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追求雌鳥,這種天堂鳥會豎起披肩、靈巧地雀躍著。

這種鳥有著世界上最黑的羽毛。為了吸引配偶,牠們翻轉在背後猶如披肩般的飾羽,並沿著半圓的步伐跳起求偶舞。PHOTOGRAPH BY TIM LAMAN

要找到比華美天堂鳥(Superb bird-of-paradise)更華麗的鳥類可說是難如登天。

華美天堂鳥的雄鳥有一套精巧的求偶儀式。牠們會展開如披肩般的漆黑飾羽作為背景,巧妙地使胸前淺藍色的胸帶及頭上的眼班變的更加明顯。

接著牠們開始以雌鳥為軸,並繞著半圓跳起舞來,直到雌鳥接受牠的追求。

直到不久前,科學家還以為華美天堂鳥在這個由43個物種所組成的天堂鳥科(Paradisaeidae)中是獨一無二的。但最近,鳥類學家艾德溫.斯科爾斯(Edwin Scholes)與攝影師提姆.拉曼(Tim Laman)在學術期刊《PeerJ》期刊上發表的研究裡,詳細描述了一個從中獨立出來的新種──福格科普華美天堂鳥Vogelkop superb bird-of-paradise)。

研究團隊在結合了野外調查與博物館藏分析後得出結論,福格科普華美天堂鳥與原本隸屬的華美天堂鳥(Superb bird-of-paradise)具有相當的遺傳差異,而後者現在更名為大華美天堂鳥(Greater Superb bird-of-paradise)。

這個新物種的德語名字意思是「鳥頭」,命名典故來自從前德國在印尼新幾內亞(Indonesian New Guinea)殖民過的一個遺世獨立的地區,從地圖上看起來彷彿一個鳥頭的形狀。

自成一格的歌舞

福格科普華美天堂鳥與牠的近親一樣,擁有世界上最極致黑的羽毛。透過顯微結構發現,牠們的羽毛幾近吸收了百分之百照射在上的光線。求偶時便以這漆黑的披肩搭配上亮藍色的斑紋,形成如卡通般的臉譜來吸引雌姓。

但即便如此,牠們之間還是有著微妙的差異。

福格科普華美天堂鳥正準備開始大跳求偶舞。PHOTOGRAPH BY TIM LAMAN

以求偶舞來說,大華美天堂鳥的膝蓋1其實我們一般視為鳥類膝蓋的部分,在比較解剖學上是相對於人類的腳踝。像鳥類、貓或狗這樣靠腳趾著地在行走的動物,稱之為趾行性動物(digitigrade);而如熊、老鼠與包含人類在內的靈長類,則是仰賴腳掌──更精確來說是蹠骨──來行走,稱之為蹠行性動物(plantigrade);至於如馬、牛、羊等有蹄類動物,靠著特化的最前段腳趾,以相對人類而言「墊著腳尖」走路方式的動物,則稱之為蹄行性動物(unguligrade)。然而為了行文上方便讀者理解,許多時候仍以「膝蓋」代稱鳥類暴露在外的雙腳彎曲處。會彎曲的比較深再回彈;而福格科普華美天堂鳥則是輕淺而快速的跳躍,以高效率從一邊蹦到另外一邊。

康乃爾大學鳥類學實驗室(Cornell Lab of Ornithology的斯科爾斯說道:「這看起來就像有人把小孩的玩具上緊了發條,然後將它放在光滑的地板上那樣。」

兩種鳥的鳴唱也略有不同。大華美天堂鳥的叫聲宏亮而粗厲;福格科普華美天堂鳥的音調則討喜許多。

斯科爾斯與身為國家地理探險家拉曼在2009年首次注意到福格科普華美天堂鳥聲音的不同。斯科爾斯解釋:「(那聲調)與另一種我們相當熟悉的鳴聲截然不同。」

這項猜疑隨著2016年一群獨立研究者的發現越來越深,他們在博物館典藏的天堂鳥標本身上發現遺傳變異,暗示了其中隱藏著另一個物種。

懷著新的遺傳發現,斯科爾斯與拉曼出發前往搜尋野外證據。在當地叢林駐紮數個月後,研究團隊記錄到大華美天堂鳥與多貝拉伊華美天堂鳥形態上的相異,好比二者的冠羽形狀便有出入,這進一步證實了他們的推測。

斯科爾斯說:「我們證據終將二者的差異拍板定案。」

鳥類的天堂

研究團隊展望能在新幾內亞高生物多樣性的森林裡發現更多新種天堂鳥,這些區域往往與世隔絕且人跡罕至,因此人為開發尚未將鳥類的棲地蠶食鯨吞掉。

斯科爾斯指出,在過去十年甚至更早之前,態度負責的生態旅遊便已方興未艾,更將這些華麗的鳥兒視為「賞鳥界的聖杯」。

他冀望未來發展依然能完好保存這塊區域:「相比起過去我們五年才遇上一位大膽的背包客,現在則是露營車一輛輛地駛入,賞鳥活動也更加密集。」

在可見的未來,這雙人組計畫繼續研究新幾內亞的天堂鳥。他補充道:「堤姆與我對這件事可是相當堅定。」

 

撰文: Sarah Gibbens

編譯:曾柏諺

延伸閱讀:德國發現最早的授粉鳥類 /科學家的眉頭一皺,這隻渡渡鳥的死因不單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