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小的弗洛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出土的洞穴附近,依然住著身形矮小的民族。他們會不會是親戚?

考古學家道格拉斯.霍布斯(Douglas Hobbs)在搜索發現「哈比人」遺骸的梁布亞洞穴。
PHOTOGRAPH BY FAIRFAX MEDIA VIA GETTY IMAGES

那副骸骨乍看之下像小孩。這名人族女性出土自印尼弗洛勒斯島的梁布亞(Liang Bua)岩洞,她在世時身高大約只有107公分高,但她可不是未成年。事情很快就明朗了,這名矮小的人族生物相當特別:她屬於一個全新的物種,科學家稱之為弗洛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

這項2004年公開的發現,自此點燃一場激烈論戰,探問這種神祕人族生物和其他類似遺骸,也就是如今以「哈比人」之稱聞名的生物,該放在我們系譜樹的什麼位置。一篇在8月3號發表於《科學》期刊的新研究,寫出了作者理查.格林(Richard E. Green)稱之為「哈比人重大謎團」的最新篇章。

格林是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的計算生物學家,他和一組跨國團隊共同檢視了當代蘭巴薩莎(Rampasasa)侏儒族的遺傳物質,這些人住在發現哈比人的洞穴附近。研究團隊想知道這些身材矮小的現代人身上,究竟有沒有哈比人的DNA。

「簡而言之,答案是:沒有,」格林說:「我們找得非常仔細,但還是完全找不到任何證據。」由此看來,弗洛勒斯島上可能發生過至少兩次住民族群發展出矮小身形的演化適應,其間相隔上萬年。

長得矮是生病還是遺傳?

研究人員近年來已經慢慢拼湊出弗洛勒斯人的故事。這些矮小的人族大約是100萬年前居住在此區域的直立人(Homo erectus)後裔。雖然不確定哈比人流浪到弗洛勒斯島的確切時間,但是根據洞穴附近發現的貌似哈比人的顎骨與牙齒判斷,70萬年前似乎已經有島嶼居民身形長得矮小。哈比人的遺骸定年在10萬至6萬年前,而石器分析結果則顯示他們在19萬年至5萬年前就已經出現在島上了。

儘管如此,有些人仍主張哈比人根本不是新的物種,因為嬌小的體型可以是唐氏症或侏儒症造成的。這種說法出自2011年發表的一篇爭議研究,文中指出弗洛勒斯人遭受阻礙生長的小腦症所苦。格林反對這項主張,不過他說那篇研究「確實指出了一件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

他們發現,古代的弗洛勒斯人和當代住在梁布亞洞穴附近的蘭巴薩莎侏儒族,在面部比例上有些驚人的相似之處。「在我看來,說是巧合也太勉強了。」他說。

當時格林才剛完成尼安德塔人基因體的定序藍圖。他的團隊在這項研究中有辨識出現代人體內古老人族基因的痕跡。他說:「有機會的話,說不定什麼東西都會相互混合。」或許哈比人的情形也是如此。

於是格林和來自歐洲、澳洲和印尼的同行,開始分析當代侏儒族的基因體,以判斷他們的祖先是否曾經和弗洛勒斯人混血。

村民的身世之謎

新研究的作者之一,普林斯頓大學的瑟莉娜.塔奇(Serena Tucci)說,從發現弗洛勒斯人以來,或甚至可能從更早以前,蘭巴薩莎人就相信他們的祖先和「聖殿般」雄偉的梁布亞洞穴有關。她說,他們相信洞穴裡發現的哈比人是他們的先祖之一,且時常帶食物或鮮花等供品到洞穴。

在收集樣本以前,研究團隊很努力地向當地人說明研究目的和收集樣本的程序,塔奇解釋,這樣的溝通過程仰賴兩名翻譯:一人將英語翻譯為印尼語,另一人再把印尼語翻譯成當地的芒加萊語(Manggarai)。大體而言,蘭巴薩莎人迫切地想參與這項分析。她說:「他們想瞭解自己的歷史。」

研究人員從志願者中隨機挑選了32名成年人,請他們朝一根管子中吐口水,以收集遺傳分析用的樣本。他們從這些個體中分析出10組完整的基因體。團隊接著將遺傳分析結果與來自東亞、馬來西亞、印尼、巴布亞新幾內亞和其他地區的225個族群共2,500名當代個體DNA做比對。

↑↑↑↑↑人類祖先如何走出伊甸園,遍布全世界?

