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間禁止穿山甲交易的訴求,獲得野生動保界的大力支援。

納米比亞的一隻地面穿山甲。該國也支持對這種弱勢動物採取更強力的保護措施。PHOTOGRAPH BY CEDRIC AND ELYANE JACQUET
納米比亞的穿山甲。該國也支持對這種易危動物採取更強力的保護措施。PHOTOGRAPH BY CEDRIC AND ELYANE JACQUET

【南非約翰尼斯堡訊】穿山甲──這種生活在亞洲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和貓差不多大小的生物,處境終於有了一線曙光。9月28日的投票中,締約國成功通過了禁止國際間任何穿山甲及其製品的交易。

「這項決議將為穿山甲帶來一線生機。」位於紐約市的野生動物保育學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國際法規部的副執行長蘇.賴伯瑞安(Sue Lieberman)說。

大約三千名政府代表及動物保護人士,九月底於南非齊聚一堂,討論CITES(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此為共183個國家簽署的野生動物交易協定,共同找出保護動物的最佳方案。

所有八種亞洲和非洲的穿山甲,皆列入CITES附錄一。這次會議將穿山甲交易項目、大象及犀牛的交易禁令提出來討論。儘管在保護圈之外的交易量仍然是個未知數,穿山甲的問題仍在數年前便開始受到野生動物專家關注,且被認為是地球上走私量最高的哺乳類動物。

穿山甲生性害羞、不具攻擊性,身上長著成排的瓦狀角質鱗片;又長又黏的舌頭用來捕食螞蟻和白蟻,還是精靈寶可夢中「穿山鼠」的原型。受到驚嚇時,穿山甲不會逃跑;反而會縮成一團,捲成球形,而這卻成為牠們面對獵捕穿山甲的人類時,最致命的缺陷。

珍奇異獸

穿山甲有著強壯的爪子,可說是大自然的挖土機。又黏又長的舌頭讓牠可以每天吸食上千隻螞蟻和白蟻,可說是昆蟲界的大敵。

 

在非洲,這種生物的肉被當作一種野味,但牠們遭獵捕的主因則來自越南和中國對其鱗片的需求。隨著土豪階級興起,對這種稀少且珍奇的動物需求日增。這些國家的部份人民認為穿山甲肉是人間美味,還把牠們的鱗片當成傳統藥材使用,甚至還有一道穿山甲胚胎湯的菜餚,被認為可提振男性雄風。

全球共八種穿山甲皆在面臨絕種的威脅下遭濫殺。許多棲居國都制定法規來保護牠們,且CITES也在1995年限制了穿山甲及其製品的國際貿易。然而根據野生動物專家統計,過去十年中被走私貿易的穿山甲數量高達將近一百萬隻。

一開始,獵人們主要獵捕亞洲的四種穿山甲,但隨著這些地區的穿山甲數量減少,商人們便開始將目標轉移到非洲的四種穿山甲上。世上殘存的穿山甲數量是個未知數,但負責制定動植物保育狀態的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e)將所有八種穿山甲物種列為瀕危或近於絕滅等級。牠們還必須對抗逐漸消失的棲息地和低生育率,一隻母穿山甲每年只能懷上一胎而已。

印度代表說「穿山甲鱗片交易會造成物種滅絕。」印度也是支持增強保育措施的眾多國家之一。

2000年時,亞洲國家決定禁止任何穿山甲和其製品的出口,但這項措施被認為助長了非洲捕獵穿山甲的行為,當地的穿山甲狀況比起亞洲的同類們稍微好一些。而許多國家境內保護穿山甲的法律並未強制執行。

「犯罪集團無所不在,別笑掉人家大牙了。」國際野生物貿易調查委員會TRAFFIC的克里斯.雪菲德(Chris Shepherd)說。

在越南和中國,穿山甲的鱗片被當作是一種傳統藥材。PHOTOGRAPH BY CEDRIC AND ELYANE JACQUET
在越南和中國,穿山甲的鱗片被當成中藥材。PHOTOGRAPH BY CEDRIC AND ELYANE JACQUET

 

在非洲,穿山甲的黑市商人們和非法象牙生意有了接觸,因此走私穿山甲的行為變得非常有組織性。「和中國的走私販們貿易讓他們認識了新的一群人,這讓他們可以建立起新的網絡來走私象牙。」打擊野生動物走私與犯罪的組織EAGLE,其執行長歐法.多利(Ofir Drori)在九月中旬對《Vice》如此表示。

禁止亞洲穿山甲貿易的訴求日前在只有一張否決票的情況下通過,而非洲穿山甲的訴求則在所有國家的共識下一致通過。唯一一個投下反對票的國家是印尼,理由是認為禁止馬來穿山甲和中華穿山甲的國際貿易只會增加需求量。該國代表說,嚴格執法才是幫助穿山甲的解法,而非一味禁止交易。

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的史考特.羅伯森(Scott Roberton)認同嚴格執法的重要性,但他認為新增的保護措施將會讓那些對穿山甲有需求的國家有能力制定更強力的法令,以此縮減執法上的繁複程序。「這很明顯就是非黑即白的議題。」他在提到禁令時如此說。

羅伯森說,這項禁令同時也會史任何繁殖穿山甲的作業遭到更多限制。人們之前就曾進行過穿山甲的繁殖,但結果差強人意。包括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the World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在內的幾個團體表示,穿山甲特殊的飲食習慣和低生育率使得人工飼育及繁殖過於困難。

「目前最重要的關鍵便是那些國家得明確執法。」羅伯森說。

 

撰文:Jani Actman

編譯:林品竹