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片首度獲得關注的墓地已有4000年之久,它像兔子洞一樣複雜,呈現出中王國時期(Middle Kingdom)規模最大的墓葬群之一。

埃及利什特(Lisht)的大規模古代墓葬群有助我們了解大約4000年前中王國時期(Middle Kingdom)的生活與死亡。PHOTOGRAPHY BY SARAH PARCAK

數千年來,一座古代公墓靜靜潛伏在埃及艾阿亞特(Al Ayyat)南方利什特(Lisht)聚落附近的沙漠下方。這片墓地座落於沙哈拉沙漠邊上,其存在並非祕密;現在墓地的北側與南側各有一座金字塔,遙相對望。

然而這片遺址的許多古墓都封存在逾公尺深的黃沙之下——直到現在為止。

在短短一季田野工作期間,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翰分校(University of Alabama-Birmingham)和埃及古文物部(Egyptian Ministry of Antiquities)組成的聯合調查團就在利什特標出多達802個墳墓。根據埃及文物部部長卡利.埃爾-伊納尼(Khaled El-Enany)和最高文物委員會(Supreme Council of Antiquities)秘書長穆斯塔法.瓦茲里(Mostafa Waziry)宣布,這些新近記錄的古墳大約建於4000年前,埃及學家原先並不知道它們的存在。

↑↑↑↑↑沙漠中出土超過800座古埃及墓穴

「這個遺址有全埃及境內規模最大的中王國時期(Middle Kingdom)墓葬集合,」考古學家莎拉.帕卡(Sarah Parcak)說,她是國家地理探險家(National Geographic Explorer),也是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罕分校的教授,她和埃及金字塔地區(Pyramids Region)主任阿德爾.奧卡沙(Adel Okasha)一起擔任調查團的負責人。

這些墳墓的主人據信是中王國時期庸碌於首都伊塔威(Itj-Tawy)的市民,這座古城的位置就在附近。雖然多數古墳在調查工作開始以前就已經遭盜墓者洗劫,我們依然可以從中獲得許多關於人們生前生活的資訊。

中王國時期的寶藏

中王國時期大約從公元前2030年延伸至1650年,以繁盛的藝術與文化聞名。「你可以看到中王國時期百花齊放,」帕卡說。

目前我們對該時期利什特的了解大部分出自學者與紐約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從1900年代早期開始大規模發掘的成果。大都會博物館館長阿黛拉.奧本海默(Adela Oppenheim)根據館方規定拒絕直接評論新研究。不過她補充,這個時期的工藝品似乎反映出對於人類處境較高的體悟,這也是中王國時期如此迷人的原因之一。

大都會博物館團隊的首要目標是紀錄並測繪那兩座為阿蒙涅姆赫特一世(Amenemhat I)和辛努塞爾特一世(Senusret I)而建的金字塔以及周圍的王室古墓。然而遺址中的其他墓葬也還有待研究。

「除了那邊的王室古墓以外,這個區域未知的墓葬真的不多,」凱瑟琳.巴德(Kathryn Bard)說,她是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的考古學家,並未參與這項發掘。「所以這座墓園才這麼重要。」

地下網絡

2014年,帕卡和她的同事從高解析衛星影像上注意到盜墓者挖的坑,於是開啟這次最新調查。在2009年到2013年之間,這些衛星影像中的深色凹坑呈倍數增加。但是從空照圖看,帕卡補充,他們不確定這些坑洞通往何方。

在那之後,獲得國家地理部分贊助的地面調查發現這些坑洞大多數通往墳墓。研究團隊仔細地在每一個遺址紀錄下古墓的特徵,收集影像與GPS座標,以建立該區域的資料庫。

許多豎穴墓的空間都足以容納至多八個墓葬,意思是這片相互連結的喪葬系統可能住了至少4000名已逝者。

「他們用掉了所有能用的空間,」帕卡說,她將這套密集的墳墓系統比作兔子洞裡的曲折隧道。「很多墓穴可能被家人、孫輩、曾孫,或遠親重複利用。」

零碎的資訊

研究人員抵達現場的時候,大多數的墓都已經被盜墓者洗劫一空。帕卡之前的著作指出,在隨2009年經濟衰退和2011年埃及革命而來的經濟不穩定期間,埃及的盜墓災情加劇。看來利什特也未能倖免。

不過巴德和其他埃及學家相信還是有資訊值得搜索。

↑↑↑↑↑古埃及191

「我想這是很好的起點,」古埃及研究協會(Ancient Egypt Research Associates)會長馬克.萊納(Mark Lehner)這樣評論測繪與記錄工作。陶器與壁畫的碎片、人類遺骸,甚至連墳墓建物本身都有助研究人員了解從前首都居民的健康情形、經濟狀況和喪葬實踐。

「對我而言,這是這項研究真正的價值所在,」帕卡說。她補充說明,這些最新的發現都侷限在遺址南側,研究團隊希望能在下一季繼續發掘北側區域。

「就像所有的埃及遺址一樣,」她說,「還有很多東西有待測量和發現。」

 

撰文:Mata Wei-Haas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史前木乃伊透露古埃及人已知最早的「防腐油膏」木乃伊身上發現古埃及最古老的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