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現代人抵達菲律賓的數十萬年前,已經有一頭犀牛在那被人宰殺了,下手的到底是什麼人?

菲律賓呂宋島上發現一處70萬年前的遺址
研究人員在菲律賓呂宋島上發現一處70萬年前的遺址,未知的人族生物曾在這裡宰殺過一頭犀牛。研究團隊為了避免損傷化石,僅以竹籤挖出犀牛骨頭。
PHOTOGRAPH BY THOMAS INGICCO

在菲律賓發現的一批石器,年代比現代人抵達該群島的時間還要早了大約60萬年,但是學者不確定製造者是誰。

《自然》期刊在5月初向世人展示的這些驚人史前器物,被丟棄在呂宋島一座氾濫平原上遭屠宰的犀牛屍身旁。製作石器的人當時顯然正在準備一餐飽食。犀牛的兩支腿骨被敲碎,看起來是有人想享用裡面的骨髓。石刃切割的痕跡交錯於犀牛的肋骨和踝骨上,清楚顯示有人運用工具從屍身取下肉。

這些史前器物的年代格外引人矚目:這些被切割過的骨頭大約可追溯到77萬7,000年前至63萬1,000年前之久,學者估算最有可能的年代大約是70萬9,000年前。這項取得國家地理學會部分資助的研究,將菲律賓出現古人類蹤跡的時間往前推,比我們現代人(Homo spaiens)已知的起源還要更早。菲律賓人族蹤跡第二久遠的證據,出自呂宋島的卡勞洞穴(Callao Cave),此處曾經出土6萬7,000年前的足骨。

「我們很驚訝能在菲律賓找到這麼古老的人類遺跡,」該研究的第一作者托馬斯.英吉柯(Thomas Ingicco)說,他是法國國立自然史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考古學家。雖然學者不知道屠宰犀牛的是我們哪一位古老表親,但這項發現可能會在南太平洋人類史的研究者之間掀起一番討論,特別是那些探問人族究竟多早以前抵達菲律賓的學者。

「我覺得這很了不起,」並未參與此研究的馬克斯普朗克科學人類史研究所(the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古人類學家麥可.佩查格利亞(Michael Petraglia)說:「雖然以前就有人宣稱菲律賓之類的地方曾經存在早期人族,但直到現在才有充分的證據。」

可靠的定年

南太平洋上數個適宜人居的島嶼,很久以前就因為四面環海而彼此分隔,所以過去認為人類的遠古表親在不會航海的情況下,無法抵達這些島嶼。

不過俗話說,生命自會找到出路。2004年,學者將佛羅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公諸於世,這個人族物種曾經在孤立的佛羅勒斯島上生活過數十萬年。2016年,學者也在佛羅勒斯島北方的蘇拉威西島發現石器。國家地理當時曾經報導,蘇拉威西島的石器至少有11萬8,000年之久,比第一位解剖學意義上的現代人抵達該島的時間早了6萬年。

「這真的非常、非常叫人興奮,事情愈來愈清楚了,古代人族有能力橫渡深海,」亞當.布魯姆(Adam Brumm)說,他是在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研究佛羅勒斯人的古人類學家。


↑↑↑↑↑菲律賓這座火山危險在哪?

英吉柯和荷蘭生物學家約翰.德弗斯(John de Vos)為了尋找類似遺址而來到呂宋島北部以出土古代遺骨聞名的卡林加(Kalinga)。從1950年代開始,研究人員陸續在卡林加找到動物骨骸和石器,卻無法為這些零散的遺物定年。為了證明古代人族曾經在卡林加生活,德弗斯和英吉柯必須找到尚未出土的遺物。

