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隊搭乘直昇機飛過了出事的冰瀑。

雪巴人從極度危險的坤布冰瀑中現蹤,這裡就位於聖母峰基地營上方。目前有一道暫停所有聖母峰攀登活動的命令,但是一名中國女性仍在上週五登頂。 Photograph by Aaron Huey,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雪巴人從極度危險的坤布冰瀑中現蹤,這裡就位於聖母峰基地營上方。目前有一道暫停所有聖母峰攀登活動的非正式命令,但是一名中國女性仍在上週五登頂。
Photograph by Aaron Huey,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撰文:Chip Brown,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向淑容

 

在聖母峰經歷過一次悲慘的登山季、在所有負責引導外國登山客的嚮導與三百多名出手大方的客戶撤出當地之後,一名由一組雪巴嚮導帶領的中國女性找出方法(即便這個方法備受爭議),登上了世界最高峰。

 

中國登山家王靜於週日抵達尼泊爾的南奇巴札,在此之前,她於5月23日(週五)從尼泊爾這一側成功登上了聖母峰。這是41歲的王靜第三度攀登聖母峰。她的團隊避開了4月18日那天有16名尼泊爾籍嚮導遇難身亡的冰瀑,方法是搭乘直昇機飛越傳統登山路徑途中的這個路段。

《喜馬拉雅時報》報導,尼泊爾觀光部官員柏科拉蒂(Madhusudan Burlakoti)表示,王靜於5月10日從基地營搭機抵達二號營地。地方官員則證實文化、觀光暨民航部批准了王靜的飛航申請。然而這個也為聖母峰登頂進行認證的部門是否會承認這次為正式登頂則不得而知。

雪崩發生後,有許多聖母峰登山客談論利用直昇機飛越坤布冰瀑、運送補給品以降低雪巴人生命危險的可能性;這些嚮導在登山季期間都要多次通過這個有許多巨大冰層及裂隙、詭譎多變的區域,從基地營將補給品和登山裝備運送到更高處的中途營。

南奇巴札在週日舉行了一場儀式,表揚王靜捐款3萬美元給鎮上醫院的善行。會後王靜與我有過談話。當地人為她圍上了許多件稱為khata的儀典披巾,她看起來就像脖子圍了一大片窗簾。

她所僱用的雪巴嚮導中,沒人有登上聖母峰峰頂的經驗。一開始她有點害怕,但她把那些雪巴嚮導都當成家人且信任他們,最後也和他們一起迎來成功。

王靜說雪崩造成多名雪巴嚮導死亡,令她很難過,但是她已經做好遠大的計畫,打算在六個月之內完成攀登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

王靜順利攀上聖母峰後,在南奇巴札留影。她手中拿著一件刻有坤布風景的淺浮雕擺飾;用來製作這個擺飾的是薩加瑪塔國家公園清潔計畫回收而來的金屬罐。 PHOTOGRAPH BY CHIP BROWN
王靜順利攀上聖母峰後,在南奇巴札留影。她手中拿著一件刻有坤布風景的淺浮雕擺飾;用來製作這個擺飾的是薩加瑪塔國家公園清潔計畫回收而來的金屬罐。
PHOTOGRAPH BY CHIP BROWN

 

「我以為在六個月內攀完七座高峰會很容易,因為我有九度攀上8000公尺以上高山的經驗。我以為相較之下,攀爬其他大陸的那些高峰會很簡單,但現在看來可不容易。」

她說聖母峰峰嶺上出了名地難攀爬的希拉瑞台階(Hillary Step)對她而言並不算很棘手,因為她的身體非常柔軟。為了證明這點,她還把腳伸到頭頂上。

王靜據悉來自四川的一個貧窮家庭,但她創立了「探路者」戶外用品公司,現在身價達數百萬美元。她已經出發前往德納利山,繼續完成在六個月內登上七大高峰的目標。

她明年有什麼打算?「明年我想我大概會休息。」

她所僱用的雪巴嚮導大概收到了很可觀的報酬,才會違反暫停從尼泊爾這一側攀登聖母峰的非正式命令。事故發生後,一群雪巴登山嚮導遊說各方結束這次登山季,他們說繼續攀登聖母峰是對死者不敬的行為。

此外,一位名叫Cleonice Weidlich的51歲美國女性於5月8日搭乘直升機,意圖登上名列世界第四高峰的洛子峰;這座山峰與聖母峰相連,也要由二號營地開始攀登。

根據一名聖母峰基地營巡管員的說法,Weidlich在週六攀登至略高於三號營地的地方後,由直升機送回了二號營地。

 

Chip Brown是《國家地理》雜誌特約撰述。他也為本刊英文網站撰寫了另一篇報導,探討雪巴人在攀登聖母峰活動中扮演的角色,以及上個月造成16人喪命的雪崩慘劇對雪巴族群造成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