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座占地廣大且互相連通的古城網絡,容納人口比先前估計多了數百萬。

該研究被稱為馬雅文明考古的「重大突破」,研究人員已發現遺跡含有超過6萬棟房屋、宮殿、高架公路與其他人工設施,數世紀來隱藏在瓜地馬拉北部叢林底下。

學者利用一種稱為「空載雷射測距技術」的革新科技(簡稱「光達」),在那處現已無人居住的地區空拍影像,並於利用數位方式移除樹冠層,顯示這些四散蔓延的前哥倫布時期文明遺跡比多數馬雅文明專家設想的更複雜,與周圍設施的連結也更為緊密。

↑↑↑↑↑請觀賞《馬雅蛇王的失落寶藏》的預告。

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

 

伊薩卡學院考古學家兼國家地理探險家湯瑪士.蓋瑞森(Thomas Garrison)的專長為使用數位科技進行考古研究,他說:「光達影像讓我們清楚發現,這整個地區是一處聚落系統,我們之前遠遠低估了其規模與人口密度。」

蓋瑞森參與這項由帕庫納姆基金會主導的聯合研究計畫,該基金會是瓜地馬拉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科學研究、永續發展和文化遺產保存。

Maya map

該計畫的研究地點為瓜地馬拉貝登省的馬雅生態保留區,探勘超過2100平方公里的地區,製作出考古研究有史以來最大量的光達資料集。

研究結果顯示,中美洲曾有一個高等文明,發展巔峰約於1200年前。與以地面為基礎的研究長久以來認為的不同,這個文明不只比四散分布且人口稀少的城市級國家更為高等,甚至能與古希臘或中國等成熟文明相提並論。

光達影像不僅顯示數百個之前未發現的建築構造,也顯示連接都市中心與採石場的高架公路。複雜的灌溉系統及梯田支持了密集農業,能餵養劇烈改變當地地貌的大量勞工。

古馬雅從未使用輪子或駝獸,但杜蘭大學考古學家兼國家地理探險家馬塞洛.卡努托(Marcello Canuto)說:「這個文明真的一直在移山。」卡努托也有參與該研究。

「我們之前有著西方人的自負,認為複雜文明無法在熱帶地區興盛發展,熱帶地區會讓文明走向衰亡。」卡努托說。他負責主導瓜地馬拉拉科羅納的考古研究。「但藉由在中美洲及〔柬埔寨〕吳哥窟使用光達所帶來的新證據,我們現在必須思考,複雜社會可能在熱帶地區形成,並從當地向外擴展。」

驚奇的發現

「光達正在為考古學帶來革新,就如同哈伯太空望遠鏡曾為天文學帶來革新一樣。」杜蘭大學考古學家兼國家地理探險家法蘭西斯柯.艾斯特拉達-貝利(Francisco Estrada-Belli)說:「我們會需要100年來研究所有資料,才能真正了解我們見到的現象。」

不過,關於馬雅低地的聚落模式、城間連結、軍事化程度,該研究已經提供令人驚奇的發現。馬雅文明在古典時期(約公元250至900年)達到巔峰,統治範圍大約是中世紀英格蘭的兩倍大小,但人口卻遠遠更為稠密。

「許多人以前預估人口約為500萬。」艾斯特拉達-貝利說。他主導一項在瓜地馬拉霍爾穆爾進行的跨領域考古研究計畫。「有了這些新資料,我們已經有理由相信,當時人口達1000萬到1500萬──包括許多生活在低窪沼澤地區的居民,我們許多人以前認為那些地區是不適人居的。」

幾乎所有馬雅城市都以足夠寬敞的堤道相連,顯示當時交通繁忙,而這些堤道用於交易及其他形式的地區交流。這些公路被架高,即使在雨季也能方便通行。當地降水量通常不是過多就是過少,古馬雅人利用運河、堤壩、水庫來精心計畫並控制水流。

馬雅建築
雷射掃描揭露超過6萬處先前不知的馬雅建築,它們組成了包含城市、堡壘、農場與公路的廣大網路。/ COURTESY WILD BLUE MEDIA/NATIONAL GEOGRAPHIC

在該研究許多發現中,最驚人的是無處不在的防禦牆、防禦壁壘、高臺和堡壘。「戰事不只在馬雅文明末期出現。」蓋瑞森說:「這些是大規模、系統性的軍事設施,經歷了多年歲月。」

該勘測也發現數以千計的坑洞,是現代盜墓賊所為。帕庫納姆基金會主席瑪麗安妮.埃爾南德斯(Marianne Hernandez)說:「很多新遺址對我們而言是新的,但盜墓賊早已知道了。」

環境退化是另一個令人擔憂的因素。瓜地馬拉現在每年喪失超過10%的森林,而且因為人類燒毀森林,將土地用於農業與住宅,所以與墨西哥相鄰邊界的棲地也加速消失。

埃爾南德斯說:「藉由找出這些遺址,並幫忙研究這些古人類的身分,我們希望能讓世人了解保護這些地方的價值。」

馬雅金字塔
這座新發現的金字塔深藏於叢林裡,它大約有七層樓高,但肉眼幾乎無法看見。/ PHOTOGRAPH BY WILD BLUE MEDIA/NATIONAL GEOGRAPHIC

該勘測是帕庫納姆基金會光達計畫的第一階段,這項為期三年的計畫最終會探勘超過1萬4000平方公里的瓜地馬拉低地,前哥倫布時期聚落系統向北延伸至墨西哥灣,而該計畫的探勘範圍就是此聚落系統的一部分。

卡加立大學考古學家兼馬雅文明專家凱瑟琳.瑞斯-泰勒(Kathryn Reese-Taylor)說:「這項計畫的企圖與影響都令人驚歎。」她並未參與帕庫納姆探勘。「在仔細搜查這片森林數十年後,沒有考古學家曾找到這些遺址。更重要的是,這個資料集讓我們擁有前所未有的宏觀視野。它真的揭開馬雅文明的面紗,幫助我們以古馬雅的角度觀察這個文明。」

 

撰文:Tom Clynes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失落的馬雅帝國 / 比衛星影像更棒的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