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規模野火可能傷害某些動物,例如在北加州肆虐的那些野火--不過有些動物會逃走,有些反而會更加茁壯成長。

2013年8月24日,一頭母牛從火焰旁走過,這起野火來自加州格羅夫蘭(Groveland)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邊界附近發生的「環火」(Rim Fire)。PHOTOGRAPH BY NOAH BERGER, EPA
2018年7月30日更新:本報導原發表於2015年9月14日,已更新關於近期加州野火的資訊。

目前有數十起野火正在世界各地肆虐。本月稍早,希臘爆發了大火,而今年夏季的持續高溫與乾旱也讓瑞典、挪威、芬蘭、西班牙及英格蘭出現火災的機率升高。在北美洲,已有報導指出加州、俄勒岡州、阿拉斯加州等地出現持續延燒的致命烈火,光是今年就燒毀數百萬英畝的土地。

目前北加州的野火正留下毀滅的痕跡。沙加緬度以北大約260公里的雷丁(Redding)發生了「卡爾大火」(Carr Fire),已奪走數條人命,並破壞數百棟建築。但某些野生動物演化出與火共存的能力,對牠們而言,這場大火並不可怕。

馬札卡.蘇利文(Mazeika Sullivan)於之前的訪談中說,在這些地區,「野生動物與火有長期關係。」他是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的生態系生態學家。「火原本就是這些環境的一部分。」

許多動物都有能力逃離火災。鳥類能飛走,哺乳類能跑走,而兩棲類及其他小型動物則鑽入土裡、躲進樹幹,或在岩石下找掩護。其他動物包括麋鹿等大型動物則會在溪流與湖泊裡避難。

令人驚訝的好處

澳洲一名山林消防員蓋布瑞.杜斯塔奇歐(Gabriel d’Eustachio)在2014年說,他曾目睹一大群小型無脊椎動物逃離烈焰。他說:「這群在火勢前方爬行的討厭蟲子會把你淹沒。」

火災可能對捕捉這些逃難動物的掠食者有益。舉例來說,曾有人見到熊、浣熊、猛禽獵捕試圖逃離烈火的動物。有些研究顯示,澳洲有幾種鳥類甚至可能幫助散播火災,因為這麼做可能有助於趕出小型動物,供這些鳥類捕食。

蘇利文說,「在那種短期狀況下,」例如動物逃離火災時,「總是會有贏家跟輸家。」

研究顯示,在會自然發生野火的區域中出現中等程度的野火時,也可能增加森林的「區塊性」,並創造更多類型的小生境,例如開放性草地或再次生長的森林。多樣化的生物群落能支持多種動物與整體生態系。

科學家無法準確估計每年死於野火的動物數量。但目前有紀錄的野火案例--即使是非常嚴重的野火--都沒有消滅整個族群或整個物種。

↑↑↑↑↑以火攻火

當然,有些動物的確因為跑得不夠快或無法找到避難處而死於煙霧或烈焰,年輕動物與小型動物的風險特別高。牠們的某些逃離策略可能無效,例如無尾熊會本能地爬上一棵樹,結果可能被困在樹上。

高熱也會殺死動物--甚至包括深埋在地底的生物,例如真菌。俄勒岡州科瓦利斯(Corvallis)美國國家森林局(United States Forest Service, USFS)的真菌學家珍.史密斯(Jane Smith)曾在野火中燃燒的木材底下測量到攝氏700度的高溫,而離地表整整5公分深的地方則有攝氏100度。

 

火積雲升起

加州野火影響的不只是生物。極高的溫度會形成新的雲,稱為火積雲(pyrocumulus)。火積雲通常伴隨火山爆發出現,高溫將植物的水氣逼出後,水氣會附著在煙塵粒子上,隨著上升逐漸凝結,因而快速形成火積雲。這些暗灰色的大片積雲充滿煙塵與灰燼,可達將近8公里高。

在某些狀況下,火積雲會挾帶足夠水氣,引起傾盆大雨把火熄滅。但在加州,火積雲讓滅火工作變得更為困難。火積雲能導致突然且劇烈的溫度變化,這可能產生無法預料的強風,使野火的火勢更大。

 

改變的驅動因子

森林及大草原等野外區域會隨著時間自然生長,並改變其組成。形成一年的森林跟形成40年的森林會有不同的動植物組成。俄勒岡州立大學(Oregon State University)的野生生物學家派翠西亞.甘迺迪(Patricia Kennedy)說,像野火這樣的干擾因素有類似重啟按鈕的作用,讓古老的森林得以重生,而且「許多物種需要這種重啟」。

2013年8月23日,一隻郊狼走過美國120號高速公路,該路因加州格羅夫蘭附近的環火而關閉。PHOTOGRAPH BY NOAH BERGER, EPA

野火焚燒後到底會出現什麼?這取決於地形、野火的嚴重程度、影響的物種,但野火總是會引起一連串改變,因為植物、微生物、真菌與其他生物會重新佔據火燒區域。隨著樹木與植物老化,光線與其他條件也會改變--而該區域的生物組織也會隨之改變。

流經火燒區域的溪流與其他水體也可能改變。水流、濁度、化學組成、結構都可能有所不同;魚類可能會暫時離開;水生無脊椎動物可能出現短期消亡,這可能影響陸生動物。

蘇利文說:「水與陸地有緊密連結。」

 

讓它燒?

許多物種其實需要火做為生活史的一部分。來自火焰的熱能可以刺激某些真菌釋放孢子,例如羊肚菌(morel mushroom)。特定植物只有在火燒過才會結籽。如果沒有火,這些生物就無法繁殖--任何依賴它們的生物都會受到影響。

因此,雖然野火會對某些物種產生無法預料的正面影響,但過多火災對於大部分生物仍會造成負面衝擊。自1970年代早期開始,美國西部的野火季長度已從大約五個月延長到超過七個月的時間。氣候變遷使氣溫上升,導致山上的積雪融化,缺乏濕氣的森林也更容易起火。

如同肯尼迪所說,你家後院起火時,火就是有害的。但在某種程度上,火可能對森林有益--至少對生活在森林的某些動物而言是有益的。

↑↑↑↑↑縮時攝影:加州野火的美麗與危險

 

撰文:Sarah Zielinski & Elaina Zachos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加州野火,重創葡萄酒之鄉 / 野火導致加州居民在烈焰中冒險通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