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款油膏比該區製作木乃伊的高峰時期還早了大約2,500年。

長久以來,學者都以為埃及史前木乃伊的形成純屬意外。然而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這些古代死者的保存有人類插手。

這具木乃伊以精巧地屈肢狀躺成胎兒的姿態。雖然它現在安眠於義大利杜林(Turin)的一座博物館中,但這脆弱的姿勢被認為是成形於數千年前的埃及,在尼羅河畔附近的炙熱黃沙中被烘烤。

這具約5,600年前的史前木乃伊一開始看起來像是湊巧形成的,它剛好在沙漠中烤成抗腐的酥脆狀態。但是新的證據指出這具杜林木乃伊並非意外形成──而且如今學者拼出了它的防腐油膏的詳盡配方。

↑↑↑↑↑古埃及小百科
以金字塔、法老、木乃伊和古墓聞名的古埃及文明繁盛了數千年。不過它留下了什麼影響?來看看古埃及如何以眾多文化發展貢獻社會,特別是在語言和數學方面。

這張成分清單代表的是已知最早的埃及防腐油膏,比該區域製作木乃伊的高峰時期還早了大約2,500年。不過這份早期配方和後來的防腐油膏非常相似,也就是古埃及人為了協助像圖坦卡門(King Tut)這樣的貴族步入來世,在大量儀式中使用的那些油膏。

「其中的關連真的很有趣,」史都華.泰森.史密斯(Stuart Tyson Smith)說,他是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分校的考古學家,並未參與此次研究。「這給了我們一片以前沒有的好拼圖。」

突破性的時刻

8月15日發表於《考古科學》(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期刊上的這篇研究,出自數十年來對史前木乃伊的嚴謹研究。研究共同作者亞娜.瓊斯(Jana Jones)是麥考瑞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的埃及學家,她對這項早期木乃伊製作的研究靈感最早來自1990年代,當時她正在研究大約6,600年前的古代木乃伊裹屍布。

瓊斯將裹屍布擺在顯微鏡下細看,然後感到震驚:布料看似含有防腐用樹脂的殘渣,一種在較晚期的木乃伊身上常見的複合物。「那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她說。

不過光憑顯微鏡下的證據,還不足以宣稱埃及人為死者進行防腐處理的時間比原先以為的早數千年。還需要謹慎的化學分析,而瓊斯和她的團隊花了十年才完成這些分析。「這就是木乃伊的詛咒。」她戲稱。2014年,研究團隊終於確認裹屍布上的發現,且將結果發表於《公共科學圖書館:綜合》(PLOS ONE)期刊。

「這是一個突破性的時刻。」史蒂芬.巴克利(Stephen Buckley)說,他是一名考古化學家兼木乃伊製作專家,負責主導2014年和最新這篇研究的化學分析。

然而有些專家抱持懷疑態度,瓊斯說。研究團隊缺少來自木乃伊實體的證據,因為這些布料都已經和它們所包裹的主人分離已久。於是他們轉向研究杜林木乃伊以尋求更多線索。

防腐配方解密

杜林木乃伊──他常被暱稱為「佛瑞德(Fred)」──從1900年代早期開始就一直待在義大利杜林埃及博物館裡,而且未曾碰觸過當代防腐劑,也沒有被科學家研究過。

研究人員從木乃伊身上取樣以進行一連串實驗,爬梳出古老防腐配方的切確化學成分。他們發現油膏以植物油為基底,然後混合植物膠或糖、加熱過的針葉樹樹脂,還有芳香的植物萃取物。後兩個成分尤其重要,因為他們能遏止微生物孳生。

木乃伊身上塗得這些成分不止和數千年後埃及使用的油膏相近,也和學者在史前木乃伊裹屍布上辨識出的化學成分極為相像。

「這毫無疑問地證實了我們之前的研究。」瓊斯說。

由於史前木乃伊皆呈屈肢狀且器官仍留在乾枯的身體裡,他們和你想到埃及時會出現在腦中,那種躺在墓中的經典木乃伊相差甚遠。不過防腐油膏背後的基本概念還是一樣的。

這種香膏會形成「某種黏稠的棕色糊狀物」,瓊斯說。進行防腐處理的人員會在包裹屍體前先將繃帶浸過油膏,或直接將糊狀物塗在屍體身上。接著木乃伊被放在炙熱黃沙中,讓炎日與香膏防腐劑聯手保護屍體安好。

之後的「經典」木乃伊則較常平躺地埋進遠離太陽光的墓穴中。因此巴克利說,防腐處理人員必須進行額外步驟,例如將大腦和其他器官移除,還有用一種叫做泡鹼的鹽巴為屍體脫水。

重建配方

研究也顯示,早期防腐處理的地理分布比過去認知的還要更廣。較早那篇研究中分析的裹屍布,就位於杜林木乃伊接受保存的可能地點的北方超過160公里遠處。

所以古埃及人是怎麼在這麼久以前想出防腐配方的?

「這些成分中有些可能一開始是帶有象徵意義的,」巴克利猜測:「不過他們接著注意到這些材料有防腐功效。」團隊正在研究進行早期防腐材料實驗的遺址,巴克利說,暗示他們未來將有新的發表。

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解剖服務處的退休主任羅恩.韋德(Ronn Wade)讚許這篇新研究的透徹。1994年,韋德在國家地理贊助下以當代人體複製出埃及製作木乃伊的過程。

「如果當時我們製作木乃伊的時候有這些資訊就好了,」他說:「那會很有趣。」

撰文:MAYA WEI-HAAS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迷你「外星人」木乃伊謎題揭曉!木乃伊身上發現古埃及最古老的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