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Mary Bates

編譯:洪莉琄

新研究指出,有一隻古代螞蟻附在牠頭上的蟎,被發現型態完好地保存在琥珀之中。看來這隻螞蟻的頭痛了好幾千萬年。

大約4500萬年前,這隻運氣不佳的螞蟻和頭上很可能是不請自來的寄生客被困在樹脂裡,最後變成了琥珀。根據9月9日發表在期刊《生物學通訊》(Biology Letters的研究,這個發現是顯示螨會攻擊社會性昆蟲年代最古老的證據。

在這張化石照片中,可以看見螨附在螞蟻的頭上。攝影:Jason Dunlop
在這張化石照片中,可以看見螨附在螞蟻的頭上。攝影:Jason Dunlop

這隻屬於中氣門螨目(Mesostigmata)的寄生蟲,是一種可在土壤和枯葉堆中發現的小型無眼蛛形類。研究主持人傑森‧登洛普Jason Dunlop)表示,最有可能遇到牠們就是在栽種花草的時候。「這些體型小、動作快,而且多半呈現橘色的螨,在整個地球都相當活躍。」

雖然螨很普遍,今日全世界螨的種類超過了1萬1400種,但在化石中發現螨卻不常見,或許是因為生活在土裡的生物在死亡之後很快就會被食腐動物一掃而空。

「在這個案例裡,我們很幸運地發現這隻螨是跟著一隻體型更大、移動性更高的動物,也就是螞蟻,這隻螞蟻不曉得是怎麼被黏在樹脂上,還把螨也拖了進來,」登洛普說。他是柏林萊布尼茲演化與生物多樣性科學研究所(Leibniz Institute for Evolution and Biodiversity Science)的蛛形類專家。

堪薩斯大學的化石蛛形類專家保羅‧塞爾登Paul Selden)沒有參與這次的研究,他補充:「我們在琥珀裡發現過很多種間互動(interspecies interaction),但這次的發現之所以了不起,是因為在化石紀錄上,中氣門螨目的螨相當稀有。」

 

古老的討厭鬼

研究人員是在德國古生物學家約格‧巫德里奇Joerg Wunderlich)的自然史收藏品中發現這顆化石。這顆化石究竟最初是在何時何地尋獲,仍不清楚,但俄羅斯的波羅的海海岸曾出現相似的琥珀化石。

登洛普和同事以顯微鏡來研究這塊化石,並製作他們所看到的影像。結果顯示,這隻螨屬於一種寄生在螞蟻身上的族類,而這隻螞蟻的種類是Ctenobethylus goepperti

螨常常和螞蟻共同生活,不過科學家並不是很了解螨會對螞蟻做什麼。但這項研究提供了新線索,呈現了發生在至少4500萬年前的現象,比我們所能想像的更早得多。

「對於形容和螞蟻共同生活的生物的術語是『親蟻的』(myrmecophilous),拉丁文的意思是『喜愛螞蟻』,」登洛普說。

「不過對螞蟻而言,這些螨想必是群討厭鬼,也許還很危險。這隻帶著螨的古代螞蟻幾乎可以肯定牠是一點也不開心。」

螨會利用腳底下的吸盤,把自己附在螞蟻的後腦上。而螨要如何從這個狀態中脫身則仍無從得知。

 

化石能幫上蜜蜂的忙嗎

而解開螨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會寄生在社會性昆蟲身上,也對現代的科學家有所幫助。

舉例來說,和在琥珀中的這隻螨有親緣關係的瓦螨(Varroa),就是蜜蜂最大的敵人,牠們也造成嚴重的環境災害,另外群落秩序失調可能也和牠們脫不了關係。

這顆化石不只顯示了兩種生物一起被封在琥珀中,還提供了一些關於牠們生活上對應關係的線索,英國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的古生物學家大衛‧潘尼David Penney)補充。他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了解不同的行為如何演變以及發生變化的時間,就是古生物學家在研究化石的重點之一,」他說。

「要拼湊出古代生態這個立體拼圖,像這樣的獨特化石就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