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這具化石還為科學家帶來一些麻煩。

2015年的「四腳蛇」重建圖。一份尚未完成的分析指出,該化石應該是一種稱作伸龍(dolichosaur,意思是「長長的蜥蜴」)的已滅絕水生蜥蜴,而非先前所說的蛇類。PHOTOGRAPH COURTESY JAMES BROWN
2015年的「四腳蛇」重建圖。一份尚未完成的分析指出,該化石應該是一種稱作伸龍(dolichosaur,意思是「長長的蜥蜴」)的已滅絕水生蜥蜴,而非先前所說的蛇類。PHOTOGRAPH COURTESY JAMES BROWN

 

【猶他州鹽湖城訊】這具長相怪異的化石曾被喻為千載難逢的發現,人們得以藉此一窺從蜥蜴到蛇的演化瞬間。不過在公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便有新的觀點認為這不是蛇;更麻煩的是,科學家可能是在非法且不道德的情況下,第一次接觸到這具化石。

蛇類到底是如何失去四肢?始終眾說紛紜。到底是蜥蜴先在海中演化失去了四肢之後才登上陸地,還是在陸上因為穴居而逐漸失去四肢呢?這份來自一億一千萬年前的「四腳蛇」化石原本被鑑定為某種穴居型且仍然保有四肢的蛇類,如果這是真的,則大有為陸地起源假說佐證的潛力。

然而新的分析卻顯示所謂的「四腳蛇」也許只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伸龍 (dolichosaur)化石。伸龍是一種生活在白堊紀的水生蜥蜴,倘若果真如此,蛇類起源將再度成為一團渾水。

同為這份最新分析報告的共同作者,亞伯達大學的麥可·考威爾(Mike Caldwell)說:「不是說一定要是蛇,這份化石才有價值,牠本身就非常有趣。當然,一條有四隻腳的蛇很酷,而我們會找到牠的,但至少目前這條,不是。」

渾沌標本

今年10月26日古脊椎動物學會(Society of Vertebrate Paleontology)在猶他州的年度會議上,宣讀了考威爾這份尚未付梓的新發現,著重於自2015年7月由普茨茅斯大學古生物學者大衛·馬汀(David Martill)領導的團隊,發表在《科學》(Science)期刊上描述「四腳蛇」化石至今所有爭議之處──「四腳蛇」化石是蛇類演化中關鍵的過渡時期。

馬汀對本刊表示:「這小動物簡直界是有鱗目(squamate)中的始祖鳥(Archaeopteryx)。」有鱗目這個分類包含了蜥蜴與蛇,而始祖鳥則是來自德國最著名的有羽化石,代表了恐龍與鳥類之間的演化連結。

六吋長的「四腳蛇」化石。PHOTOGRAPH COURTESY DAVID MARTILL
六吋長的「四腳蛇」化石。PHOTOGRAPH COURTESY DAVID MARTILL

 

2015年8月,考威爾與共同研究者──多倫多密西沙加大學的羅伯特·瑞茲(Robert Reisz),一同飛往德國索爾恩霍芬(Solnhofen)的穆勒市長博物館(Bürgermeister-Müller-Museum)檢視這塊化石。該博物館存放了大量私人收藏的標本。

考威爾與瑞茲將所得的結果與原本馬汀的分析大量比對。舉例來說,馬汀宣稱「四腳蛇」的牙齒大幅度朝向喉嚨彎曲,這是當代與滅絕蛇類所具備的典型特徵;但當考威爾與瑞茲利用複式顯微鏡檢視該化石時,他們發現其牙齒根本沒有那麼彎。

考威爾指出,化石的牙齒基部經由牙骨質(cementum)交結在下顎上,而該牙齒在形成化石的過程中移位了,因而造成了牙齒劇烈彎曲的錯覺。如是說法大幅降低了馬汀用以證明「四腳蛇」是蛇類化石其中證據之一的可信度。

考威爾說:「牙齒是錯的、下顎也是錯的、頭顱也不對……還有你注意到在眼睛與下顎連接頭顱處之間的一系列骨頭了嗎?那在蛇類身上找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