛蟲,真的挺搶眼的。

我們希望這不是任何人感染馬蠅的理由。

蟻獅

蟻蛉幼蟲又叫蟻獅(antlion),看起來就是頗兇悍的小傢伙,但牠們設陷阱捉獵物的方式,根本就像恐怖電影的場景。牠們會在柔軟的沙中挖坑,當可憐的螞蟻經過、失足時,就會爬不出來、掉進坑裡。

螞蟻若是掙扎,蟻獅就會對牠撒沙子和石頭,讓螞蟻怎麼爬都爬不出去。最後,螞蟻便落入小蟻獅彎曲、長滿鋸齒、中空的大顎中,生命也被蟻獅吸乾。

這種昆蟲生活在美國東部,所以如果你住在這個地區,又在院子裡看見小小的坑,那麼你腳下上演的劇碼可能比你以為的更多。

而這種兇殘小傢伙會長成非常漂亮的昆蟲,看起來很像纖細秀氣的蜻蜓。

步行蟲幼蟲

這種步行蟲(Epomis circumscriptus)的幼蟲(左)和成蟲(右),會吸食青蛙的血液跟組織。PHOTOGRAPH BY GIL WIZEN, NATURE PICTURE LIBRARY/ALAMY

這種蟲會吃青蛙,而不是被青蛙吃。

有兩種步行蟲的幼蟲會搖動觸角、讓自己看起來像獵物,藉此引誘青蛙。等青蛙靠得夠近的時候「牠們就會突擊,」威森說。他曾在2011年的《《科學公共圖書館.總刊》(PLOS ONE)上描述過這種行為。

幼蟲會固定到牠們能碰到的第一個身體部位;如果剛好是差點逮住牠們的舌頭,牠們可能就會移到喉嚨附近,才不會被嚼食。牠們能用有鈎的大顎進行一種「車縫式動作」,移到比較好的地點。威森說。

接下來的一週裡,這種幼蟲會吸食青蛙的血液和軟組織,接著就「開始吃青蛙,直到什麼都不剩,」只餘骨頭,威森說。

聽起來很可怕,但既然青蛙這輩子吃了不知道多少昆蟲,威森質疑,「到底誰才壞?」

到頭來,這也沒什麼壞不壞的,這不就是大自然嘛!

 

撰文:Liz Langley

編譯:鍾慧元

延伸閱讀:追尋巨鯰寶寶的史詩任務 「一隻、兩隻、三隻……」來數看看有幾隻野豬寶寶過馬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