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原住民早已發現,「火鷹」會在該國的熱帶草原上四處散播野火。

圖為馬達加斯加贊巴札札動物園飼養的黑鳶,這種動物被認為是在澳洲散播火災的鳥類之一。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澳洲對於火災並不陌生:該國的乾燥環境容易發生大火,而火災原因多為人類活動與閃電。但澳洲原住民早已發現第三個原因:鳥類。

訪談、觀察紀錄及流傳一世紀以上的儀式顯示,澳洲北領地原住民相信,他們稱為「火鷹」的數種鳥類能以鳥喙或腳爪攜帶燃燒的樹枝到別處,藉此控制火勢。

原住民認為,這些猛禽用火來幫忙尋找食物--牠們能輕易捕捉試圖逃離大火的昆蟲與其他小型動物。

近期一項在《民族生物學》期刊(Journal of Ethnobiology)發表的研究中彙整了這些軼事,可能讓某些人重新思考在熱帶草原上的火災如何像澳洲北部的火災一樣四處蔓延。

該研究的共同作者馬克.博塔(Mark Bonta)提醒:「這並不是什麼新發現。」他是賓州州立大學(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的地理學家,並接受《國家地理》的資助進行研究。「我們研究的資料大多是與原住民合作取得……他們可能在四萬年或者更早之前就知道這件事了。」

瘋狂捕食

數十年來,澳洲北部的居民認為所謂的火鷹是黑鳶(Milvus migrans)、嘯栗鳶(Haliastur sphenurus)與褐隼(Falco berigora),牠們都是自然規律的一部分。

該研究的共同作者鮑伯.戈斯福德(Bob Gosford)是一位澳洲原住民人權律師與鳥類學家,他認為這些猛禽因野火而蓬勃成長,並在澳洲熱帶草原上的火線附近翱翔、休憩。

「黑鳶與褐隼會接近火線,因為這根本是一場殺戮盛宴。」他在2016年接受澳洲廣播公司採訪時說。「牠們瘋狂捕食,因為小型鳥類、蜥蜴、昆蟲、所有動物都會沖出草原,努力逃離火線。」

全球每年有高達75%的熱帶草原會發生火災,根據2015年一項回顧報告,這些草原火災大約佔全世界每年燃燒生物質總量的一半。

↑↑↑↑↑以火攻火。有時候,對抗野火的最佳方法就是人為起火。

澳洲也不例外。澳洲的草原面積為189萬平方公里,從1997年到2011年期間,約18%的草原受到火災影響。有些地區每兩年就會發生火災一次。

懷依普爾丹亞.菲利浦.羅伯茲(Waipuldanya Phillip Roberts)在 《我,是原住民》(I, the Aboriginal)一書中寫道:「我曾見過一隻鷹用爪子撿起一根燃燒的樹枝,把它丟在半英里外的乾草堆上,然後那隻老鷹與牠的同伴就在一旁等待燒傷又驚慌的囓齒類與爬蟲類動物瘋狂逃竄。」該書於1964年出版,是羅伯茲的自傳,由澳洲記者道格拉斯.洛克伍德(Douglas Lockwood)整理。

「那個區域完全燒光以後,這個過程又在其他地方重演。」

 

神秘的火鷹

戈斯福德起初意外發現這段文字,因此激勵他收集這種行為的第一手資料,他從2011年開始鍥而不捨地追查。雖然他尚未親眼見證這種行為,但他的消防員同事卻曾目睹過。

有些當地專家先前懷疑鷹是否故意縱火--或只是無意間造成火災。

「如果〔鷹〕沒抓到獵物,反而抓到一根樹枝……牠們就會放開那根樹枝或石頭。」愛麗絲泉沙漠公園(Alice Springs Desert Park)的安東尼.莫利紐克(Anthony Molyneux)在2011年寫道。「如果那根樹枝正在悶燃或著火了,就會引起另一場火災。」

這項新研究的結果已經讓外界的鳥類學家感到驚嘆,但之後絕對會公布更多細節。

雖然戈斯福德與同事徵求該行為的照片與影片,但他們至今尚未收到任何可用的影像。他們希望在今年下半年密切研究當地消防員引起的一系列受控火災,實地記錄該行為。

「越多人討論這件事越好。」博塔說。「遲早會有更多人注意這件事的。」

 

撰文:Michael Greshko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鳥類適應缺氧環境,如何改變血紅素? / 新發現的「彩虹」恐龍可能曾如蜂鳥般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