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00年前沈船的安妮女王復仇號(Queen Anne’s Revenge)上找到的小碎紙片可以追溯到1712年的一場南海冒險遊記。

一張從黑鬍子(Blackbeard)旗艦安妮女王復仇號(Queen Anne’s Revenge)上找到的碎紙片,和原書頁比較。PHOTOGRAPH COURTESY N.C. DEPARTMENT OF NATURAL AND CULTURAL RESOURCES

根據一項砲膛中的奇妙發現,18世紀惡名昭彰的海盜黑鬍子(Blackbeard)旗艦上的海賊顯然很享受歡快地閱讀。

從安妮女王復仇號(Queen Anne’s Revenge)復原的一些紙張碎片已經被辨識出來,它們是1712年由愛德華.庫克船長(Captain Edward Cooke)寫的《南海與寰宇紀行,航於1708、1709、1710與1711年》(A Voyage to the South Sea, and Round the World, Performd in the Years 1708, 1709, 1710 and 1711)一書的碎片。

這項發現由《安妮女王復仇號(QAR)修護研究室》(Queen Anne’s Revenge (QAR) Conservation Lab)的修護人員在本月於紐奧良舉辦的歷史考古學會(Society of Historical Archaeology)年會中發布。

1718年,安妮女王復仇號在今日北卡羅來納州博福特(Beaufort, North Carolina)外海出沒,幾個月後,黑鬍子在帕姆利科灣(Pamlico Sound)死於英國海軍之手。私人打撈業者於1996年發現海盜旗艦的沈船,然後一年後由北卡羅來納州自然與文化資源部(North Carolina Department of Natural and Cultural Resources)開始發掘。

根據QAR研究室修復師艾瑞克.法瑞爾(Erik Farrell)說,碎紙片嵌在一團潮濕的碎布裡,在2016年清理與修護文物時從後膛式砲膛中取出。這團被火藥殘渣染黑的碎布原先可能用作木製砲栓的墊圈,砲栓是用來保護砲口的塞子。

最後辨識出16張不比銅板大的紙片,其中七張保有清晰的文字。當修復師輕柔地將碎紙片分開,他們注意到連續數層的文字方向都一致,這讓他們懷疑手上的紙片是同一本書的書頁殘骸。

他們最後識別出包括「南方」和「噚」等字彙,顯示紙片可能來自某種海事或航海相關文本。但是有一個單字指向這本書的真實身份,QAR研究室修復師金柏莉.肯揚(Kimberly Kenyon)說。

一片從砲膛取出的紙片經過清理與乾燥後顯出文字。PHOTOGRAPH COURTESY N.C. DEPARTMENT OF NATURAL AND CULTURAL RESOURCES

「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字特別顯眼:『Hilo』這個字很特別又斜體,有可能是地名,」肯揚告訴國家地理。

「這真是好運。」

手握這項獨特線索,QAR研究室的人員連絡上喬安娜.格林(Johanna Green),她是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的印刷史專家。研究人員先將夏威夷希洛(Hilo, Hawaii)排除,此地直到1778年詹姆士.庫克(James Cook)的遠征以後才出現在歐洲文學中,而格林指出,早期英語曾提及西班牙在秘魯海岸邊的伊洛(Ilo)設立據點。

這最早的描述出自英國水手,他們在航行於太平洋期間參與攻擊伊洛。掠奪西班牙領地的故事在17和18世紀很流行,肯揚說。「英國聽眾很吃這套。」

這些印刷故事都不符合安妮女王復仇號上的書本片段,於是研究者另尋其他提及掠奪伊洛的太平洋航行故事,最終確認他們手上的紙片來自愛德華‧庫克船長(Captain Edward Cooke)的《南海與寰宇紀行,航於1708、1709、1710與1711年》的1712年第一版,第177、178和183到188頁。

庫克的書描寫他隨伍茲.羅傑斯船長(Captain Woodes Rogers)帶領的兩艘船,公爵號(Duke)和女爵號(Duchess),遠征的經歷。羅傑斯也出版過這趟航行的故事,兩本書都有描述救援受困孤島四年之久的亞歷山大.塞爾科克(Alexander Selkirk)。丹尼爾.笛福(Daniel Defoe)從這次救援得到靈感,寫出1719年的小說《魯賓遜漂流記》(Robinson Crusoe)。

↑↑↑↑↑發現探險家瓦斯科.達伽馬(Vasco da Gama)艦隊旗下的沈船––經過18年的搜索、發掘與考古學分析,國家地理獎助者大衛.梅恩斯(David Mearns)成功找到一艘1503年失蹤於今日阿曼外海的達伽馬旗下沈船。

歷史敘事顯示,通常至少有部分海盜船員識字。依據肯揚觀察,高級船員會需要讀航海圖。她也指出有記載寫道海盜從攔截的船隻上偷書,甚至有紀錄提及黑鬍子的日記,但在他死後失竊。

QAR研究室的修復團隊正在和紙類修復專家與北卡羅來納州自然與文化資源部檔案與紀錄處(North Carolina Department of Natural and Cultural Resources Division of Archives and Records)合作,再加上溫特圖爾/德拉瓦大學藝術品修護學程(Winterthur/University of Delaware Program in Art Conservation),共同修復這些極為脆弱的紙片,這些發現也計畫在自然與文化資源部2018年的黑鬍子300週年活動中展出。

和《南海與寰宇紀行》殘篇一起從安妮女王復仇號出水的,還有其他引人注目的文物,包括船鐘、裝飾用劍,甚至還有精巧懷錶的殘骸。從沈船上取得的40萬件遺物中還有10萬件有待修復,肯揚確信QAR研究室還會從黑鬍子沈船上找出更多重要發現。

 

撰文:Kristin Romey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海盜沒在尋寶的時候,他們就實行民主 / 百年冰河研究即將改寫教科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