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院僧侶在整修有數百年歷史的圖書館時發現處方手抄稿。

埃及修道院
這份手抄稿是在埃及東北部西奈半島上的聖凱薩琳修道院發現的。/ PHOTOGRAPH BY UIG, GETTY IMAGES

歷史上最著名的醫師當非希波克拉底莫屬了,至今許多醫學生仍宣讀這位古代醫師的誓詞,恪守醫學倫理原則。儘管關於他生平的事蹟眾說紛紜(甚至連誓詞或其他掛他名字的手稿是否為他所寫都有爭議),但希波克拉底仍是公認的「西方醫學之父」。

考古學家們如今相信,在整修這座世界上持續使用中最古老的圖書館期間,他們可能發現了這位醫師的其中一份醫學處方,至今已保存了數個世紀之久。

當僧侶在南西奈省(South Sinai,埃及東北邊半島的一處偏遠地區)整修聖凱薩琳修道院時,聲稱發現了一張抄寫於公元6世紀的希波克拉底醫學處方。後來埃及和希臘政府與希臘研究人員合作,兩國政府共同宣布了這項發現。

這份手抄稿的內容包含一份醫學處方,研究人員認為是希波克拉底於公元前4、5世紀開立的,另外還有三份由一位匿名抄寫員所寫、配上藥草圖樣的處方。

這份手抄稿為該圖書館著名的「西奈重寫本」(Sinai Palimpsest)的其中一份,重寫本是由皮革製成,由於當時製作皮革紙張很費工且昂貴,因此許多羊皮紙上的原始內容會被拭除,再覆寫上新的文字。

在最近發現這份希波克拉底醫學處方的案例中,原始抄本上方就覆寫了一層稱作「西奈半島手稿」(Sinaitic manuscript)的聖經文字。

早期手稿電子圖書館(EMEL)是與聖凱薩琳修道院共同研究手抄本的長期合作機構,他們仔細檢視羊皮紙上的文字,並利用光譜成像技術閱讀藏在手稿第二層文字之下肉眼看不見的原始字跡。

EMEL的研究人員麥可.費爾普斯(Michael Phelps)接受埃及《中東日報》(Asharq Al-Aswat)訪問時表示:「這份含有三份醫學處方的手稿,將會名列世界上最古老及最重要的手稿之一。」

目前已知聖凱薩琳修道院收藏大約130份被重複書寫的羊皮紙稿,而多數文件中藏在可見文字底下經過擦除的字跡仍是待解之謎。

修道院所在的地區位於沙漠中相對偏遠的地方,最早於公元3、4世紀時為隱士和宗教學者所用。自從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地區四周在公元6世紀時興建了圍牆與教堂後,修道院就成了僧侶的居所。如今仍有少數僧侶在修道院裡生活與工作,謹守數世紀不變的修行戒律。

修道院圖書館估計藏有3300份手稿,主要以希臘文撰寫,但亦曾發現以阿拉姆文、喬治亞文、阿拉伯文和拉丁文撰寫的文字。

 

撰文:Sarah Gibbens

編譯:胡家璇

延伸閱讀:埃及古王船墓室 重見天日 / 探險家面對面:古埃及學家 – 莎拉・帕卡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