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研究顯示,貓咪抓捕的動物不僅限於鳥類。

貓或許看起來很可愛,但根據新研究顯示,牠們的殺手本能可能使爬行動物的整體數量逐漸下降。PHOTOGRAPH BY KONRAD WOTHE, MINDEN PICTURES/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爬行動物被貓奪走的可不只是尾巴而已。事實上,有新的研究顯示,由於貓入侵了爬行動物的棲地,爬行動物整體數量可能正在下降。

已有研究顯示,家貓與野貓能對鳥類族群造成巨大衝擊--據說光是一隻家貓與其後代就讓一種只棲息在紐西蘭史蒂芬斯島(Stephens Island)上的鳥滅絕了。

但近期發表於《生物保育》(Biological Conservation)期刊的一項澳洲研究顯示,爬行動物族群可能受到貓的捕食威脅。

爬行動物庇護所

為了研究無貓環境對爬行動物的影響,研究人員在澳洲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的卡卡杜國家公園 (Kakadu National Park)境內設立了為期兩年的無貓區實驗。

研究人員以圍籬封鎖某些區域,並讓其他相同面積的區域保持開放。他們在封鎖區周圍設置相機陷阱,確保貓不會進入到封鎖區內,實驗期間也只需移走一隻闖入封鎖區的貓。同時,每個開放區在實驗期間都偵測至少一次貓,而整個區域的貓分布密度大約是每5.2平方公里就有一隻貓,稍低於全國平均值。

該研究作者表示:「這些結果顯示,即使野貓的分布密度相對較低,仍對小型爬行動物族群造成很大的捕食壓力。」

他們藉由計算落入水桶陷阱的爬行動物數量來監測爬行動物族群的變化。

他們發現,在兩年的實驗期間,無貓區的「爬行動物豐富度顯著增加」,每個封鎖區都比開放區多了大約兩隻爬行動物。由於他們抓到的爬行動物很多都是小型蜥蜴,例如守宮、石龍子、鬣蜥(還有至少一條蛇),所以該研究作者認為,這些物種一年至少會繁殖後代一次,代表兩年的無貓環境足以讓人觀察到數量變化。

關於貓的爭議

史密森尼候鳥中心 (Smithsonian Migratory Bird Center)的主任彼得.馬拉(Peter Marra)說,該研究「非常好」。雖然他沒有參與該研究,但他曾進行其他研究來了解家貓對多種動物的衝擊。

他說,他與其他研究人員一直在努力證明貓不只是殺死一些個體動物,而是對物種造成族群等級的衝擊。他提到另一項於2016年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發表的研究,該研究發現貓已促使至少63種動物的滅絕,包括兩種爬行動物。馬拉相信,近期發表的澳洲研究能為這個研究領域提供佐證。

他說:「目前已經有持續增加的大量研究發現,貓不只是殺死動物,而是對原生野生動物造成族群等級的衝擊,這項研究只是又一個證據而已。」

人道協會 (Humane Society)的伴侶動物公共政策主任凱蒂.利斯尼克(Katie Lisnik)說,雖然貓的確會捕食爬行動物、小型哺乳類與鳥類,但她不相信封鎖區內的族群數量增加能完全歸功於無貓環境。不論是澳洲野犬(dingo)等其他掠食動物,或是在某些區域可能影響爬行動物生存的草食動物,都有可能無法進入封鎖區。

她說:「要假設所有觀察到的影響都是貓造成的,這太牽強了。」

馬拉說,這也是他得知這項新研究時第一個關切的問題,但他表示,研究人員指出該區域沒有許多其他的爬行動物天敵,因而解決了這個問題。由於有毒的海蟾蜍(cane toad)入侵,爬行動物的自然天敵已大幅減少,例如巨蜥或像松鼠的北方袋鼬(northern quoll)。

同時,澳洲並沒有坐視不管貓對自然生態的負面影響。南澳(South Australia)政府已幫忙資助一些如科幻小說般的野貓清除策略,包括能偵測野貓並對其噴灑毒藥的機器人。

利斯尼克說,人道協會提倡以其他方式減少野貓數量,例如先結紮野貓再重新安置或釋放牠們,以及鼓勵民眾將家貓養在室內環境。

然而馬拉說,雖然他個人很喜歡貓,但由於野貓的隱匿天性,所以這些解決方法難以執行,而且野貓絕育的範圍也需要改變。他說,將野貓從野外移走是比較好的選項,包括貓咪領養程序、將野貓安置在收容所,或者將牠們安樂死。他認為,比起讓貓殺害其他動物,這些都是是比較好的解決方法。

他說:「這個〔研究〕又一次提醒我們,我們需要更負責任地維護原生生態系。」

 

撰文:Joshua Rapp Learn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有海豹染病死亡,兇手竟是貓咪便便?!貓咪迷思大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