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因為繪製一幅拿破崙攻俄之戰敗北的地圖而成名,這位製圖大師充滿創見。

地圖 (1)
米納德開創了數種主題製圖技術,這些地圖分別呈現出1858年、1864年以及1865年時棉花的產地以及進口到歐洲的情形。MAP COURTESY LIBRARY OF CONGRESS

聽到查爾斯.約瑟夫.米納德(Charles Joseph Minard)這個名字,立刻讓人聯想到1869年的一幅出色的繪圖,描繪的是拿破崙在1812以及1813年率軍入侵俄羅斯時慘遭敗北。這幅地圖(下圖)通常簡稱為「拿破崙行軍圖」或是「米納德的圖」,獲得了現代的資料視覺化大師愛德華.塔夫特(Edward Tufte)大力讚美,因此佔有一席之地。耶魯大學的統計學教授塔夫特在他1983年發表的經典著作The Visual Display of Quantitative Information一書中說拿破崙行軍圖應該是史上最傑出的統計圖。

如今米納德在資料視覺化的領域中享有崇高地位,與John Snow、Florence Nightingale以及William Playfair齊名。然而米納德的名聲幾乎是建立於他那幅著名的拿破崙行軍圖,事實上,更精確地說,這是米納德唯一廣為人知的作品。拿破崙行軍圖的粉絲可能有很多人不曾看過米納德當初與行軍圖並列對照的另一幅繪圖,也就是迦太基名將漢尼拔在公元前218年率領的坎尼戰役(最下圖)。

表面上看來,米納德只因為一張畫就成名似乎不算卓越,儘管很多人都因為一個非凡的成就而成名,而拿破崙行軍圖確實值得讚譽,但米納德絕非如此而已。

地圖 (2)
米納德最著名的繪圖是拿破崙1812年的莫斯科戰役(下),與之對照的是公元前218年迦太基名將漢尼拔率領的坎尼戰役(上),米納德利用線條的粗細來呈現雙方軍隊的傷亡人數(一毫米相當於一萬名士兵),同時也繪出當時行軍的路線與時程。MAP FROM “CARTOGRAPHIES OF TIME” COURTESY OF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米納德繪製了許多圖表,還有將近50幅地圖,他不僅開創了許多重要的主題繪圖技巧,也改良了其他技術,例如在地圖上加流線。本文第一張繪圖便是一個很好的範例,以流線呈現當時歐洲棉花進口的情況。

安德魯斯(R.J Andrews)是網站Infowetrust.com看圖說故事高手,我遇見他之後才了解米納德的職業生涯。安德魯斯研讀資料視覺化的歷史,並撰文介紹這個領域的大師。他開始研究米納德時,在巴黎國立橋路學校的數位檔案裡發現了大量米納德的作品,當時米納德在該校擔任講師。

米納德有些作品是在他當工程師時繪製的,而作品的數量在他當學校講師時達到巔峰。但米納德一直到了70歲退休後,才真正全心全意投入圖表與數據地圖的繪製。拿破崙以及漢尼拔這兩個作品是他的最後創作,完成時已經88歲。

把流線放入地圖裡並不是米納德首創,但他確實提高了這麼做的水準。這些地圖是用來說故事的,米納德說,這些地圖對「你的眼睛說話」。米納德繪製各種事物的流線,從煤、葡萄酒到人和語言,米納德總是以資訊為優先,因此經常使地圖變形以容納所有資訊。

在某些例子中,例如先前提到的棉花進口圖,米納德以時間演進呈現同一個資訊。上方影片是安德魯斯說明棉花進口圖如何訴說當時全球經濟起飛以及內戰帶來的影響。

雖然英國工程師普萊菲(William Playfair)是圓餅圖的創始者,但米納德至臻完善,首創把圓餅圖運用在地圖上,並加入自己的創新,把圓餅圖製成有比率符號。

米納德首批繪製的圓餅圖中,有一幅呈現1858年法國各地運送到巴黎市場的肉品數量。圓餅圖的大小代表各地區提供的數量,顏色則代表不同種類的肉,黑色是牛肉、紅色是小牛、綠色則是羊肉。有供應肉品的地區以黃色標示,而沒有供應的地區以淺褐色標示。150年後,現今的製圖者依然沿用這種繪圖技巧。

地圖 (3)
1858年全球移民的流線圖,色塊代表移民者的母國,線寬代表移民人數(一毫米相當於1500人)。MAP COURTESY LIBRARY OF CONGRESS

安德魯斯也發現,米納德的作品在當時相當受歡迎,至少在政府單位間是如此。在一份塵封15年的學術論文裡,安德魯斯發現一段有趣的文字摘錄自米納德的法文訃聞翻譯。內容說1850年到1860年,法國政府部門首長希望在自己的畫像中都有米納德畫的圖表。安德魯斯看到這些,便一頭栽進尋找這些畫像的工作,想知道安德魯斯的最新發現,請至Andrews’ account

撰文:Betsy Mason

延伸閱讀>>地圖大師的童年作品 / 從地圖看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