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耶路撒冷發現的一個2700年前的黏土印章可能與先知以賽亞有關,它也成為除聖經外涉及以賽亞的最早文物。

破碎黏土印章
這枚2700年前的破碎黏土印章是在耶路撒冷一個古代垃圾坑所發現,印章上可能刻有聖經裡的先知以賽亞的名字。/ PHOTOGRAPH BY OURIA TADMOR/ EILAT MAZAR

根據一篇新近發表在《聖經考古學評論》(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期刊上的文章,在耶路撒冷出土的一批文物中發現了一個公元前8世紀的黏土印章,上面刻的可能是聖經中的先知以賽亞(Isaiah)的名字。

在這篇標題為「這是先知以賽亞的簽章嗎?」的文章裡,作者考古學家埃拉特.馬扎爾(Eilat Mazar)認為刻印在這枚半吋寬受損的橢圓形黏土章上的古希伯來文字可能寫著「屬於先知以賽亞」。

如果這樣判讀這枚有2700年歷史的印章上寫的字母是正確的話,那它就是聖經之外第一個指涉到以賽亞的文物。根據聖經裡的描述,這位希伯來的先知是在公元前8世紀末到7世紀初統治猶大王國的希西家王(Hezekiah)的顧問。

聖殿山
耶路薩冷的聖殿山/崇高聖所一覽。這枚印章是在古代的防禦工事俄斐勒所發現,圖片右下角可以看到它的遺跡。/ PHOTOGRAPH BY ANNIE GRIFFITH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這枚黏土印章或圓璽是馬扎爾於2009年在耶路撒冷聖殿山(Temple Mount)或崇高聖所(Haram al-Sharif)南邊圍牆底部進行俄斐勒發掘工作(Ophel excavations)時,所找到的34枚印章之一。這些印章或圓璽是在鐵器時代(公元前1200-586年)的小垃圾坑找到的,據馬扎爾描述就位在一座皇家烘焙坊的牆外,建築物在公元前586年巴比倫摧毀耶路撒冷時被夷平。

先知以賽亞

這枚印章上刻的名字是古希伯來文字Yesha‘yah[u](希伯來名字以賽亞),接下來是nvy這個字。

因為印章在nvy這個字的後面就損毀了,馬扎爾認為它的拼讀也許並不完整。如果nvy後面接著希伯來字母aleph,合起來就成了「先知」這個字,而印章上寫的就是「屬於先知以賽亞」。

她也在文章中寫道,印章發現地在考古學上的背景讓這個論點更具說服力。

2015年時,宣告在俄斐勒發掘項目中找到另一枚希西家王私人圓璽的消息成了國際新聞頭條。根據最新的文章,在2009年同一項發掘行動時,這枚以賽亞印章就是在離希西家王印章10呎遠的地方找到的。

希西家王的黏土印章
這枚希西家王的黏土印章是在發現以賽亞印章的同一個發掘區裡找到的,兩者相距不過10呎。/ PHOTOGRAPH BY OURIA TADMOR/EILAT MAZAR

由於聖經上描述這兩人關係緊密,再加上兩枚印章發現地點很接近,「使得這枚印章儘管因部分毀損造成解讀困難,但它屬於希西家王的顧問先知以賽亞的可能性增加。」馬扎爾在文章裡如此寫道。

主要障礙

雖然這種論述很吸引人,馬扎爾也承認其中「最主要的障礙」就是辨認印章上的字,特別是nvy這個字。沒有aleph接在後面,nvy可能只是一個人的名字(通常是這人的父親)或是地點(這人的出身地)。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閃語系教授克里斯多福.羅斯頓(Christopher Rollston)也同意nvy的解讀是個問題。

他說:「Aleph是確認第二個字是『先知』所需要的重要字母,不過圓璽上辨認不出aleph這個字,所以那種解讀完全無法獲得證實。」

羅斯頓說,讓解讀nvy更糟的是找不到定冠詞「h」。在大部分的聖經文獻裡,提到的都是「這先知」而不是單純的「先知」。「簡而言之,如果那個字是『先知』的話,我比較想看到有定冠詞的『這先知以賽亞。』」他說。

馬扎爾也注意到缺乏定冠詞在解讀印章時是個問題,她的回應是也許定冠詞原來是寫在nvy上方毀損的區域,她也引用其他考古學或文本的例子說明定冠詞也許就只是被省略了。

屬於先知以賽亞
研究人員認為印章毀損的地方原來可能在中間行刻有希伯來字母vav和h,在底行則有aleph(藍色是修復的字),如此完整的印章刻面就是「屬於先知以賽亞」。/ ILLUSTRATION BY OURIA TADMOR/ EILAT MAZAR

除此之外,羅斯頓指出,聖經上不只是先知以賽亞,還有接近20個不同的人的名字都根基於希伯來文的字根yš‘。他觀察到「當時有許多人都叫以賽亞或是和它有完全相同字根的其他名字。」而且如果nvy確實是某人父親名字的一部分,那就完全不關那位先知的事了,畢竟在聖經裡他父親的名字是亞摩斯(Amoz)。

在亞述帝國攻克北王國以色列並接著威脅南王國猶大後的那段混亂時期,聖經中的先知以賽亞為希西家王提供計策,對於可能發現了與這兩人都有關聯的文物,馬扎爾總結說:「這是很難得的機會,可以鮮明展現出耶路薩冷的那段獨特歷史。」

「這枚印章屬於先知以賽亞的假定確實很炫,不過那當然不是百分之百確定的事。」羅斯頓提醒:「它真的不是。」

 

撰文:Kristin Romey

編譯:蔡雅鈴

延伸閱讀:在埃及發現有3500年歷史的古墓貓貓咪啊!耶路撒冷的野貓與牠們的守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