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花了20年尋找奧茨的胃,現在他們知道胃裡裝著什麼──而且詳細過頭了。

研究人員為冰人奧茨(Ötzi the Iceman)胃中的內容物取樣,以查出他最後一餐到底吃了什麼物種的動植物。PHOTOGRAPH COURTESY SOUTH TYROL ARCHAEOLOGY MUSEUM, EURAC/M.SAMADELLI

冰人奧茨的胃不在它該在的位置。這顆錯置的胃躲了科學家20年。不過在2009年,科學家終於從新掃描的放射線攝影的掃描中找到了它──莫名其妙地被擠到肋骨下方下肺葉的位置。而且裡面是滿的。

1991年,一對登山客在阿爾卑斯山脈奧茨塔爾山(Ötztal Alps)發現這名5,300歲的獵人。從那時起,研究人員就持續搜索奧茨冰凍乾枯的身軀,以探知過去生活的樣貌,以及他為何死於非命。科學家已經研究過他的綿羊皮大衣和山羊皮綁腿;檢查過他的蛀牙;細看過他指頭上可能因凍傷留下的瘤;思琢過他腸道裡的寄生蟲卵;也為他皮膚上每一幅刺青建了檔。

如今在對胃部內容物進行過一連串檢驗之後,研究人員已經確認這具冰封木乃伊的最後一餐菜單:羱羊(ibex)肉乾與脂肪、紅鹿、單粒小麥(einkorn wheat),還有微量的有毒蕨類。該研究於7月12日發表於《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以驚人的詳盡程度窺視古代飲食與可能的食物處理方式。

失落的胃

90年代晚期,由於奧茨的胃不知身在何方,科學家便從這具木乃伊毛髮中的氮同位素找尋他的飲食線索,結果顯示這位冰人吃素。之後奧茨的結腸內容物分析結果則指出他是雜食,揭露了他在死前那一天不只吃了穀類,也吃了紅鹿和山羊肉。

不過科學家在最新的研究中試圖找出這名冰人最後一餐吃了什麼切確物種。為達目的,他們必須從他的胃中取樣。

↑↑↑↑↑為冰人驗屍:這支縮時影片呈現科學家如何檢驗現年5,000歲的奧茨。

為了找到這個迷走的器官,科學家先檢視奧茨的膽結石,它們在膽囊中成形,而膽囊是個位於肝臟下方的小囊袋,就在胃附近。研究團隊將放射線攝影影像中鄰近胃的器官一一連起,最後終於找到了胃。

然而,為了防範微生物入侵,冰人木乃伊保存在攝氏零下6度的低溫中,科學在取樣前必須先解凍它。他們接著用內視鏡工具從奧茨的胃和腸道中拉出11團黃褐色的物質。

研究作者法蘭克.麥克斯納(Frank Maixner)解釋,胃裡取出的東西和腸道中的糊狀物質不同,基本上已經因冰凍而乾燥且質脆。「它真的長得很有趣。」他說。

研究團隊先將取出物放大窺探。「光從顯微鏡底下觀察,就能清楚看出這是雜食性飲食。」麥克斯納說,他是義大利波爾察諾木乃伊與冰人研究所(Institute for Mummies and the Iceman)的微生物學家。樣本中可以看到未消化的植物纖維與肉類的微小碎片,周圍裹著一團雲霧狀脂肪。研究團隊接著開始一連串針對DNA、蛋白質、脂質、代謝產物與更多其他物質的檢測。

研究者在冰人的胃部內容物中發現的一小片未消化植物組織。PHOTOGRAPH COURTESY INSTITUTE FOR MUMMY STUDIES, EURAC RESEARCH/FRANK MAIXNER

奧茨的最後一餐

根據脂質和蛋白質分析結果,奧茨當時吃了羱羊(Capra ibex)的肌肉和脂肪,這是一種至今依然常見於奧茨塔爾山脈的山羊。這顆胃裡的高脂肪內容物應可支撐需要耗費大量體力的長途跋涉。「雖然羱羊脂肪可能很難吃。」麥克斯納笑稱。

奇怪的是,雖然DNA分析結果顯示這餐飯包含紅鹿(Cervus elaphus),但是研究人員找不出奧茨吃了什麼部位。其中一種可能是,他吃了紅鹿的內臟,例如脾臟、肝臟或腦,另一種可能是被分解掉了。「這真的很難說。」麥克斯納說。

不過科學家還是可以研究肉類料理的方式。他們研究這塊肉的顯微結構和化學成分,再拿來和現代烹煮前後的肉做比較,由此猜測奧茨吃的肉沒有加熱到攝氏60度以上。麥克斯納說,由於新鮮肉類腐敗地快,很有可能是為了保存才把這塊肉做成肉乾。檢驗得到的碳微粒也表示這塊肉可能經過煙燻。

奧茨也吃了單粒小麥和有毒的羊齒植物。如果吃到一定量,羊齒植物可能會導致牛隻貧血,或使綿羊失明。它也可能致癌。不過有些人還是會少量進食這種植物。

奧茨可能也很享受吃這種綠葉植物。「我們知道他的胃裡有些病原體會讓他不舒服,所以他甚至有可能吃這些蕨類來治胃痛。」麥克斯納說。不過他補充:「不過這點,至少在我看來有點想太多了。」另一種可能是他用蕨類包裹食物,然後不小心把幾片葉子和零食一起吞下肚──之前已經有人提出這個想法來解釋奧茨吃進去的苔蘚。

經由奧茨的胃窺見過去

纖維、蛋白質和大量富含能量的脂肪,這些飲食一同顯示了一頓精心準備的餐點。「他們有知識可以製造適當的衣服、適當的狩獵裝備,在飲食方面也是如此,」麥克斯納說:「它們顯然是被精心備好的。」

雖然這只是單一樣本,但研究結果超乎預期詳盡地道出奧茨的最後時光。「我不知道我們以後還能做得比這個好多少。」凱瑟琳‧雷恩‧阿馬托(Katherine Ryan Amato)說,她是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生物人類學家,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她解釋,科學家使用間接方法研究飲食由來已久,透過時間廣泛地看待變化。「這項研究確實讓我們從更微小的尺度了解飲食,也可以進行更仔細的討論,」她說:「這真的很令人興奮。」

人們依然在爭論奧茨之死和什麼樣的事件有關。他身上的眾多新傷口指向暴力衝突,有些人說奧茨是在被追殺時逃進山裡。不過麥克斯納說,他胃中的最後一餐指向一個不大相同的故事:「我個人認為他這趟跋涉是有備而來。」

穀類和肉類的組合餐──還有鹿皮箭袋裡兩支完整的箭──顯示他剛吃下的不是新鮮獵物。反之,奧茨在死亡前的最後幾個小時裡,吃的是麥克斯納所謂的「精心準備的外帶便當。」

延伸閱讀:考古學家疑似挖到吸血鬼墳墓探險家面對面:水下考古學家 – 吉勒摩・德・安達

撰文:MAYA WEI-HAAS

編譯:石頤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