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珍妮佛.海斯(Jennifer Hayes)與大衛.都必烈(David Doubilet)的回答是:拍張照片吧!

一頭好奇的鱷魚靠近攝影師珍妮佛.海斯,當時她正在拍攝加勒比海女王花園群島國家海洋公園(Gardens of the Queen National Marine Park)的紅樹林 。PHOTOGRAPH BY DAVID DOUBILET

當我親眼看見鱷魚時就發現一件事:鱷魚是古老的傑作。這些鱷魚是從大滅絕倖存的活恐龍,而依牠們的好運加上簡單優雅的身體構造來看,牠們說不定還會比人類存活更久。

我的丈夫大衛.都必烈也是我的攝影夥伴,我們當時在女王花園群島(Gardens of the Queen )拍攝一條紅樹林水道。這座海洋保護區位於古巴以南約80公里處,由一系列群島組成,並生長著紅樹林與珊瑚礁。該保護區位置偏遠且保護周延,儼然成為一顆加勒比海的時間膠囊。珊瑚礁茁壯生長,棲息著大量魚類及清水紅樹林,能維持健康的鱷魚族群。

我當時在紅樹林中,入迷地看著一隻奇異又美麗的水母在我頭上漂浮,這時大衛用調節器發出一聲巨響,開始向我游來。

↑↑↑↑↑美洲鱷潛伏在陽光斑駁的紅樹林水域,滑過一群群銀漢魚及烏龜藻--然後與攝影師珍妮佛·海斯面對面接觸。

我轉頭見到一隻鱷魚,離我的臉只有十幾公分之遙。這位爬蟲類訪客很習慣接觸人類,牠動作緩慢且無攻擊性,但情勢可能瞬間改變,而大衛想要警告我。

我們曾在波札那拍攝尼羅鱷(Nile crocodile),在澳洲拍攝灣鱷(saltwater crocodile),也在古巴拍攝美洲鱷(American crocodile)。我很興奮能轉頭見到這隻溫和的美洲鱷靠近我,我一點都不想要和尼羅鱷或灣鱷面對面接觸。這些物種一點也不溫順,與牠們接觸可能會產生可怕後果……對我而言是如此。

人們問我,大衛在應該試圖「拯救」我時,卻拍了一張我與鱷魚接觸的照片,我有沒有生他的氣?我的答案是:如果大衛沒拍那張照片,我會殺了他。我並不覺得危險。我進入這隻鱷魚的生活環境,牠必須過來查看發生什麼事,然後牠完全不感興趣地離開了。

我很希望在工作時能獲得這種近距離接觸。我沉浸在當下,心裡毫無恐懼,而是非常興奮見到這隻鱷魚願意如此靠近自己。

這隻美洲鱷棲息在女王花園群島國家海洋公園(Gardens of the Queen National Marine Park)內的茂密紅樹林中。 PHOTOGRAPH BY JENNIFER HAYES AND DAVID DOUBILET

 

撰文:Jennifer Hayes口述,Alexa Keefe撰寫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鱷魚的眼淚?別鬧了!那只是潤滑液呀 / 十項你不知道的鱷魚真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