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沒有腦,而且身體大部分由水組成,卻有許多超強能力。

這些箱型水母生活在南非桌山外的海域,牠們的毒液可是世上數一數二地毒。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我們想到危險動物時,一「袋」沒有腦的水看似不該在這張名單上。但如果泡在海裡的人聽到有人喊「水母!」,他們就會像狐獴一樣提高警覺,因為水母可會把他們螫得哀哀叫。

水母通常既美麗又危險,是矛盾的溼滑生物。在夏季結束前,我們來看看柔軟的水母有什麼超能力吧!

水母生物學家路卡斯.布羅茨(Lucas Brotz)說,水母的主要身體是傘膜,由薄薄的兩層細胞,以及細胞層之間的非生命水狀物質所組成。布羅茨是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博士後研究人員。

他說,這種簡單的構造是一種「簡潔的演化手段」,讓水母能長得很大,又能吃更多東西,卻不會有很高的代謝率。

布羅茨說:「牠們在每一次大滅絕都倖存下來。」雖然多數曾經存在的物種都滅絕了,但「這群水袋卻以某種方式倖存下來了。」存在時間超過6億年。

攻擊速度快如閃電

羅德島羅傑威廉斯大學的生態學家尚恩.柯林(Sean Colin)說,水母的刺螫是「生物學上最迅速的過程之一。」對於水母這種看似簡單的動物而言,這個過程也相當複雜。

黃金水母每天都跟著陽光在水母湖裡漫游,該湖是帛琉的一座鹹水湖。
PHOTOGRAPH BY MICHAEL MELFORD,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水母的刺螫細胞稱為刺絲胞,這是水母的一種奇異特徵,牠的近親如珊瑚、海葵也有同樣的特徵。這些細胞裡有一種稱為刺絲囊的胞器。如柯林所描述的,刺絲囊含有囊狀構造,裡面裝有盤繞的細小魚叉。

水母受到刺激發動攻擊時,數百個刺絲囊就會彈出來。這種釋壓過程非常快速,只需700奈秒1就能完成戳刺動作,力量足以弄碎甲殼動物外殼最脆弱的地方。

不是故意螫你的

只要與任何有機物質輕碰(包括我們人類)刺絲囊就會被觸發。有些水母的刺螫可能致命,例如澳洲北部及印度洋-太平洋海域的箱型水母;而有些水母的刺絲胞則不會穿透人類皮膚。

不過,水母不會互相刺螫。布羅茨說,可能是化學信號讓牠們避免互相攻擊。

不是所有水母都以傘膜在上的姿勢漂浮。顛倒的水母會翻轉,並生活在印度洋-太平洋、佛羅里達州、加勒比海、夏威夷的熱帶海域的海床上。

體內的開心農場

這些水母會將傘膜平放在海床上,就好像在度假做日光浴一樣,而牠們做的事確實跟日光浴差不多。布羅茨說,牠們把微型藻類保存在身體組織內,並「讓藻類照射陽光,給它們空間生長」,然後將藻類做為一種營養來源。

帛琉水母湖裡的黃金水母(Mastigias papua etpisoni)也會養殖藻類,在白晝時跟隨陽光從湖的一邊游到另一邊,並在夜間為「作物」施肥。

在加州長灘太平洋水族館裡,這隻維多利亞多管發光水母漂浮在水中。這種動物的生物發光基因已被研發為贏得諾貝爾獎的生醫科技。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諾貝爾獎該算牠一份

布羅茨表示,目前已發現的三千多種水母,許多都具有生物發光性,這代表牠們能自行發光。布羅茨說,維多利亞多管發光水母之所以會發光,是因為牠有稱為綠螢光蛋白(GFP)的基因,這個發現非常重要。

科學家將這種蛋白做為生物標記時,它能「照亮」體內的運作情形,讓科學家可以追蹤各種生理機制,像是胰島素製造、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感染、肌肉構造等。

研發這種技術的研究人員利用水母的生物發光性,於2008年贏得諾貝爾化學獎2

死了都要螫

水母的刺絲胞就像恐怖電影裡死不了的殺人魔。一條脫落的觸手,甚至已經死亡的水母都有可能螫傷你。柯林說,如果有隻烏賊吃了水母又沒有完全消化掉,然後你又吃掉那隻烏賊,那麼那隻水母也可能螫傷你。

有人決定要開始吃素了嗎?

↑↑↑↑↑海龜吃水母片。有看過海龜吃海蜇皮嗎?如果沒看過,現在讓你看看。

撰文:Liz Langley

編譯:涂瑋瑛

同場加映>>你以為帛琉才有水母湖?印尼也有呢!

(本文的網頁首圖Photo Credit : Pete Sheffield, via Flickr, CC BY-SA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