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新的研究證實,近年來珊瑚礁面臨了毀滅性的破壞,這是地球氣候迅速變化的一個跡象。

吉里巴斯珊瑚白化
2015年和2016年,吉里巴斯聖誕島的一個軸孔珊瑚群發生白化現象。/ Photograph by Kristina Tietjen

海洋的熱帶雨林:珊瑚礁,在維持海洋的健康上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但是一項新的研究顯示,人類對地球氣候的影響正在把珊瑚礁推向死亡邊緣。

這份於本月初發表在《科學》期刊上的分析,重新審視了來自世界各地100個珊瑚礁群的健康狀況,並從政府文件、科學研究和媒體報導中整理出1980年至2016年的紀錄。

這種研究方法修正了其他區域性資料庫中,無法全面性比較所造成的偏差,並製作出一篇較為嚴謹的研究結果。研究發現,平均而言,珊瑚礁發生嚴重白化現象的間距時間,已經縮小為以往的五分之一。

1980年代,在某些承受壓力較大的時期,珊瑚礁可能需要大約25到30年來恢復。但現在平均每六年就出現一次異常溫暖的海水,科學家警告,這樣的時間根本不夠珊瑚恢復。即使是增長最快的珊瑚也需要至少10到15年的時間,才能從嚴重的白化災害中完全恢復。整個珊瑚礁需要數十年才能復原。

維多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ctoria)海洋生物學家茱莉亞.波姆(Julia Baum)說:「這就好像每隔幾年就得到一次嚴重的疾病,或者疾病發生的頻率太過頻繁,你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恢復。」

珊瑚白化災害

當像是異常高溫這樣的壓力源讓珊瑚組織內的共生藻類變成有毒物質時,珊瑚就會白化。接著珊瑚會將這些五顏六色的藻類從牠們的體內排出,露出白色的骨架。這個短暫的求生本能有著巨大的風險,因為共生藻類原本會為珊瑚供應養分來換取珊瑚的保護。當失去藻類時,珊瑚就會餓死──而且通常結局就是如此。

科學家說,這些正在死去的白化珊瑚景象一直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一度充滿活力的珊瑚礁海域如今慘白貧瘠,上面只覆蓋著像裹屍布般的機會性藻類。魚都跑光了,水流裡詭異的沉寂感,取代了健康珊瑚充滿生命力的嗡嗡聲和噼啪聲。

↑↑↑↑↑首度披露的影像,讓你親眼看見珊瑚的白化過程 縮時攝影揭露了珊瑚白化的過程,這是全球暖化其中一個嚴重的影響。Video: 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還有難以忍受的臭味。

「當你離開海水,就會發現自己很臭──你聞到的是死亡的味道。」研究的共同作者,同時也是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總署首席珊瑚科學家之一的C.馬克.埃金(C. Mark Eakin)說:「珊瑚正把自己的體內組織和藻類一起排出……所以你身上沾到的是這些珊瑚的腐肉。」

這場大屠殺有著可怕的影響。埃金說:「超過四分之一所有已知的海洋生物,生命中的某些週期都需要待在珊瑚礁的生態圈。」除此之外,地球上有超過5億人口依靠珊瑚礁來獲得食物或捕魚收入。還有更多人依靠珊瑚來保護海岸線以免受到侵蝕,並為當地的旅遊業帶來收入。

總體而言,新的分析發現,研究的100個珊瑚礁群中,超過一半在2015年或2016年出現超過30%的珊瑚白化現象。

其中包括大堡礁,這是沿著澳洲東海岸蜿蜒1400英里、最具代表性的珊瑚礁。在2016年和2017年,這個珊瑚礁有史以來第一次連續兩年出現白化現象。2016年的白化災害導致北大堡礁某一段大約三分之二的珊瑚死亡。

大堡礁並不是特例。南太平洋島國吉里巴斯聖誕島的珊瑚礁所受到的白化災害,幾乎沒有其他珊瑚礁能比得上。

從2015年7月到2016年4月,科學家驚恐地看著異常高溫的海水連續十個月襲擊聖誕島。對波姆來說,這是有史以來觀察到對單一珊瑚礁發生最長一次的熱逆境。此後的幾個月裡,90%的珊瑚礁都陸續死亡。

「所有的東西都融化了。」已至聖誕島考察14次的波姆說:「死去的珊瑚礁造成的死寂,讓我們痛徹心扉。」

危險的高溫

2016年的大規模白化現象跟1998年的毀滅性白化災害一樣,都因聖嬰現象而變得更為嚴重。聖嬰現象讓熱帶太平洋地區的溫度高於平均值。但是隨著人類扭曲了地球的氣候,「平均」溫度也可能是致命的。2017年襲擊大堡礁的溫暖氣候並不是聖嬰現象造成的。

不管氣候變化的影響如何,新研究並沒有發現嚴重白化事件的發生次數和海洋長期暖化的數量之間的關聯性。波姆表示,這是因為珊瑚不是受到慢慢升高的溫度影響,而是受到短暫快速的增溫影響。

大堡礁
1998年大堡礁面臨嚴重的白化災害,導致像是赫倫島(Heron Island)上的這些珊瑚受到威脅。一些珊瑚恢復了,但其他珊瑚最終仍然死亡。/ PHOTOGAPH BY GARY BELL,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其他研究指出,氣候變化會使這些致命的高溫出現地更加頻繁。美國氣象學會最近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人類的活動增加了2016年那次氣溫升高的機率,這是在聖嬰現象之外讓大堡礁白化的另一個事件。

波姆補充道:「如果我們現在不覺醒,並開始認真看待並拯救這些生態系,那麼在未來的幾十年裡,溫度突然上升的事件將可能導致珊瑚滅絕。」

必須迅速行動

研究人員表示,為了減少對珊瑚的危害,人類必須迅速減少大氣中會造成溫室效應的氣體,以及減少過度捕撈對珊瑚礁造成的破壞。

埃金補充說,政府應該考慮更為積極的拯救珊瑚方案,例如繁殖耐熱的「超級珊瑚」,或是投資大型的珊瑚復育園區。

科學家說目前的拯救行動還不夠。該研究的主要作者兼澳洲珊瑚礁科學家泰瑞.休斯(Terry Hughes)公開抨擊政府推廣煤炭,因為煤炭是世界上碳排放量最高的能源之一。而澳洲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所支持的阿達尼-卡邁克爾( the Adani Carmichael )煤礦場如果建成,將會是世界上最大的礦場之一。

美國政府科學家埃金補充說,美國可以做得更多。

「當然川普政府採取的政策──撤出《巴黎協定》和結束『潔淨電力計畫』──並不是想保護珊瑚礁會採取的行動。」他說。

研究人員強調現在還有時間,也許幾十年,能夠保護世界上的珊瑚礁不受既有的威脅破壞,但只有立即採取全面的行動才有機會。

「我最不希望人們認為拯救珊瑚礁這件事已經沒有希望了。」波姆說:「我們應該將它視為一個非常嚴重的警訊。」

 

撰文 : Michael Greshko

編譯:陳軍名

延伸閱讀:搶救珊瑚為何要建立精子銀行?酷知識測驗:潛入珊瑚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