2014年,研究團隊在卡林加挖了邊長2.1公尺的探坑。研究人員幾乎立刻就開始發現一種滅絕已久的犀牛骨頭。他們很快就找到一整副骸骨,還有屠宰者留下的石器。

為了測定遺址的年代範圍,團隊測量沉積物和犀牛的牙齒中經過時間自然吸收的輻射量。此外,由於鈾會隨著時間衰變為釷,他們也測量了一顆犀牛牙齒中的天然鈾含量。他們還在犀牛骨骸周圍的泥土中發現78萬1,000年前因小行星撞擊而生成的熔融玻璃碎屑。

「現在你必須嘗試各種方法來確定年代,因為過去有太多定年結果都被證明不可靠,」該研究的共同作者傑利特.范登貝赫(Gerrit van den Bergh)說,他是伍倫貢大學(University of Wollongong)的沉積學者。

奇特的人選

石器製造者的候選名單裡包含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這是一支神祕的人族分支,目前只由少數西伯利亞化石與DNA中發現證據。然而候選人中的首選是早期人族中的直立人(Homo erectus),因為目前確定他們已經成功抵達東南亞,印尼的爪哇島就出土了70萬年以前的直立人化石。

英吉柯的團隊認為這些屠夫可能是呂宋島版本的佛羅勒斯人,他們可能是某群直立人的後裔,最終抵達佛羅勒斯島。經過千年演化,直立人可能在沒有天敵的島上經過「島嶼侏儒化」(island dwarfism)的過程,縮小為更有生存效率的體型。

2010年,一支由菲律賓大學迪里曼分校(University of Philippines Diliman)考古學家阿曼德.米哈雷斯(Armand Mijares)帶領的團隊,發現了卡勞洞穴足骨,這塊骨頭的尺寸介在現代人和佛羅勒斯人之間。這種呂宋島的人族成員,是幾十萬年前遭遇海難而抵達這裡的直立人,之後又在本地化育出的哈比人後裔嗎?現在還言之過早。

「我們對這60萬年的史前史一無所知,這發現算是某種里程碑。」佩查格利亞說。

乘風破浪?

無論石器製作者是誰,他們的祖先可能循著兩條遷徙路線之一抵達菲律賓,根據英吉柯的團隊,兩條路線分別是經過婆羅洲(Borneo)或巴拉望(Palawan)的由西往東路線,或經過中國與臺灣的由北往南路線。但是這些古代人族如何橫越海洋卻依然無解。

我們很容易想像這些已滅絕的表親會搭乘原始小船:2010年卡勞洞穴遺物的消息發布時,有些專家將他們標記為古代航海家。然而這個想法目前還太牽強了。犀牛和類似大象的生物也抵達了呂宋島,而且牠們顯然不會造船。


↑↑↑↑↑探索世界最純淨的珊瑚礁群之一。菲律賓的圖巴塔哈群礁(Tubbataha)聚集了600種魚、13種鯨豚和360種珊瑚。這片珊瑚礁與世隔絕的位置和盡責的管理讓它保存了近乎原始的狀態

或許強烈風暴曾經將泥土與水生植物由海岸邊扯下,而大型動物和犀牛屠夫的祖先意外地乘著這團漂浮物來到呂宋島。區域性海嘯或許也曾經把一些嚇壞了的直立人沖進海裡。他們可能就這樣攀著漂流的殘枝斷葉不經意地達成跳島。

「直立人的水上散布是個意外,不是什麼命運的安排,也沒有計畫,」羅素.喬昆(Russell Ciochon)說,他是愛荷華大學愛荷華城分校(the University of Iowa at Iowa City)的古人類學家。

另一類引人矚目的問題是,如果這些早期人族的後裔曾經和第一批抵達呂宋島的現代人接觸,當時發生過什麼事:「我們這個物種曾經和這些生物面對面接觸嗎?那是什麼樣的接觸?」布魯姆問道。

這些問題都有待解答,不過學者說呂宋島以及整個南太平洋人類故事探索,現在才剛剛開始。

撰文:MICHAEL GRESHKO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新線索解密:尼安德塔人的基因如何影響你的健康 / 考古學家疑似挖到吸血鬼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