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太平洋西北地區(Pacific Northwest)的虎鯨跟幼仔感情似乎非常親密,因此在幼仔死後出現了打破紀錄的長時間哀傷期。

在太平洋北地區一隻編號J35的虎鯨一直將牠死去的幼仔帶在身邊,專家說她是在哀悼失去的孩子。PHOTOGRAPH COURTESY CENTER FOR WHALE RESEARCH (PERMIT #21238)

在太平洋西北地區外海,一隻叫做J35的虎鯨用頭部推動的方式把牠死去的幼仔帶在身邊達17天之久,並游了1600公里。專家說這悲傷的一幕正是這種優雅動物擁有複雜情感最好的案例與實證。

「我知道這不是第一次在J群(J Pod)觀察到這種現象,第一次大概是在15年前。」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虎鯨研究人員約翰.福特(John Ford)說:「這種鯨魚有照顧後代的強烈本能,而且顯然擴及一出生就死亡的新生兒。」J35的綽號叫做塔勒闊(Tahlequah),牠是長期被研究的南方居留型虎鯨(Southern Resident Killer Whales)J群裡一隻20歲的成員。J群和它瀕危的分支家族K群及L群,一起住在涵蓋美國西雅圖,以及加拿大溫哥華與維多利亞外海的廣大海域。

研究人員一開始很擔心這趟「悲傷之旅」會嚴重影響J35的健康。但幸運的是,牠似乎已安然無恙地度過。 「岸上拍攝的長焦數位影像顯示,母鯨看起來身體狀況良好,」鯨魚研究中心(Center for Whale Research)在一次更新中指出,「這一切都是在她破紀錄的磨難後。」

雖然我們知道虎鯨和海豚一樣,會照顧牠們死去的幼仔,但J35的守喪紀錄是最長的。

當J35持續牠的哀悼時,有些專家疑惑牠為什麼會這麼離不開死去的幼仔。這是否是因為幼仔出生後曾短暫地活了約30分鐘?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星期五港(Friday Harbor)鯨魚博物館(The Whale Museum)的執行主任珍妮.艾金森(Jenny Atkinson)認為塔勒闊感受到的悲傷特別深沉,是因為在懷孕17個月之後,牠在寶寶死亡之前已和牠互相建立感情。

「我覺得這是有可能的。」福特同意。

幼仔的死亡對J群是個重大打擊,因為這個鯨群已有3年不曾有過出生成功的案例。J群、K群與L群合起來共有75隻虎鯨,然而族群要維持生存可能性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鯨魚研究中心的創辦人與主持人肯.貝爾康(Ken Balcomb)認為還有五年。

「我們認為這個族群的繁殖壽命最多只有五年的時間可以完成這件事,」──意思是生出能存活下來的後代。「但如果這五年內都沒動靜,那就真的沒戲場了。」他寫道。

J35帶著牠的死去幼仔達17天之久。研究人員一度擔心牠會因為耗費太多精力而傷害到自己。PHOTOGRAPH COURTESY CENTER FOR WHALE RESEARCH (PERMIT #21238)

貝爾康指出食物的欠缺是罪魁禍首。他在中心網頁裡寫道:「我們很早就證明這些吃魚的鯨魚已變得愈來愈瘦,死亡率也在爬升。」

「這個瀕危族群裡的鯨魚以大鱗鮭(Chinook salmon)為主要食物來源。不幸的是,大鱗鮭本身也是瀕危動物。」他補充說。

專家非常慶幸J35可以安然度過難關。身為一隻正值盛年的20歲母鯨,鯨群需要牠來繁殖下一代。

「就算沒有這個死亡事件,這個族群依然處於危機之中。」艾金森說:「牠們需要我們的管理與支持才能生存下去。」

 

撰文: Lori Cuthbert

編譯:蔡雅鈴

延伸閱讀:中國第一個虎鯨繁育基地引發爭議首例虎鯨殺嬰事件 母子聯手溺死幼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