由於目前還沒有人成功從弗洛勒斯人的遺骸中取出DNA,研究人員無法直接比較古代和現代的DNA。他們用了一個稍微不同的替代方案來尋找哈比人的痕跡,也就是提問:「我們找到什麼無法解釋的東西?」格林說。「答案是:沒有什麼東西看起來像我們期待的哈比人。」

研究顯示,蘭巴薩莎人的祖源有一大部分可追溯到包含巴布亞新幾內亞、所羅門群島和俾斯麥群島在內的近大洋洲(Near Oceania)地區。他們的遺傳另有相當高的比例看似來自相對晚近的東亞移民。

此外還有一些古代人族的證據,包含尼安德塔人的痕跡和大約0.8%的丹尼索瓦人(Denisovan)基因。然而除此之外,研究人員找不到任何年代早到可能來自像哈比人這類物種的人族混血證據。

「我也非常希望答案是『有』啊,」格林說:「但結果就不是這樣。」

島嶼侏儒化?

「到處都可以找到(基因)混合,甚至我們以為不同物種的族群之間也是這樣。」杜克大學的族群遺傳學家艾米.高柏(Amy Goldberg)說,不過她沒有參與這項研究。她說這份最新研究,是當今基因體時代首度出現的幾項找不到雜交的研究之一。

她讚許這項新研究分析得非常透徹,也指出哈比人留下的蛛絲馬跡也許存在,只是現有方法偵測不出來。不過她說,當地完全有可能在漫長的時間中,發展出兩次體型矮化。

「我們認為島嶼上能發生很多怪奇的事。」塔奇解釋,由於可取得的食物不同,掠食者種類也較特殊,甚至有時根本沒有掠食者,島嶼上的生命成長方式和大陸上的生物迥異。許多生物會變小,這個過程稱為島嶼侏儒化(insular dwarfism)。

馬達加斯加的侏儒河馬,以及曾經與哈比人一同漫步於弗洛勒斯島上的小型大象表親,可能都是這樣出現的;但是有些生物反而變大了,例如現在依然在弗洛勒斯島上爬行的巨鼠。牠們「和我的貓一樣大。」塔奇補充。

然而伍倫貢大學的赫里.范登貝赫(Gerrit Van den Bergh)認為應該要更謹慎地看待矮化的成因。他說,現在還不清楚蘭巴薩莎人是否經歷過島嶼侏儒化。雖然食物匱乏常常是島嶼侏儒化的驅力,但由於蘭巴薩莎人非常善於農耕,因此缺乏食物在此的天擇壓力可能很有限。

「島嶼侏儒化本來就有點神祕,」格林表示同意:「有些事情科學就只能說:『好吧,這樣解釋應該行得通吧。』」

「對我而言,這個研究表現出身高背後的複雜架構,」蘇西妮.拉瑪錢德蘭(Sohini Ramachandran)補充,她是布朗大學的人類族群遺傳學家,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她補充說,目前仍不清楚演化出這些矮小身形的原因。「未來還有許多令人期待的工作要做,需要將這些樣本移用至其他研究,以從遺傳學上了解該特徵。」

團隊現正準備將研究結果傳達給蘭巴薩莎人。「研究的一個關鍵部分,就是要把結果帶回去。」塔奇說,她正在和印尼插畫家合作製作容易理解的圖像,用來向當地村落報告研究成果。不過之後還有更多事情要做。該研究給出的問題似乎比答案還多,但也確實為弗洛勒斯人的興衰謎題帶來一筆吊人胃口的線索。

「重大謎團依舊,」格林說:「他們到底是什麼?」

撰文:MAYA WEI-HAAS

翻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人類曾經遇見哈比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