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野生動物交易法規希望,官員查獲走私動物後,能讓牠們得到更妥善的處置,並追蹤後續狀況。

這隻名叫Tasma的小熊,在2008年時被動物福利團體"Free the Bears"從非法商人手中救下,之後被帶到柬埔寨金邊的一處收容所。PHOTOGRAPH BY JO-ANNE MCARTHUR, REDUX
這隻名叫Tasma的小熊,在2008年時被動物福利團體”Free the Bears”從非法商人手中救下,之後被帶到柬埔寨金邊的一處收容所。PHOTOGRAPH BY JO-ANNE MCARTHUR, REDUX

【南非約翰尼斯堡訊】近來傳出不少象牙和犀牛角非法交易的情事,但除了這些動物的部位之外,走私者還將許多爬蟲類、鳥類和猿猴輸送到其他國家,當成珍奇異獸飼養或招徠旅客的手段;某些動物因為身上部位的市場價值而慘遭屠宰。

根據世界動物保護協會和WildCRU(牛津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中心)最近的報告指出,在2000年到2014年之間,動保官方查獲了六萬隻走私動物,其中有五分之一屬瀕臨絕種,而這項數據囊括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該報告的第一作者尼爾.迪克魯茲(Neil D’Cruze)說,因為大部分的國家並未回報關於查收野生動物製品的相關資訊。

或許你會認為這些被走私的動物原本可能前途未明,既然後來能獲救,堪稱美事一樁;然而動保人士卻說這些動物被查獲後,往往受到非常惡劣的待遇。

「假使動物能言,在某些情況下,牠們可能寧願留在走私者身邊。」來自麻州非營利組織「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的艾薩德.阿美德.穆罕默德(Elsayed Ahmed Mohamed)說。

CITES(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的會議中,穆罕默德和迪克魯茲提出此番言論。

CITES是由182個締約團體簽署的一份國際協約,首要目標就是保護野生動物和處理動物貿易的問題,因此關於動物福利的議題鮮少在會議中成為焦點。但是在這次的議程中則針對各國如何更有效追蹤並保護查獲的動物,及確保牠們不會對人類或是當地生態造成負面影響,而進行提案和小組討論。

2015年中國黑龍江省警方查獲了逾兩百磅的熊掌、鹿茸、鹿體和雉雞。PHOTOGRAPH BY WANG KAI, XINHUA NEWS AGENCY, REDUX
2015年中國黑龍江省警方查獲了逾兩百磅的熊掌、鹿茸、鹿體和雉雞。PHOTOGRAPH BY WANG KAI, XINHUA NEWS AGENCY, REDUX

根據CITES,各國必須將查獲的走私動物送回其原本的輸出國,或送至政府立案的庇護所,或其他被認為「合格」的所在;CITES同時也指示各國應確保這些動物受到人道對待。但事情不盡如人意,動保人士指出,將某些野生動物送回原本的國家成本非常昂貴且不切實際,而有些CITES會員國並沒有任何政府指定的收容所。

迪克魯茲說,有時官員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些動物,乾脆放棄接收,於是這些倒楣的動物就被送到一些環境惡劣的收容所,最終又回到走私販子手中;或直接被野放、散播疾病,甚至可能無緣無故遭安樂死。

「那些查緝非法走私動物的官員並未具備動物相關知識;牠們或許非常危險、帶有傳染病或身受重傷。他們不清楚該怎麼處理這些動物,放到野外?留置在收容所?還是送給動物園?」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國際貿易規範特派員瑪莎.卡琳妮娜(Masha Kalinina)說。

去年越南警方起獲了四十二隻非法穿山甲,之後將牠們交給國家公園管理員;但他們卻將這些瀕臨絕種的動物以11,000美元賣給了當地餐廳,引發軒然大波。(►►►全球走私排行榜第一名的哺乳類動物:穿山甲

負責動物收容所運轉的非營利組織「動物保護宣導組織(Animal Advocacy and Protection)」執行長拉奎爾.賈西亞(Raquel Garcia)說,在西班牙政府成立特別收容所前,有些被沒收的動物被送至動物園,園方因牽扯非法動物交易案,如今正接受調查。

賈西亞說,她的組織在西班牙設點後,情況開始好轉。「我們是政府指定的收容所,因此我們會負責那些被官員們沒收的動物,」她說。「如果牠們是群居動物,我們會引入照顧,並給予適當住所與環境。」

2009年,法國巴黎警方查獲了幾隻多刺尾飛蜥,牠們不久後便重回大自然懷抱。PHOTOGRAPH BY BAPTISTE FENOUIL, REDUX
2009年,法國巴黎警方查獲了幾隻多刺尾飛蜥,牠們不久後便重回大自然懷抱。PHOTOGRAPH BY BAPTISTE FENOUIL, REDUX

由於CITES並未要求各國持續追蹤這些走私動物,因此結果往往難以評判。一旦發生問題,資源挹注與究責就變得很棘手。但目前有了希望曙光:會員國同意讓CITES秘書處對他們如何處理走私動物進行問卷調查和分析;國際人道協會也協助各國成立收容所。「我們將會看到更多活體動物交易被查獲,」CITES秘書長約翰.史坎龍(John Scanlon)在小組會議中說,強調需對那些迫切需要的國家提供協助。

 

撰文:Jani Actman

編譯:林品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