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發現顯示,尼安德塔人和現代人具備同樣的認知能力。

早在畢卡索之前,古代藝術家就已經在現今的西班牙進行創作,他們混合顏料,將貝殼雕成珠飾,並且在洞穴裡畫壁畫。這有什麼稀奇?這些藝術創作者可能是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

這些6萬5000年前的壁畫和貝珠是首批被定年在尼安德塔人時代的藝術作品,其中包括目前發現最早的洞穴藝術。在兩篇在2月下旬刊於《科學》(Science)和《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的新研究中,學者說明這些藝術作品的年代早於現代智人(Homo sapiens)抵達歐洲的時間,所以創作者一定另有其人。

↑↑↑↑尼安德塔人小百科  —— 尼安德塔人是誰?人類真的和他們有共同DNA嗎?瞭解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以及他們在我們的演化故事中佔有什麼位置。

研究人員在三個散落於西班牙境內的洞穴中找到超過一打年代早於6萬5000年前的壁畫樣本。他們還在西班牙東南部名為燕子洞(Cueva de los Aviones)的洞穴中找到有至少11萬5000年歷史的有孔貝珠和顏料。

「燕子洞的發現是目前所知全世界最古老的個人飾品,」研究共同作者喬歐.齊利歐(João Zilhão)說,他是巴塞隆納大學(University of Barcelona)的考古學家。「他們比非洲大陸上相似的物件要早了2至4萬年。而且他們出自尼安德塔人之手。我還需要多說嗎?」

作者論證,雖然尼安德塔人在通俗文化中背負愚笨形象,但是他們其實和智人(Homo sapiens)有同等的認知能力。如果作者的論點成立,這些發現意味著創作象徵藝術所需的聰明才智可能可以追溯到大約50萬年前智人和尼安德塔人的共同先祖。

「尼安德塔人顯示出和智人相同的文化能力(cultural competence),」約翰.霍克斯(John Hawks)說,他是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古人類學家。「他們不是蠢笨的野人,他們看得出來是人類。」霍克斯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頭腦不簡單

1856年,石灰岩礦廠的工人在德國尼安德河谷(Neander Valley)發現看似畸形的人類骨頭。當時的科學家很快做出結論,這副粗眉厚胸的骨架屬於一個獨特的人族物種: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

當時人們認為尼安德塔人四肢發達卻頭腦簡單,甚至有科學家建議將他們歸類為「蠢人」(Homo stupidus)物種。不過自1950年代以來,尼安德塔人如猩猩的刻板印象已被學者拋棄。他們會仔細埋葬死者、雕刻石器,也會使用藥用植物。

基因證據也顯示尼安德塔人和現代人混種:現代歐洲人和亞洲人大約有2%DNA來自尼安德塔人。

然而有些學者不太願意認同尼安德塔人能創作象徵藝術。根據當時證據,早期歐洲藝術似乎直到4萬至5萬年前一波智人大規模遷入以後才興盛。

其他研究也讓事情變得更複雜。科學家在法國發現尼安德塔人於4萬3000年前製作的珠寶。在一處西班牙洞穴中,古老壁畫旁散落年代相近的木炭。但是這些遺址的年代都沒有明顯早於智人抵達歐洲的時間,因此為另一種推論開了後門:尼安德塔人只是在模仿這些更有文化的新鄰居。

「如果你找來100個具有代表性的考古學家,問他們尼安德塔人會不會在洞穴裡畫壁畫,90個會說不會,」研究共同作者亞里斯泰爾.派克(Alistair Pike)說,他是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考古學家。

 

「元」來如此

為了證明尼安德塔人是藝術家,研究人員需要在歐洲找到遠早於5萬年前的藝術作品。因緣巧合之下,派克和齊利歐在2003年遇上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專事礦物定年的學者德克.霍夫曼(Dirk Hoffmann),由此開始腦力激盪如何進行研究。

霍夫曼的研究仰賴一項事實:放射性鈾元素會溶解於水,但釷元素不會。當水滲透土壤進入洞穴,水中的鈾會被困在礦物層中,並以可預期的速率衰變為釷。由於科學家確知礦物層沒有其他釷來源,測量礦物中鈾和釷的相對含量就能揭露它們的年紀,由此可知岩石下方壁畫的年代。

↑↑↑↑↑這些洞穴壁畫是現代人還是尼安德塔人畫的?這個問題誘使研究人員調查歐洲洞穴裡的早期壁畫。這些壁畫可追溯到尼安德踏人和早期現代人比鄰而居的時代。

霍夫曼只需要一粒米大小的岩石就可以進行測量。但是取得樣本可是件大工程,得在無價藝術品旁僅只幾公釐的地方動用解剖刀。

「稍有差錯,就可能削掉幾片岩牆上保存了數萬年的顏料,」兩篇研究的第一作者霍夫曼說。「剛開始著手時會被這樣強烈的感受淹沒。」

研究人員發現這三個壁畫洞穴中有些覆蓋壁畫的礦物層至少有6萬4800年久,意即畫作本身最少也有這麼老。然而,燕子洞中發現的貝殼和顏料上覆蓋的礦物層少說有11萬5000年之久——比齊利歐在2010年的研究中估算同樣物件的結論還要老了兩倍以上。

總之,這些洞穴發現「顯示尼安德塔人作畫的行為不只侷限在單一時間範圍……這些壁畫絕非由一群異常聰明,卻未留下後嗣的尼安德塔人所創作,」派克說。「這些行為完全可以和同時期智人在非洲做的事相比較。」

 

近親

有鑒於這兩支血脈具備相同的藝術技能,研究者甚至探問尼安德塔人是否確實自成一個物種,或者其實是現代人一支孤立的歐洲分支。

「結論必然是尼安德塔人在認知能力上(與智人)無所差異,而且尼安德塔人和智人二分的區別因而無效,」齊利歐論述。「尼安德塔人也是智人。」

然而其他專家認為須謹慎。定義古代藝術深富挑戰性——衡量古代藝術家的心智與文化複雜度更是困難重重,瑪格麗特.康奇(Margaret Conkey)說道,她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榮譽退休教授,也是史前洞穴藝術的權威。 為了提出更多說服力,她說,接下來必須聚焦將定年與圖像和尼安德塔人的參與做出精確連結,其他西班牙境內洞穴系統也有發現尼安德塔人的遺跡。

「單有定年就等同於尼安德塔人在場嗎?」她問道。「我毫不懷疑尼安德塔人可能有能力使用像赭石或木炭這樣的材料來繪製標記甚至圖像,但是眼前擺著考古學的尋常挑戰:比對確認多線趨同的證據。」

派克和其他人一樣驚訝於未來研究有待探索的途徑之多:「我們才畫出了冰山一角。這個研究夠我們做一輩子了。」

撰文:Michael Greshko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古代幼童的DNA揭露失落的美洲原住民祖先 / 這些早期人類生活在30萬年前——但卻有著現代臉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