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顯示,在靈長類動物的大家族中,人類在自相殘殺這方面頗為拿手,但這並不會讓我們解套。

剛果共和國的一處動物收容所中,兩隻倭黑猩猩正在大打出手。PHOTOGRAPH BY CYRIL RUOSO, MINDEN PICTURE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剛果共和國的一處動物收容所中,兩隻倭黑猩猩正在大打出手。PHOTOGRAPH BY CYRIL RUOSO, MINDEN PICTURE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新研究顯示,人類繼承靈長類老祖先的暴力傾向,不禁會產生「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的感嘆,但這種想法似乎對動物不太公正。

日前於《自然》期刊(Nature)刊登的一篇研究報告指出,地球上最早一批人類的暴力傾向,其來有自。科學家們反覆研究了一些致命的殘暴行為,並非不同物種之間,像是天敵和獵物的關係,而是同種之間的互相殘殺,像同類相食、殺害幼小或侵略等行為。

從尖鼠科到靈長類,他們蒐羅了上千種哺乳動物共四百萬起死亡紀錄,調查這些異常行為;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整理了人類歷史上的殺戮事件。

其中一項結論非常明顯:致命的暴力行為隨著哺乳類動物的進化程度而增加。所有的哺乳類之中,大約只有0.3%死於同類之手;然而在靈長類動物中,這項數據要高出六倍,約2%左右。早期的人類自相殘殺的機率大約也是2%左右,而舊石器時代人類遺骸中的暴力證據則證明了這個數字。

中世紀時代則是一陣腥風血雨,人類由於同類暴力相向而死亡的比例達到了12%。不過到了最近一個世紀,人類變得相對和平,全世界殺人的比率亦降到了1.33%。而在地球上最平和之地,殺人率低到0.01%。

西班牙旱地實驗站(Arid Zones Experimental Station)的高梅茲(José María Gómez),身為該研究作者之一的他表示,「演化史無法完全展現人類的狀況。人類不斷在改變,變化方式也出乎意料。無論我們原本多凶暴或多愛好和平,我們都會透過改變身處環境來調整粗暴等級;只要我們願意,仍能創造出太平盛世。」

致命狐猴

最意外的並不是我們有多暴力,而是和其他哺乳類比較後的結果。

要計算野生動物殺害同類的頻率並非易事,但是高梅茲團隊成功地將各種哺乳類動物同類自相殘殺的比例做出概論:鬣狗被同類殺害的比率大約是8%,黃獴則是10%,有著誇張大眼的可愛狐猴約莫為17%。

還得考慮到:報告中顯示高達60%哺乳類動物尚未出現或是被觀察到殺害同類的情況。在一千兩百多種不同種族的蝙蝠中,只有非常少數會自相殘殺。很顯然的,穿山甲或豪豬都能和同胞和平相處。

海豚這種被認為性格溫和的海生哺乳動物,曾出現過殺害幼崽的紀錄。PHOTOGRAPH BY WOLCOTT HENRY
海豚這種被認為性格溫和的海生哺乳動物,曾出現過殺害幼崽的紀錄。PHOTOGRAPH BY WOLCOTT HENRY

 

鯨魚也被認為是不會自相殘殺的物種。但麻州大學達特茅斯分校的海豚生物學家理查.康納(Richard Connor)根據海豚殺害幼崽的近期紀錄,懷疑鯨豚或許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殘暴。「我們也許會看見海豚搏命相鬥卻不自知。因為輸的那一方通常在外觀無恙的情況下遊走,實際上卻在內出血,直到斷氣。」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包德校區的退休教授、動物行為專家馬克.貝考夫(Marc Bekoff)表示,人們大多時候都把動物想像得比牠們的本性更兇殘。

「暴力因子或許深植在人類的血緣中,但我認為人們用禽獸不如來形容暴力者時,用字遣詞上需更謹慎些。」貝考夫說。

貝考夫對「非人類哺乳動物大都生性溫和」有著長篇大論,他還指出從我們的祖先中就可以找到許多暴力的根源,但利他性和互助合作也包括在內。他引用了現代人類學家羅伯.薩斯曼(Robert Sussman)的研究,認為就算是靈長類這種非常具有攻擊性的哺乳類動物,也花不到1%的時間打鬥或較勁。

不論如何,單挑風險高;對許多動物來說,打鬥帶來的好處並未大於死亡風險。最新研究發現,高度社會化和有領土意識的種族更容易殺害同類,而許多靈長類正有著這樣的特徵。但專家們也特別提到,並非所有的靈長類皆是如此,例如倭黑猩猩便有著和平的母系社會結構,黑猩猩則更為凶暴。

哈佛大學以人類征戰進化研究著名的生物學人類學家理查.朗翰(Richard Wrangham)說,這些靈長類之間的差異性是很重要的。在黑猩猩和其他自相殘殺的靈長類動物中,殺害幼崽是最普遍的例子。然而人類卻不同,我們更傾向於殺害成人。

「『成年殺戮俱樂部』是一個非常小的族群,」他說。「像狼、獅子、斑點鬣狗這些有著群體和領地意識的食肉動物,也算在內。」

朗翰說,人類的致命暴力行為或許跟系譜樹有關,但以此來論定這就是人們暴力行為的根源可能是不正確的。

談到兇殺癖性,朗翰說:「人類還真是箇中高手。」

 

撰文:Erika Engelhaupt

編譯:林品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