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利用人工智慧來解讀密碼學上最大的謎題之一:600年之久的伏尼契手稿。

伏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是一本不起眼的小書,但也是世界上最神祕的書之一,目前收藏在耶魯大學的保管庫裡。這份珍貴的文件裡有優美的書寫字和奇特的繪圖,據信是600年前以一種未知或編碼過的語言寫成,至今無人能解。Photograph by Cesar Manso, AFP, Getty

兩位加拿大的解碼人員可能破解了一份令解碼專家困惑好幾世紀的600年前的手稿,但更有可能的是:他們還是沒解開。

一份發表在《計算語言學會會刊》(Transactions of the Association of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的研究裡,亞伯達大學的計算科學家利用一種演算法試圖解碼伏尼契手稿的部分章節,這份手稿是中世紀一本用未解的密碼編碼、以未知的語言寫成的書。

不過其他學者對研究結果還是心存懷疑,這份手稿仍然籠罩在神祕之中。

伏尼契手稿是什麼?

伏尼契手稿很可能就是密碼學者所說的用「密碼」(也就是以字母來編碼加密)寫成的文件。這本手稿完成於15世紀的中歐,尺寸比今天的平裝書稍大,裡面包含了246張以羊皮紙或可書寫的動物皮做成的脆弱書頁。手稿裡沒有索引頁,但可能有很久以前就遺失的折頁。書的頁碼中間有缺漏,也有證據顯示它以前可能被重新裝訂過,所以目前看到的頁碼可能和手稿出版時的頁碼不同。

手稿使用25到30個優美的環圈形字符寫作,每一頁由數個從左至右書寫的短文段落所構成,並穿插著精細的插圖。這些繪圖有龍和城堡的塗鴉,還有植物、星球、赤裸的人體和天文符號等,全部用綠、棕、黃、藍和紅色墨水仔細繪成。手稿裡有一個特別奇怪的段落,上面畫有許多裸體女人浸泡在注滿綠色液體又彼此相連的池子裡。

這份手稿自1969年起就被收藏在耶魯大學的拜內克古籍善本圖書館(Beinecke Rare Book & Manuscript Library),它的名稱則來自於波蘭裔書商伏尼契(Wilfrid Michael Voynich)。伏尼契在1912向義大利的耶穌會圖書館買下這本書,並試著引起人們的興趣並解譯它,可惜至今無人成功!

我們到底知不知道這本手稿裡面寫了些什麼?

根據手稿內的插圖,學者認為它可以分成六個部分:草本植物誌、天文學、生物學、宇宙學、製藥學和食譜。這份手稿可能是屬於魔法或科學類的書。

歷史紀錄顯示,它曾經被鍊金術士和皇帝擁有。16世紀時,一位德國皇帝以為它是中世紀天主教修士培根(Roger Bacon)的作品,花了威尼斯幣600元從一位英國占星家手中買下它,最後輾轉落入一個波希米亞藥師的手中。

這項新的研究作了什麼?

在這項新發表的研究中,作者認為伏尼契手稿是「各式解密問題裡最具挑戰性的一種」,因為我們不知道轉換的密碼。不過更重要的或許是我們連它是用什麼語言寫的都不知道。

他們用自己設計的電腦程式來處理手稿的正文。科學家原本懷疑這手稿的寫作使用了去母音重排序字,或是重組字,也就是將組成字詞的字母按照字母順序重新排列成新字(例如manuscript這個字按照字母順序排列後變成acimnprstu)。所以他們以380種不同語言版本的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來訓練這套演算法的解密能力。

研究人員以人工智慧把現代用詞與重組字配對,獲得了97%的成功率後,就將手稿裡前10頁的文字輸入電腦,這個演算法發現,編碼過的字詞裡80%看起來是希伯來文。

現在,假定研究人員找到了手稿所用的語言了。接下來,他們必須找到加諸其上的密碼。所以他們就將開頭的句子交給母語是希伯來語的同事翻譯,而當這位同事無法翻譯出有條理的英文時,因為找不到其他學者幫忙,他們就改用Google翻譯器。在研究人員更正幾處拼字錯誤之後,手稿翻譯出來的第一個句子是:「她向牧師、男主人和我還有人們推薦。」這是個奇怪的句子,不過確實具有一些意義。

科學家還翻譯了一個有72個字的章節,就是草本植物篇章,他們用新密碼解密出「農夫」、「光」、「空氣」和「火」等字。

等等,他們用了Google翻譯器?

是的,Google翻譯器的做法是先分析數億份人類翻譯出來的文件,然後再根據這些文件的統計資料翻譯出文字。雖然這個工具已經可以翻譯整段文字,而非逐字翻譯,但它的效果還是遠不及人類翻譯員。

現在我們回來討論手稿。

這項研究有些什麼問題?

做為創始研究,科學家對人工智慧程式的訓練方式是把各種現代語言(而不是15世紀的語言)翻譯成英文。雖然伏尼契手稿可能是用希伯來語寫的,但那可是中世紀的希伯來語,不是Google翻譯器所用的現代希伯來語。

雖然這個人工演算法可把80%的內文與希伯來文配對,剩下的20%則和其他語言配對。根據這份研究,手稿可能還用了馬來語(Malay)、阿拉伯語和安哈拉語(Amharic)等和希伯來語差異很大的語言。

公平地說,研究人員並未宣稱解開了伏尼契手稿的所有祕密,他們只說自己找出了內文使用的語言和編碼的方法。下一步他們要找一位精通希伯來文和重組字謎的學者來幫忙,也很興奮地想把這個解密技術應用在其他古代手稿上。


↑↑↑↑↑↑觀看影片神祕的古代聖經展覽 2013年12月27日,現存最古老的聖經之一,最近在史密森尼博物館夫利爾藝廊(Smithsonian’s Freer Gallery of Art)精美的孔雀室裡展出。這個貴重的手工藝品是夫利爾(Charles Freer)的私人蒐藏品,裡面有一段耶穌宣告了魔鬼對世界統治已終結的文字,在其他聖經相關手稿裡都不曾見到。

然而過去就有解碼員錯誤解讀這本手稿,也有其他許多理論很快地被學者看破手腳。即便是以破解納粹密碼聞名的圖靈(Alan Turing),同樣沒有成功解讀伏尼契手稿。

我們仍然不確定手稿的內文是否用密碼或建構的語言所寫成的,此外它根本毫無意義的可能性還是存在。

關於手稿,還有其他理論嗎?

除了加拿大團隊,也有其他研究人員提出手稿是以希伯來文寫成。許多其他語言也曾被考慮過,包括拉丁語和一種從漢藏語系衍生的語言。

有些人認為這本書裡記錄了培根早期的發現和發明,不過它也可能是基督教異端教派的混雜語祈禱書,或是神祕的哲學家為賺錢而賣出的一些無意義的胡言亂語的合集。

伏尼契手稿依然是密碼學史上最大懸而未決的問題之一。每年都有許多譯文被提出來,不過還是沒有被認可的確定密碼。

撰文:Elaina Zachos

編譯:蔡雅鈴

看見齊柏林
看見齊柏林
看見齊柏林
看見齊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